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9章 如果美是一种罪,那我罪恶滔天,你嫉妒我!

  宫司屿倒不是不同意,只是奇怪,纪由乃怎么会突然生出带小道士回家的打算。

  可是,在听纪由乃和他讲述了晚上发生了所有事后……

  “他哥哥就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,还是包括我在内的最后三个阴阳官候选人,为了大道,为了那些无辜之人,他当着我和路星泽的面,亲手杀了他那因练邪术而走火入魔的哥哥,他完全可以救走他的亲人,可是他偏偏选择了最让自己痛苦的方式,结束了一切,成全了别人……宫司屿,我们不能让他一个人露宿街头的。”

  宫司屿倒不是因为当归做了大义灭亲之事而心软。

  而是在听到纪由乃说,他哥哥是阴阳官候选人,却亲手替纪由乃断送了他哥哥的命。

  这种“骚”操作,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

  “那就让他一起上车,我让白斐然准备房间。”

  说着,宫司屿拿出手机,拨给了白斐然。

  顶层公寓面积大,房间多,多住一个人,也就多添一双碗筷罢了,一点都不费事。

  纪由乃大呼“万岁”,一蹦一跳的走到当归身边,抢过他怀里的黄背囊,毫不嫌弃背囊脏了破了,替当归抱怀里,“走了,当归,回我们家住。”

  睁大泪汪汪的清澈眼眸,当归摆手,“这……这怎么可以?我……我没钱付租的。”

  “我缺你那点房租?”

  一旁,在打电话的宫司屿眉峰一挑,冷然酷帅道,“上车,别墨迹。”

  不顾当归推脱,纪由乃推着他,摁着他的脖子,将人塞进了车里。

  似是感动,悲喜交加,车里,当归泪水夺眶而出,漱漱落下,或是从太行山九龙观一路来帝都,路上遭遇白眼嫌弃颇多,虽嘴上不说,可当归依旧小心翼翼的。

  “谢……谢谢!”

  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哭也只能今天哭。”

  路上,宫司屿面无表情,深沉的凝着当归,冷然道。

  当归是个明理聪慧之人,又岂会不明白宫司屿话中的意思。

  点点头,不拘小节的接过纪由乃递来的纸巾,擤鼻涕,擦眼泪,深吸口气,迫使自己归于平静,“生死轮回一瞬,无非花开花落,我自知不该深陷悲伤久久不能自拔,哥哥哪怕是死,也算是解脱了,只是我心底总有一个声音,在问自己,我这么做,到底是对,还是错?”

  “是非黑白,没有绝对的对与错,你又何必追根究底,大道前,你斩妖除魔,替天行道,那就是对,大义前,你手刃兄弟,无视手足情深,那便是错,你要是一味追究对错,只会让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,还不如想开些,学会放下。”

  宽敞的迈巴赫车内,宫司屿握着纪由乃的手,深看一眼当归,意味深长道。

  而宫司屿一席引人深思的话,仿佛让当归开悟,眼前一亮。

  “谢施主点拨,当归了然于心,不会再自怨自艾了。”

  -

  宫司屿和纪由乃带着脏兮兮的当归回家时。

  偌大的顶楼跃层公寓里,谁都没睡,水晶灯敞亮着,一屋子,闹腾腾的。

  刚入门,就能听见姬如尘那妖魅万分的风骚说话声:“我们家小孩怎么还没回来?这都几点了?给不给人睡美容觉了?不知道女孩子家皮肤很重要的?那个宫司屿啊,太不是个东西了!非得让我们家小孩陪着他!”

  阿骨机械僵硬的也道了句:“想主人,想男主人……”

  还有流云那不冷不淡,还在变声期的低哑磁音,“应该快了,白斐然说,已经在回来的路上,说是家里来新人住了,还让准备房间了。”话落,一顿,闻玄关有动静,又道,“你听,他们回来了。”

  自小在深山修行,条件艰苦,从未见过华丽房舍的当归,拘谨的在纪由乃的引领下,小心翼翼的脱下自己破洞的布鞋,整齐的摆放在角落,然后怕弄脏纪由乃家的拖鞋,也不敢穿。

  “哎哟,你就穿吧,还得我替你穿呢?”纪由乃直接将地上的拖鞋丢进了当归怀里,蓦然想起了最初和宫司屿相遇时,她从殡仪馆复活醒来,披着裹尸布,被带到宫司屿的别墅中,也是这么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,一时感慨万千。

  “纪施主,你真好。”

  当归温润如玉,轻声道,拘谨的他,微微放松了些。

  跟着纪由乃和宫司屿走出玄关后,当官望着华丽万分的奢侈公寓,惊叹了一下,然后就瞥见了满屋子的“奇人、异士、人偶、粽子”……

  “纪施主!”当归震惊的看着流云和姬如尘,还有那会动的骷髅,还有满屋子的人偶佣人,觉得万分不可思议。

  “啊?怎么了?”

  “纪施主果真不同凡响!连生活的居所,竟也有这等高手存在!”当归敬仰崇拜的望着流云和姬如尘,作揖行礼,“二位尊者,请受当归一拜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宫司屿是听不懂当归在说什么,只是一见到姬如尘这厮竟这么晚还赖在他们家不走,想到他和纪由乃结“血契”一事,顿时俊容阴暗,戾从心中起,三两步迈出,朝着姬如尘那张妖孽脸,上去就是一拳!

  本还在稀奇,纪由乃又从哪里弄回了一个天资奇佳,深藏不漏的奇门术士。

  可姬如尘一下就被宫司屿的左勾拳,给打懵了。

  捂着脸,目瞪口呆,“孙贼!你打我干嘛?我不要面子的?”

  宫司屿面无表情,讥诮冷笑一声,甩了甩手,冷喝:“血契!我都没这待遇,却被你给捷足先登了!打你一拳泄愤怎么了?”

  姬如尘自知灵力根本伤不了宫司屿。

  又见纪由乃在,顿时一摇三晃,哭丧着脸,风骚的走到纪由乃身边,兰花指一翘,指着宫司屿,朝纪由乃告状道:“小乃!那孙贼打我!我不依,你得帮人家!”

  纪由乃捂眼,哭笑不得,“我什么都没看见……”

  姬如尘跺脚,气。

  “你偏心!”话落,仿佛不甘心似的,走到宫司屿面前,平视,冷哼,戳了戳宫司屿的胸膛,大言不惭道,“如果美丽是一种罪,那我,可以说是罪恶滔天了,你这孙贼就是嫉妒我比你帅!”

  “有病。”宫司屿掸了掸被姬如尘戳过的地方,阴冷转身。

  纪由乃尴尬的朝着惊讶脸的当归笑了笑。

  “不好意思啊,都是自己人,让你见笑了。”

  纪由乃:姬如尘,小云,以后要多关照小道士哦。

  姬如尘:纠正,他是个披着道士皮的奇门方术士,占星律,演天卦,小小年纪有此修为,是个天才呐。

  流云:不错,以后可以一起搞事。

  当归:那就请诸位多多指教了。

  (本章完)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妙笔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豪门通灵萌妻:宫总,有鬼!,豪门通灵萌妻:宫总,有鬼!最新章节,豪门通灵萌妻:宫总,有鬼! 冰火中文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