宫铭毅话落,欣慰一叹。

  “只是从我刚刚和那小丫头接触来看,她年纪不大,可那做派谈吐举止风度,还有那双让人根本看不透的眼睛,那丫头!不是个简单的人啊!她多大?”

  “18……不过我把她身份证上的出生年份改了,现在是20。”

  宫铭毅闻言,目瞪口呆,差点抡起一巴掌要揍宫司屿。

  “你这混蛋小子!怎把人家小丫头好好的年纪给改了?”

  宫司屿下意识后退一步,笑得邪肆迷人,欠揍。

  “这不18不能结婚,20才是法定结婚年龄吗。”

  宫铭毅顿觉自己这素来疼爱的孙子,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玩意儿。

  “这么小又乖巧的女娃娃被你给骗到手了,你得好好对人家,小丫头年纪这么小,却是一派能成大事的模样,日后定当前途无量,我看就比那些豪门金贵的千金小姐好得多,只是你奶奶……唉!她太不知变通了!”

  “有爷爷支持,我已经很欣慰了。”

  宫司屿送宫铭毅上了车。

  临走前,宫司屿隐隐觉得,自己爷爷似乎还有话要和他说。

  只是他眉头紧锁,苦于不知如何开口,只得作罢离开。

  -

  而宫铭毅要告诉宫司屿,却难于开口的事……

  就是——

  和安家的联姻告吹之后。

  宫老佛爷沈曼青,又替宫司屿物色了更为满意的妻子人选。

  而这个人选。

  也会在厉斯寒和容家二小姐容浅明天盛大的婚礼上应邀出席。

  ……

  宫铭毅不告诉宫司屿这件事。

  怕的就是宫司屿那阴晴不定的性子。

  一被触怒,又会搅的天翻地覆,谁都不安宁。

  老爷子一方面要安抚住自己脾气不好的孙子。

  又要去和自家那刁钻老太婆沈曼青,商量成全宫司屿和纪由乃两个人。

  夹在中间,委实很难做人了。

  而宫家老爷子更不知道的是。

  在明日厉斯寒和容家小姐的婚礼上。

  因为沈曼青,因为纪由乃,因为温妤。

  还因为那继安蓝后,又一个宫司屿妻子的人选。

  ——整个婚礼乃至答谢晚宴,都是混乱翻天的!

  -

  纪由乃一边忙着和临时请的下人一起收拾碗筷。

  一边暗中施法,隔空远距离在偷听宫司屿和他爷爷的交谈。

  爷孙俩一番交谈下来的内容。

  她大致总结的3个点。

  1、老爷子很满意她,甚是喜欢。

  2、宫老佛爷那关怕是很难过。

  3、宫司屿这个狗男人忽悠她!口口声声说身份证登记处的人填错了她的出生年月,让她莫名其妙老了两岁,结果都是他搞的鬼!他改的!

  气势汹汹就冲进厨房,拿着把菜刀出来。

  然后踩上凳子,站上八仙桌,盘膝而坐下。

  面对着敞开的大门。

  纪由乃一见宫司屿心情不错的哼着小调,慵懒优雅的迈入门槛儿。

  停在了她面前。

  倏地就亮起菜刀,抬手,对准了宫司屿脖子。

  “那会儿欺负我天真无邪好骗!就偷偷改了我的年龄,让我比真实年龄大了两岁,宫司屿,你很能耐啊?”

  眸光下移,凝着脖子间架着的那把菜刀。

  宫司屿凤眸弯眯起,俊美邪笑的那叫一个花枝乱颤,颠倒众生。

  “心肝,有话好好说,动刀做什么?”

  话落,面不改色的扼住纪由乃手腕,夺刀,扔地。

  然后轻而易举,整个拢住纪由乃横抱在怀。

  垂首俯眸,朝着纪由乃鸡蛋白似嫩滑的脸颊,嫣红的小嘴,饱满的额头,小巧精致的鼻尖,落下一个又一个讨好万分的吻。

  又浓情悱恻道:

  “两年太久,那时我是有私心,只想把你绑在我身边,现在更想,别生气,你在我眼里,无论多大,永远都是18岁。”

  朝着宫司屿脖子一侧,赌气似的咬上了一口。

  很气,很用力。

  可宫司屿只是闷哼一声,也未喊痛,就忍着,由着纪由乃。

  “你不疼的?”

  “疼怎么了?晚上一样咬回来,照样能收拾你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午后,阳光大好。

  纪由乃多么希望,以后的每一天,都能像此时此刻,平淡安逸,甜蜜愉悦。

  不过也就想想罢了。

  她知道,不可能。

  一想到浅姐婚礼上,就要见到宫家的其他人了。

  还能见到宫司屿的父亲,想害死宫司屿,同父异母的弟弟。

  纪由乃心底,就隐隐怀揣着一种“期待”。

  勾勒一抹冷笑,明天,会是很“有趣”的一天。

  -

  翌日。

  是厉斯寒掷金千万迎娶容浅,喜庆隆重的一天。

  帝都全城都轰动了。

  纪由乃和宫司屿作为男方女方的伴娘伴郎,天还未亮就起了个早。

  偌大卧室内,开着水晶灯。

  雪白窗帘飘飞。

  外头的天空,微微亮。

  房间里,巨大的液晶屏电视正在播放着重播新闻。

  独立卫浴中,不断有水声传出。

  不一会儿,就见冲完凉的宫司屿腰际围着浴巾,八块腹肌,性感人鱼线的完美身材,展露在纪由乃眼前。

  端着杯牛奶,冲完凉,裹着浴袍的纪由乃坐在床上听着新闻,面不改色的瞥了眼宫司屿令人血脉喷张的完美身材。

  就见宫司屿邪魅撩人的爬上床,夺了她手中的牛奶,一饮而尽,而后俯身压下,唇瓣堵住了她的小嘴。

  将口中源源不断的牛奶灌入了纪由乃嘴里。

  常言道,早起运动有益身心健康。

  这不,宫司屿一个情难自禁没忍住,大早上天没亮,还急着去厉斯寒和容浅家的两人,先温存了一番。

  痛痛快快,酣畅淋漓,泄完火,宫司屿才放过纪由乃。

  粘人的趴在纪由乃身上沉沉的喘着气。

  宫司屿轻抚着纪由乃的脸颊。

  感叹:“如果今天是我们结婚,那该多好……”

  纪由乃莞尔淡笑:“其实,我们现在的日子,和结婚的夫妻,没什么差别的。”

  “不,不一样,我要的是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,我的妻子。快了心肝,再等等,我一定给你一场世纪婚礼。”

  “好,我等着。”

  心如同浸了蜜糖般的甜。

  旋即,纪由乃软软的推开了宫司屿沉重的身子。

  “行了,浅姐让我早点去她那陪她,咱们赶快起来,不墨迹了。”

  话音刚落,电视机里就切换播报了另一条新闻。

  而这新闻,同时吸引了纪由乃和宫司屿的注意。

  “近来帝都市内接连发生了5起女性神秘失踪案件,失踪女性年龄平均在20到30岁之间,目前警方还在调查中,请帝都市内的年轻女性,晚间请务必不要前往偏僻人少的地区,注意人身安全,如遇危险,立刻报警。”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妙笔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豪门通灵萌妻:宫总,有鬼!,豪门通灵萌妻:宫总,有鬼!最新章节,豪门通灵萌妻:宫总,有鬼! 冰火中文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