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瞬,一句威迫十足震耳欲聋的怒喝,顿时充斥整座大殿——

  “哭什么哭!不许哭!胆小如鼠,无能之辈!废物!”

  纪由乃耳膜生疼,被吼懵了!

  双脚悬空,惊恐无措,双腿止不住的颤着,抖的跟筛糠似的。

  耳鸣发嗡,尽管对将自己一把提起的可怕男人有着无尽的畏惧心理。

  可她再也不敢哭了。

  打着哭嗝,包着泪,一抽一抽的耸肩,不停抹着泪。

  “你还哭?”

  戴凶恶狰狞鬼面具的可怕男人不怒自威,似咬牙切齿,从牙缝中挤出的无情警告声。

  嗓子里呜呜的,纪由乃挂着泪珠的纤长睫毛抖了几下。

  慌乱的摇摇头,为了防止自己再哭,乖乖的咬住自己的小拳头,细细弱弱的发誓:“我不哭,我真的不哭了……”

  然后,黑白无常统领和鬼面判官便见纪由乃那一缕幽魂,就如被丢废品似的,在半空划出一道弧线,被秦广王丢出了几米外。

  捂眼,真的是,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的那种……

  “知道为什么带你来这吗?”

  虚无缥缈,透着极度无情的金属感冰冷之音,大殿中,再次响起秦广王幽冷低沉如死亡之声的质问。

  咬着小拳头,纪由乃泪眼模糊的摇摇头。

  泪眸流盼,瞥见了自称黑白无常统领的那一黑一白两个男人,又瞄了眼那自称是判官的男人,纪由乃明白,纵使自己再如何逃避,也无法否认,自己眼前所发生的一切,都是真的。

  “哑巴了?说话!”

  凶狠的冷喝一声,话音中,透着残暴凛冽,无情,冰冷。

  “我……不知道。”

  纪由乃身体不由自主的一哆嗦,委屈的美眸不停颤着。

  “因为,你已经死了。”透着死亡的沉音残酷的宣告着生命的终结,话落,戴着狰狞恶鬼面具的秦广王大掌一挥,一道幽光乍现,数十个泛着青金色的篆书文字半浮于空中,自行排列,组成了一句话——

  “纪由乃,生于九九年中元之日阴时阴分,阳寿十八年,死于自毙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原来,不管是封锦玄还是诸葛贤,他们都没说错,她真的,死了。

  死了的人,灵魂都会下阴间,来冥界。

  所以,黑白无常才抓了她。

  她回不去了吗?

  心一沉。

  想到自己再也见不到宫司屿,纪由乃鼻尖一酸,却始终不敢让泪落下。

  是啊,她已经死了,而宫司屿,会有自己的妻子。

  那个人,应该就是温妤小姐吧?他们……才是真正的一对,也真的,很相配呢。

  纪由乃晃神之际,却听那残酷的冰冷音又响起。

  “生死簿,记录着三界所有生灵的生时死辰,大限一到,必死无疑,你就不想问问本王,为什么你能死而复生?”

  纪由乃神情恹恹的,微微一怔,胆小抬眸,又快速垂首。

  一副逆来顺受的小白兔样。

  可她开口所说的话,却不再像方才胆小如鼠的怯懦样。

  “阎王要我三更死,我便活不到五更,我没死,肯定有个中缘由,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带到这鬼地方,必定是想告诉我一些事,我知道,我明白,我就是胆子小,可我不笨的。”

  纪由乃一席话,突然引得白无常统领谢必安为她拍手叫好。

  “牛了牛了,小哭包顶嘴了,她和蒋王大人顶嘴了!”

  “小白!别多话!”

  范无救一个毛栗子狠敲身旁人,冷声警告。

  闻言,狰狞的恶鬼面具背后,蒋子文一双幽邃如地狱深渊的死亡之眼深深的打量在纪由乃身上,那眸光,复杂中透着恍若能洞穿世间一切的幽寂。

  片刻后,纪由乃就讶异的见到漂浮于半空中,记录她生死的的金光篆书开始变幻形态,飘渺虚幻的形成一份篆书名单,上面,漂浮着十个名字。

  而自己的名字,赫然在其中。

  “鬼判,替本王告诉她,这是什么。”

  秦广王冰冷无情一声令下。

  一身绛紫云袍,戴着猛鬼面具的灵世隐便受命走至纪由乃身旁,令人骨酥的魅音幽幽响起:

  “这一份,是冥界经过层层筛选,在百万鬼魂中,挑出的十位有资格能成为阴阳官候选人的名单,他们,各有所长,皆获得了蒋王大人赋予的阎王免死令,能够暂时死而复生,行走于人世,而你,因生于中元节阴时阴分,乃百年难得一见的阴灵体,太过特殊,也是其中之一。”

  睁着泪雾蒙蒙的美眸,纪由乃突然拧眉,垂首,陷入沉思。

  原来,她之所以能死而复生,是因为身体里有阎王的免死令?

  可……她不明白。

  “阴阳官,是什么?”

  纪由乃弱弱小声的问了句。

  灵世隐似脾气极好,幽魅声再起,为她解释:

  “阴阳官,是一个特殊的存在。他是除坐镇生死殿,执掌生死簿的判官外,另一位誓死效忠一殿阎王的亲信。冥界人靠阴气存活,而普通人无阳气必死,之所以特殊,是因为阴阳官是整个冥界唯一能够接触阳气不受损害,长久活于阳间,拥有不死不灭身躯的人,他是活人,却为阎王办事,为阎王所用,也属于冥界,所要履行的义务,就是替阎王乃至整个冥界解决一切隐秘且危险度极高,并危害冥界的棘手事件。”

  纪由乃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。

  阴阳官竟是这么厉害的存在?

  “那……能问一下,你们是通过什么,来最终选定阴阳官的?考试吗?做题吗?”

  灵世隐一副无言以对的模样。

  就听身后黑无常统领范无救面无表情冷森森的接话道:

  “自相残杀。你们十人,互相夺取对方性命,最后一个存活下来的人,便是下一任阴阳官。”

  一听,纪由乃倒吸一口冷气,捂住小嘴。

  自相残杀!好可怕!她才不要当这么阴阳官的候选人!

  杀了其他九个人,踩着他们的尸体上位吗?那简直就让人头皮发麻!

  小脸一垮,泪光闪闪,恹恹弱道:“我可以弃权吗?我可以……不做这个候选人吗?我肯定不行的,自相残杀,我没杀过人,我连蚂蚁都不敢踩死,我……”

  纪由乃话没说完,却突然听见大殿内轰然坍塌了一根圆柱。

  紧接着,她见一个身影飞身至自己跟前,然后,震怒万分!

  劈头盖脸对着她后脑勺就挥出一巴掌!大骂!

  “废物!”

  捂着脑袋蹲在地上,嘤着声:“别打我,别打我!我没哭!”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妙笔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豪门通灵萌妻:宫总,有鬼!,豪门通灵萌妻:宫总,有鬼!最新章节,豪门通灵萌妻:宫总,有鬼! 冰火中文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