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5章你必须呆在我能看到的地方,陪着我

  说话的男人声音低哑疲惫,却磁音微沉,令人沉醉。

  巨大的放映幕布投射着忽明忽暗的光线在相拥的两人的身上。

  男人的侧脸在深埋少女细嫩脖颈间时,陷入了明暗两种的极端光线中。

  他的黑发微微凌乱,颓废而萎靡。

  透着倦容的侧脸线条此刻因激动欣喜而显得异常的俊美。

  那是一种足以令人刹那间凝神,忘记呼吸,忘记周围一切存在的俊美,深邃的凤眸,立体的五官轮廓,完美如雕刻般的下颚弧线,耀眼与颓废萎靡此时此刻在这个男人的身上神奇的上演着。

  宫司屿抱纪由乃太紧。

  以至于让纪由乃觉得有些呼吸困难。

  胸口甚至能感觉到身前男人胸口肌肤的纹理线条。

  见纪由乃不动声色,宫司屿微微拧眉,轻咬了一口她的香肩细颈,“说话,为什么不说话”

  “”纪由乃心情复杂的难以言喻,即便她能够感受到宫司屿对她的紧张和在乎,可是,她依旧不知道还能和他说什么。

  “难道我的心肝是假的”

  得不到回应的宫司屿轻轻的松开了怀抱,眸底微微眯起,伸手,捧住纪由乃精致的小脸,深邃的眉眼,泛着疑惑深沉的光。

  和宫司屿四目相对,注视了一阵。

  最终,纪由乃败下阵来,“噗哧”一声笑出声。

  笑的有些牵强的娇嗔着轻锤了一下宫司屿的胸膛,心底苦涩泛滥,却不得不承认,在见到宫司屿后,那种短暂的幸福感还是包围住了她。

  “你才是假的。”

  “我想你。”

  宫司屿依赖万分的偎入纪由乃的怀中,环住她的腰。

  “嗯,我也想你。”

  她不记得自己昏迷了多久。

  只知道,一恢复了意识,自己就已经站在了阴阳交界处的比试场上和西凉对决。

  “敷衍我”

  不悦挑眉,宫司屿抬眸,伸手捏住纪由乃精致的下巴,嗔怪微沉的语气透着不满,凤眸闪烁,邪魅深沉。

  “没有。”

  微微上翘的勾魂杏眸俏皮的眨了眨,纪由乃淡笑道。

  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,此时此刻的她,眉目间看上去透着一种令人琢磨不透的感觉。

  “行,那既然安然无恙的回来了,是不是代表,我们可以长长久久的在一起了”

  “”

  是吗是可以长长久久的在一起了吗

  当上阴阳官之后的她,行走于人界和冥界两界,拥有看不到尽头的寿命,而面前的这个男人,一生匆匆几十载,真的可以在一起吗

  “是不是代表,你再也不会有性命之忧,我再也不用胆战心惊你会离开我你会一直长伴我身侧”

  纪由乃的手掌间,还染有干涸发黑的血渍。

  似笑非笑,目光灼灼的凝望着宫司屿深情万分的俊容,纪由乃情不自禁抬手,轻触上了他的脸颊,轻柔的摸索着,眸光泛水,如点点星光。

  “你想我一直一直陪着你,是吗”

  闻言,宫司屿凤眸倏眯,心口一紧,本就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他,听到纪由乃这么一问,莫名不安了起来。

  “不然”

  “如果我们终究还是会分开呢”

  他们坐的私人放映厅红色沙发,是可以自动调节椅背的。

  听了纪由乃的话,宫司屿凤眸深幽阴沉,按下她沙发座扶手一侧的椅背调节开关,将椅背放平,变成一张躺式沙发。

  下一秒,宫司屿倏然起身,强势欺身,将纪由乃压在了躺式沙发上,滚烫的唇干燥而暴躁,不顾一切的欺着她的唇瓣,碾磨撕咬。

  片刻后,宫司屿整个人都压在了纪由乃的身上,沉沉的重量让她胸口发闷。

  身后,是他们去周游世界时拍摄的旅游视频。

  呼吸纠缠在一起,手腕被宫司屿的手指扣住,纪由乃并未反抗,只是情不自禁的,她的脑海竟然浮现出了如果今后她消失在宫司屿的世界,他彻彻底底的忘记了她

  他会娶妻,爱上另一个女人。

  然后以宠爱她的方式,亲吻她的模样,对待另外一个女人。

  想到这,纪由乃痛苦的闭眼。

  心痛到难以言喻,悲伤的气息不经意间流露。

  她不想

  她不想有这么一天

  所以,到底该怎么办

  “没有如果,我永远不想再听到我们会分开这几个字”

  宫司屿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狠狠说道。

  仿佛一旦他们会分开,他就会做出些丧心病狂的事来。

  但下一秒,他阴沉透狠的语气就又软了下来,压在纪由乃身上,埋在她怀中。

  “你知道的,没你我会睡不着,没你我会萎靡不振,我不能看到不你,你必须呆在我能看到的地方,陪着我”

  闻言,纪由乃苦涩淡笑,“你还真是依赖我啊”

  恋爱中的男女,好像女孩子更会粘人一些,但是到了纪由乃和宫司屿这,截然相反,这个男人,对外阴狠毒辣,必要时六亲不认,可对内,却粘人依赖的像个离不开主人的忠犬

  有那么一刻,纪由乃想知道,如果告诉宫司屿,他们或许终将分开,无法在一起,知道真相的他,又会做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来

  “白斐然说你从我走了之后,什么都不愿意吃,也不睡觉,走了,我煮点粥给你喝,喝完了就去床上躺着。”

  纪由乃推了推宫司屿的胸膛,绵柔轻声道。

  “陪我睡”

  “不然你一个人睡好了。”

  纪由乃从沙发上站起,整理了下自己的衣物,发觉染血很脏,决定先回房间换身衣服,再去给宫司屿做粥喝。

  换了身干净的淡紫色长裙后,纪由乃随意的扎了个发髻,和宫司屿手牵着手,出现在了客厅中。

  在纪由乃进厨房煮粥的时候,姬如尘打着哈欠,像个病人似的无视宫司屿,走到了纪由乃的身后,闻了闻粥香,摸了摸肚子,勾唇浅笑,“小孩,我饿了,我也要喝,我可受着伤呢,为你受的,你也该顾着我一点。”

  这妖魅万分透着撒娇的娘炮口气,顿时让一旁的宫司屿黑脸。

  “好好像个男人说话不好吗”

  送了宫司屿一个白眼,姬如尘哼了一声,“你嫉妒我比你美”

  本章完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妙笔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豪门通灵萌妻:宫总,有鬼!,豪门通灵萌妻:宫总,有鬼!最新章节,豪门通灵萌妻:宫总,有鬼! 冰火中文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