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尘录 二十 刀刀分明大开眼界,师徒无分却作亲传

书名:逐尘录 作者:芦水山芋 更新时间:2018-10-05 06:21:04 源站:新笔趣阁 转码阅读,不进行内容存储

  “这是猫熊,没想到还能见到这般小的,真是可爱!”

  那施姓前辈看着小乙怀中“害羞”的猫熊,不住感叹。蒜头在小乙周围蹦跳,十分着急,

  “快让我玩一会,就玩一小会!”

  小乙避开他道,

  “蒜头前辈,你刚才已经看到,它很怕你的,你都把自己的肥猪逼死了,这小可爱,就先放过它吧!”

  童陆白青在旁仔细观察,虽然不让他们抱,但也能稍稍靠近一些,

  “小乙哥,这小家伙有个大黑眼圈,哈哈,像是半年没有睡好觉了!真是可爱得很啊!”

  白青看到小猫熊,也是十分欢乐,

  “哎呀,要是能让我也抱抱,那该多好!小乙哥,为何你来抱它,它一点也不拒绝呢?!”

  小乙回他二人道,

  “这就不知道了,也许是觉得我身上的气味比较对它味吧!哈哈,哎呀,它拉屎了哟!”

  果然那小猫熊一泡屎拉在小乙身上,小乙轻轻拨掉,嘿嘿笑了起来。

  “果然与你臭味相投!哈哈!”

  众人笑作一团,只那蒜头躲在灶边闷闷不乐。他看众人不理他,又想起一事,道,

  “哎呀,和尚,我这有个好东西,你做给我吃呀!”

  怀仁和尚回他道,

  “前辈说的什么东西,我只怕做不好哦!”

  蒜头大喜,从他那鼓鼓囊囊的破衣衫中取出了两块前腿,此外,还有一物,细长细长,血淋淋,怪吓人。白青一见,羞红了脸转过头去。除了两个和尚,其余众人也是哈哈大笑起来。原来蒜头取出的乃是一条猪鞭,足有一尺多长,也是因为上崖不易,蒜头才带上这几十斤。小乙知晓此事,却始终猜不透蒜头究竟如何才将这么多肉藏在衣衫之中。蒜头本还想吃那猫熊,可小乙看这小猫熊如此可爱,死活不让,蒜头既然有了猪肉吃,也就没再说什么了。这童陆笑得最欢,小乙也不想再逗他,因为在崖下边,蒜头就是用刚还他的匕首切下的猪鞭。

  怀仁和尚一看这猪肉,不停摆手道,

  “罪过罪过,阿弥陀佛!施主不要,不要……”

  蒜头一把将那猪鞭丢入石锅之中,取来干柴,便要生火。那施姓前辈却是哈哈大笑起来,

  “和尚,这石锅已然沾了荤腥,便做不得那素斋了!依我看啊,你也不用如此计较,反正都是给香客们做饭做菜,他们在寺中吃素,回到家中,该吃肉还得吃肉。这又不在寺中,你做上一餐肉食,也不算辱了佛门清誉。”

  小乙注意观察这和尚,只觉他眼中不停闪动,应该也是很想尝试一下,每日只做素食,对一位有理想的厨子来说,真是非常痛苦的事情。小乙开玩笑道,

  “怀仁大师,这猪又不是你杀,肉也不是你割,咱们搭手把这肉也给砍切好,你只需颠几下勺便是!”

  那怀仁和尚竟然心动了!蒜头一见,大喜过望,往那灶孔之中胡乱塞了些干柴,施姓前辈马上制止,又让怀仁接过手来。辜炎就是干苦力活的命,砍骨切肉也由他一人包了。小和尚圆心不吃肉,却也兴致极高,不时与白青讨论眼前形势。小乙抱着小猫熊,与众人一同看那怀仁和尚施展拳脚,施姓前辈在旁指导,热情竟是比做菜的和尚还要高上不少。

  前前后后折腾了一个时辰,怀仁一边做,众人一边吃,倒是没浪费一点时间。没人跟蒜头抢那猪鞭,他倒也大方,除了白青,挨个给众人分了。猪腿则是好几种吃法,味道也都很不错,施前辈虽说稍有微辞,却也忍不住开了金口夸赞怀仁和尚。众人吃得极是开心,就连那小小的猫熊也把肚子吃得鼓鼓!一大一小两个和尚立在边上,笑嘻嘻看着众人啃骨吃肉。

  “怀仁大师,你做的菜,自己不尝一尝么?”

  童陆递给他一块骨头,怀仁和尚赶忙退后,双手直摆,

  “不可不可!万万不可!”

