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界治安管理总局最高秘密监狱的执行官,名狂猎,长得五大三粗,身姿魁梧健硕,天生力大无穷,下巴鬓角边长满了络腮胡子,脾气不好,素来暴躁,为人死板,是个一条筋,但恪尽职守,可以说,揍遍秘密监狱无敌手,里面的三界危险重犯,全都怕他。

  他就是负责管理封灵圈解锁密码的人之一。

  对了,忘记提一句,狂猎的偶像,是总局局长,也就是封锦玄。

  封锦玄是三界治安管理总局的最高局长,统领三界所有分局,素来神秘,只因几个月前,总局举行了三界重要议会,狂猎才在议会上目睹过封锦玄的真容。

  这会儿竟然在阴阳官人界的住所见到这么一尊“神”,狂猎敬仰之余,透着敬畏。

  封锦玄面容清冷矜贵,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冷模样,怀里抱着快要睡着的阿萝,正在和宫司屿窃窃私语,攀谈什么。

  斜眼一瞥,见狂猎要大声向他问好行礼,封锦玄忙拧眉打断,“我家姑娘睡了,你说话轻些,替阴阳官他们解了封灵圈即可,莫要吵醒她。”

  “是!总局!”

  一听三界总局来人替他们解封灵圈了。

  纪由乃一脸疑惑。

  “不是说24小时自动解吗?”

  “我们都被忽悠了,这东西根本无法自动解开,昨晚来的三个人,恐怕是权缪阴谋的一部分,他们就是想克制你的灵力,让你被困火中,无法自救,从而想害死你和宫司屿,路星泽后来告诉我们,封灵圈是给三界最高监狱的重犯使用的,至于昨晚那三个人到底是谁,还需要查明。”

  姬如尘在狂猎替他解开封灵圈后,耐心的给纪由乃解释了一遍。

  随即,就听狂猎粗声道:“此事人界分局已上报总局,我们根据分局提供的线索,已经开始彻查,目前能确定的是,总局和各分局,都混入了不知数量的东皇恶势力,排查需要时间,目前还无法确定具体名单。”

  狂猎依次替所有人解开了封灵圈,并将封灵圈严格回收。

  “此事总局已与冥界分局交涉,还望阴阳官阁下莫要生气,人界分局与冥界分局签有和平条约,此次事件影响虽然恶劣,但希望阴阳官阁下多在冥帝面前美几句,让其勿要太责怪罪人界分局的失职。”

  纪由乃极为明事理,先是予以理解,随后微微浅笑,“这事儿其实并不能全怪人界分局失职,主要也是因为我刚刚上任,还不熟悉业务和三界总局的各项规则章程,才被人钻了空子。”

  要是她早知道封灵圈这东西,只给重犯戴,就不会发生昨晚的事了。

  -

  之后,狂猎就离开了。

  倒是封锦玄竟然是三界治安管理总局局长,让纪由乃震惊了一番。

  因为封锦玄在纪由乃眼中,素来都是那个因为不明原因,拿金针刺穴,封了自己灵力的千年通灵世家贵公子。

  突然间摇身一变成了来头这么大的人,倒有几分不习惯了。

  宫司屿和封锦玄小声低语了几句后,就起身,牵过纪由乃的小手,十指紧扣,微沉柔声道:“诡……心肝,走,我们去找斯寒。”

  纪由乃闻,心觉奇怪,“鬼?我是长得像鬼吗?你今天第二次喊我鬼了。”

  宫司屿背影一僵,旋即回眸,俊美淡笑,“你耳朵不好,听错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是吗?

  厉斯寒就睡在庄园三楼的宽敞欧式客房中,戴着便携式的氧气面罩,正在吸氧。

  他没睡,只是整个人深沉冰冷,谁都不理,专注于抱着容浅那具早已尸斑遍布,各处腐烂的尸体,一起躺在床上,亦如从前他和容浅同床共枕眠的样子。

  这也是个狠人。

  误以为自己老婆死了,就抱着老婆的尸体睡?

  纪由乃将容浅的那枚结婚戒指扔到了厉斯寒脸颊旁,开门见山,也不卖关子,“浅姐没死,你也不要抱那具尸身了,她不是真正的浅姐,一个躯壳罢了。”

  厉斯寒无动于衷,压根儿不理纪由乃。

  的确,这个男人,平日里除了容浅,鲜少和其他女人说话的,就算纪由乃是宫司屿的女人,一样如此。

  纪由乃瘪嘴,随即上前,“我能带你去见浅姐,你去不去啊?”

  终于,厉斯寒有反映了。

  没吭声,只是用冷厉森寒的恐怖目光,瞪着纪由乃。

  “能立刻带你去见浅姐的人,只有我,你还瞪我?”

  “如果你敢骗我,不要你以为你是司屿的女人,我就不敢拿你如何。”厉斯寒说话的语气彻骨冷酷,无情至极。

  “兄弟,注意态度。”

  宫司屿就站在纪由乃身后,居高临下,一副绝冷傲然,护短至极的样子。

  “我给你面子,你能把浅浅还给我?”

  厉斯寒的眼底死灰一片,那是心碎绝望的眼神。

  “斯寒,我不能,但是心肝能。”宫司屿何尝没有体会过失去的痛苦,他理解厉斯寒。

  “真能?”厉斯寒眼底莫名燃起一丝光亮。

  “先看看浅姐留给你的影像吧。”

  纪由乃打开了戒指内部安装的微型录像仪。

  ……

  厉斯寒最终看完了容浅留给他的影像。

  昏暗的房间内,安静的诡异。

  厉斯寒吃力的坐起身,取下了脸上的氧气面罩,苍白英俊的脸庞,意料之外,竟没有震惊,震撼,不敢置信等一系列应该有的表情。

  相反,他冷静至极,似一切早就料到,完全不惊讶。

  “你带我去见她。”

  “且慢……你不应该表现的很惊讶吗?然后问我,浅姐竟然是阎王,真的有冥界,诸如此类的话?”

  纪由乃歪着脑袋,觉得稀奇。

  厉斯寒终于不抱那具尸体了,只是牢牢将容浅的婚戒拽紧在手中,垂眸,低沉冷冷道:“其实,很早前,我就发现浅浅和别人不同,她不会受伤,经常对着空气自自语,那些想杀我的人,在接触她后,也总是会离奇自杀,我知道我的身体撑不了多久,药石无灵,可她总是会拿一些稀奇古怪的丹药,让我吃下去,服用之后,我的身体会快速好转,我之所以能站起来,和那些丹药,有很大关系,可是我曾私下找人研究过那些丹药,很多成分,都是早已灭绝百年的珍稀药植物,这世上,根本没有……亲口听她坦白之后,我倒也不奇怪了。”

  “那……浅姐让你三选一,你的选择呢?”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豪门通灵萌妻:宫总,有鬼!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”看小说,聊人生,寻知己~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妙笔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豪门通灵萌妻:宫总,有鬼!,豪门通灵萌妻:宫总,有鬼!最新章节,豪门通灵萌妻:宫总,有鬼! 闪舞小说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