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4章那个忧郁的男人,用尽浑身力抱住了她

  流云,又或者说该称之为亡灵君的流云,不敢置信的看着凑在他耳畔轻语的纪由乃,“你想起来了?”

  “嘘,不要声张,这种事,你知我知,还有姬如尘知道便好,不相干的人,就算知道了,也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  纪由乃冷冷的和正在看她和流云的白斐然对视了一眼,话中之意再明白不过。

  可流云依旧沉浸在震惊中无法自拔。

  不过很快,他恢复了冷静,锐利的盯着有些看上去不一样的纪由乃,低声冷问:“你说你想起来了,那你告诉我,你我是如何相识的?”

  “千年前,焚香谷妖道横生,恶鬼魔怪聚集,你我在那相遇,立下赌约,比谁杀的妖道鬼怪多,败者要将身上最爱的一件宝物赠与对方,你我大开杀戒三天三夜,焚香谷血流成河,成为炼狱,最后打成平手,臭味相投便称知己,对天立下盟誓,结为生死好友。”

  纪由乃言简意赅的概述了一遍千年前和亡灵君相识的过程。

  话落,勾唇一笑,微勾媚惑的杏眸染上一抹久别重逢的喜色。

  “这下该信了吧?”

  流云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之际,和纪由乃解了血契的姬如尘感应到了她的归来,立刻从房间走出,穿过走廊,来到客厅。

  “小孩”

  魅惑天成的绝世容颜透着苍白,因为移魂八咒太过霸道,中途姬如尘的魂魄又被强行逼回自己身体,受到震荡,所以他此刻精神不济,脸色也不佳,看着受创不小。

  听到姬如尘的话音,纪由乃侧眸,莞尔淡笑,“嗯,我回来了。”

  三两步走至姬如尘面前,纪由乃的手轻轻的搭在他的手腕处,握住,心知姬如尘帮了她大忙,在她昏迷未醒的时候,用移魂的办法,进入了她的身体中,替她比试,纪由乃不胜感激。

  再加上恢复记忆后,脑海中对于姬如尘千年前的记忆,倾身,给了他一个安慰的拥抱,轻拍了几下,“姬如尘,谢谢我就不说了,你我之间,无需说谢的。”

  闻言,姬如尘美眸倏眯,听着纪由乃的话,总觉得哪里怪怪的。

  是她说话的语气,和方式。

  从前,这丫头和她说话,不是被气得跳脚,就是说他死娘炮,为了一个宫司屿,没少给他冷眼,可是,他依旧总是缠着她,围绕在她的身边。

  她从来不会和自己说“你我之间,无需说谢”这种话的。

  “你身子没事了?”

  姬如尘诧异的上下打量着纪由乃,狐疑问。

  “没事了。”

  在姬如尘面前展开手臂,优雅的转了个圈,纪由乃勾唇淡笑。

  “西凉,被我杀了。”

  就在纪由乃话音落下后没多久,他们身后的黑色漩涡通道中,又走出了几个“人”。

  四肢僵硬,左右各两个,这几个浑身如同纸糊的“人”,怪异的抬着一具通体全黑的楠木棺材从通道中走出,然后,将棺材放在了地上,朝着范无救和谢必安鞠躬后,就转身从黑色漩涡的通道中离开了。

  “纪由乃,我和小白也不便多做停留,喊巫渊出来,我们就带他一起回去了。”

  纪由乃凌晨被范无救、谢必安带去参加阴阳官最终比试时,二人将神医局的毒王巫渊留在了这,这会儿将纪由乃送回来,他们同时也是来带巫渊回冥界的。

  “好的,范大人。”

  恢复了一部分记忆的纪由乃,莫名比从前稳重了几分,不冷不淡,给人一种抓不住也摸不透的感觉,似根本无法看透她在想什么。

  “说了以后不用再喊我范大人。”

  铁血冷酷的范无救拧眉,不悦低斥。

  “习惯了,不想改了,就这样吧。”

  纪由乃神情淡淡的,似笑非笑勾唇,即使话音绵柔好听,可总给人一种无形的威慑力。

  临走前,范无救深深凝望着纪由乃一眼。

  那一瞬间,他明白,那个从前懦弱胆小只会哭的少女,已经不存在了。

  范无救和谢必安带着巫渊离开后。

  流云围着客厅中放置着的大棺材转了一圈,挑眉狐疑指着棺材问:“这里面装的是什么?怎么搬个棺材回来?”

  纪由乃冷漠的瞥了眼棺材,冷冷哼笑:“给我下杀蛊的幕后指使者是西凉,也就是另一位阴阳官候选人,但是,棺材里的这个,算作是帮凶,她的身体里,有我中的蛊毒的母蛊,我问他们要了这个人,想带回来自己处理。”

  不过在这之前

  纪由乃环顾客厅四周,回来的时间也不短了,可是她却迟迟没有见到某个人的身影。

  想到宫司屿,纪由乃的心头就万分复杂。

  姻缘本上的他,依旧和“江梨”有着天定姻缘。

  即使宫司屿嘴上永远说爱的只会是她,行动上也证明了,挡他们在一起的人只有死一个结果,可是命运弄人,他们仿佛永远都逃不出命运的枷锁。

  就像蒋子文说的,再如何逆天而行,命运终将会回到属于它的正确轨道。

  所以他们是真的没有可能在一起了吗?

  无意间,纪由乃又想起了当初当归为她和宫司屿测算的卦象。

  一连十九卦,卦卦皆无他。

  想到这,她的心头就酸涩泛滥。

  那种深深的无力让她突然间没有勇气去面对宫司屿。

  还有半个月后

  等她正式上任成为阴阳官后。

  冥府司的鬼差就要负责清除那些认识她、记得她的普通人的记忆

  到那个时候

  宫司屿就不会再记得她。

  他的世界,就不会再有她这个人。

  “他在哪?”

  纪由乃眸光黯然的看向白斐然,轻声问。

  “二楼走廊尽头的私人放映厅,少爷自纪离开后,就把自己关在里面不愿意出来,凌晨到现在滴水未进,什么都不吃。”

  “我去看他,棺材你们先别动。”

  拖着沉重不堪的步伐,纪由乃眸光流露淡淡悲伤的沿着华丽的楼梯走上去,转眼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。

  当纪由乃轻轻推开私人放映厅的大门时,借着投影幕布的光线,她看到了那抹落寞孤寂,透着浓浓忧郁的身影。

  脚步轻轻,纪由乃悄无声息的走到宫司屿身旁,在他身边的沙发软座坐下,伸手夺过了他手中斟满烈酒的水晶杯。

  然后,四目相对,还未来得及开口。

  她就被眼前的男人,用尽浑身力气的拥入了怀中。

  “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。”

  本章完18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妙笔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豪门通灵萌妻:宫总,有鬼!,豪门通灵萌妻:宫总,有鬼!最新章节,豪门通灵萌妻:宫总,有鬼! 冰火中文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