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8章 终有一天,我会与你并肩,再也不分离

  宫司屿胸口肌肤的纹理线条紧贴着纪由乃的脸颊。

  一手怀搂睡得香甜安稳的纪由乃,一手在那快速发消息。

  【宫司屿】:我若偏要呢?

  【封锦玄】:皇权富贵莫入此门!!

  【宫司屿】:这都什么时代了,还皇权,我家没皇位要继承,告诉我怎么做。

  【封锦玄】:通灵一门绝不是谁想入就可入的,司屿,别乱来。

  【宫司屿】:我一旦决定的事,便不会改变,你若不说,我就自己去找你爷爷。

  【封锦玄】:常人若想入此门,必先开天眼,探灵根,若天眼开启失败,轻则双目失明,重则魂归黄泉,这种代价之下,你也敢?

  【宫司屿】:敢。

  【封锦玄】:爷爷闭关归来之时,我会告诉你,好自为之。

  放下手机。

  宫司屿沉沦迷醉的敛眸,凝着怀中睡颜绝美的少女。

  指尖轻触怀中人白瓷雪色的肌肤,缓缓从她饱满的天庭,滑至漂亮的锁骨,倾身,痴迷依恋的一遍又一遍轻吻着纪由乃的眼睫、鼻尖、唇角。

  他纤长浓密的眼睫轻颤,深邃的瞳孔有种夺人心魂的暗芒。

  “心肝,终有一天,我会追赶上你的脚步,与你并肩,再也不分离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等我。”

  哪怕要付出巨大的代价,哪怕要让他舍弃富贵权势的一生。

  可一想到可以离纪由乃更进,可以彻底的走进她的世界。

  宫司屿心中漾着淡淡的欣慰,并,无所畏惧。

  -

  距离高考6.18,还剩最后5天。

  纪由乃和宫司屿足不出户在家连着两日。

  自从复学后,纪由乃就没上过几天课,没看过几天书,没复习过几天的试题,连学校也没去过几次,前前后后接连不断发生的事,让她根本无暇顾及考试。

  所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她只能通宵达旦,临时抱佛脚,恶补。

  华清临时调制的膏药恢复虽不如玉肌膏神速,可才两天,她手上腿上的纱布就能拆了,比起普通的药,也是见效极快的。

  嫌手上还未愈合的溃烂伤疤丑。

  纪由乃终究还是没忍住,心疼的挖了一块玉肌膏。

  抹在了自己的纤纤玉手上,心在滴血的看着手心手背所有的疤快速复原,可玉肌膏的瓷罐里却少了一大块,默默的叮嘱自己一定要省着点用后,纪由乃宝贝的将膏药藏了起来。

  中午,窗外阴雨连绵,雷声阵阵。

  宫司屿陪着她在书房里做模拟试题。

  可突然,他接到了一个电话。

  “爷爷病了?”

  是宫司屿的二叔宫立民打来的。

  “知道了,我下午就回老宅看爷爷。”

  宫司屿挂了电话后,纪由乃就出声了。

  “老爷子病了?怎么会?”前阵子见,他还精神奕奕,身子骨硬朗呢。

  宫司屿下颚线绷紧,凤眸深邃,似极为不悦,略微低沉的嗓音透着阴郁。

  “我爸和陆轻云闹离婚,陆轻云抵死不承认找人密谋想要我命,在宫家又哭又闹的,威胁爷爷和奶奶,如果真离婚,她就要把宫家的丑事和我爸挪用宫氏集团公款的事爆料出去,谁都别想好过,所以爷爷,被气病了。”

  纪由乃似乎可以理解。

  像宫家这种豪门,最重要就是脸面。

  家丑不可外扬,更不能有任何辱没门楣的事发生。

  所以陆轻云,也就是宫司屿的继母,是想扼住宫家最在乎的颜面问题,来威胁他们。

  至于宫家人到底会怎么做,她并不了解。

  可轻瞥一眼宫司屿阴沉森冷的眸子。

  纪由乃心底一凉,怕是……他想玩狠的。

  “心肝,跟我一起回宫家吧,早晚要去认认门,就趁现在。”

  “行啊,我觉得ok,不过爷爷喜欢什么?咱们去买回来,逗他开心如何?”

  意味深长的瞄了纪由乃一眼,宫司屿神秘道:“爷爷最爱的物件,恐怕……还真的只有你有。”

  “欸?”

  “纪天石的画,他这辈子的爱。”

  回宫家老宅的路上,纪由乃直接让宫司屿转道去了自家的四合院。

  取了一幅《万马奔腾图》和一幅《牡丹亭记》下来,小心翼翼的收起,装入了收藏盒中。

  “这两幅图,市值怎么都得上亿,不能就这么随随便便给爷爷,心肝,回头我让鉴定师估价后,两倍给你,好吗?”

  “不用啊,爷爷喜欢给就是了,多大点事,反正字画我也不懂,放我这估摸着就是暴殄天物,何况……你的钱就是我的钱,我的钱还是我的钱,回头把你全部家当都给我,我不介意的。”

  朝宫司屿顽劣的做了个鬼脸,纪由乃娇脆轻笑,将两幅画卷,扔给了白斐然。

  宫司屿凤眸弯起,笑的邪气魅然。

  话音透着一股子宠溺,“行,我们结婚那天,洞房之后,我把我的人、我的钱、我的不动产、我的所有一切,都交到你手上,你负责管钱,我负责赚钱,成么?”

  然后她纪由乃就成了一个亿万富婆,简直美滋滋。

  -

  中南山一号公馆,宫家老宅所在地。

  雨中,穿过百米梧桐林荫大道。

  在距离宫家老宅大门一公里左右的入口处,穿着雨衣,荷枪实弹的卫兵来回走动,一见是宫司屿的车队,即刻敬礼放行。

  透过车窗,望着山景古宅、园林庭院相辅相成,彰显华贵的宫家老宅。

  纪由乃心中一片震惊。

  直到真正见到宫家的老宅,她才知道,什么叫做真正的豪门。

  只是,见惯了刺激惊险的大场面,好歹也是冥界响当当,从实力倒数第一飞升到第二的阴阳官候选人了,纪由乃并未将震惊露于言表。

  心想着,荣华富贵,权势滔天又如何?

  住在这的人,终有一死,死了这些东西也带不进棺材。

  一群保镖从车上下来,替纪由乃和宫司屿撑起伞,入了宫家大宅门。

  宫家下人很多,随处可见。

  见到宫司屿,所有下人敬畏忌惮的恭敬鞠躬。

  “大少爷。”

  而见到被宫司屿牵着手的纪由乃时,所有下人的目光,都是惊讶不敢置信的。

  就如纪由乃所料,宫家乌烟瘴气的,气氛有些不对。

  走入富丽堂皇又不失典雅的大厅,宫司屿和纪由乃入眼就见陆轻云发丝凌乱的穿着睡衣,一路从华丽的汉白玉石楼梯追下,死死拽着提着行李箱要出门的宫立森。

  “立森,别走!求求你了……”

  前有阴阳官生死殊斗,后有豪门大乱斗。

  好好恩恩爱爱的在一起不好吗?为森么!一定要搞事呢!

  -

  群摸宝贝们的小手,跪求推荐票、月票。

  (本章完)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妙笔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豪门通灵萌妻:宫总,有鬼!,豪门通灵萌妻:宫总,有鬼!最新章节,豪门通灵萌妻:宫总,有鬼! 冰火中文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