  小和尚今日换了这碧谷寺的僧衣,简直就是怀仁和尚的翻版,二人动作一致,憨态可掬,十分讨喜。小和尚一直盯着那小小猫熊,很想要抱上一抱,可他小手还未触碰到,小猫熊便刺棱起牙来,吓得他赶紧收回。怀仁和尚忽然想到什么,匆匆离去,他在林中折腾一阵,方才回来,手上抱着一小捆鲜嫩竹尖,向众人道,

  “我听人说,猫熊是要吃竹子的,肉吃多了,还是要吃些素食调剂一下才好!”

  他取了一根竹尖递了过去,猫熊竟然没有拒绝,轻轻吃了一口,然后又钻入小乙怀中。小乙奇道,

  “咦,怀仁大师,它不怎么怕你哟!”

  怀仁把嘴咧得更宽,试探着走近前来,他双手慢慢伸入小乙怀中,轻轻抱住了那猫熊!小乙放开手来,猫熊整个身子换到了这和尚怀里。众人羡慕至极,只道这和尚天生一副笑脸,连这小小猫熊也被他感动。那猫熊忽然没了动静,眼神迷离,然后一泡鲜屎拉到了怀仁的僧衣之上。怀仁大笑道,

  “哈哈,他又拉屎了!”

  猫熊不让童陆抱,甚至连摸一下都不行,他恨恨道,

  “吃了这么多,当然也拉得多了!”

  众人一听这话,不由自主望向蒜头,蒜头却似没事人一般,继续啃他的猪腿。施前辈早已吃好,躺在一旁抠脚,笑着对怀仁道,

  “这小猫熊没了母亲,单靠自己定然是活不了了!”

  怀仁点头回他,

  “是啊!真是飞来的横祸。不过这也太巧了,崖下那般宽广,这飞猪却是不偏不倚刚好落在了它娘亲身上。哎,真是个小可怜啊!”

  施前辈又道,

  “难得它喜欢你,不如以后你就当它娘亲了吧!”

  怀仁仔细想了想,回道,

  “好是好,不过小乙施主,它是你救来的,你看?”

  小乙伸手逗弄猫熊,猫熊十分开心,在和尚怀里乱动,怀仁差点抱不住。小乙哈哈大笑起来,道,

  “人们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我看这猫熊也是一样,好像也没听说沙漠水乡出现过猫熊的。我们啊,无论如何都会走,带上它,只怕也多有不便。怀仁大师,若你喜欢,它便跟着你怎样!”

  怀仁开心极了,把猫熊抱得更紧了些,猫熊“噫”的轻唤一声,又将众人逗乐。蒜头又再试了几次,还是无法接近小猫熊,对付这般萌物,蒜头又如何忍心用强,气得哇哇大叫,不住蹦跳。童陆虽然也抱不得,却仍幸灾乐祸挖苦蒜头,更是把他气得上蹿下跳,差点没把和尚搭起的小屋拆掉。

  施前辈又开口了,

  “和尚,我要跟你说一事。”

  怀仁抱着猫熊转身,回道,

  “前辈请讲!”

  “算起来,我在这里都已经两个多月,哦不,不对,今日已然三个月了!要不要做我徒弟,你还是没想明白?”

  怀仁笑着回道,

  “早想明白了,我还是要继续当我的和尚,至于做菜,两不耽误嘛!”

  施前辈长叹一声,道,

  “也罢也罢!我也不勉强你了!可惜了我这一身的本事!”

  童陆一听,赶忙插话道,

  “前辈别气,他不学,还有我呀!你教我,教我!我这一直都想要提升厨艺!”

  白青“噗”的笑出声来,

  “陆陆你什么时候好好做过一次菜?都是等着吃吧!还提升厨艺,真是满嘴臭屁!”

  童陆不服,回她道,

  “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说臭屁话了!”

  二人正要理论,那施前辈又开了口,道,

  “你没那资质,学也白学,而且心浮气躁,难成大事!”

  白青不住拍手,大笑起来,

  “哈哈,我就说嘛!我就说嘛!你就不是那块料!”

  施前辈看着怀仁,好长时间方道,

  “相逢便是缘,我吃了你三个月,你也从未有过怨言,真是个好和尚!你爱当你的和尚就当去吧!我再在此处待下去,也没甚意思了。怀仁,你想不想多学上一些?”

  怀仁和尚大笑点头,眼中有神,又听施前辈说来,

  “我也该走了,不过难得遇到你这般资质的后辈,不教给你一些真本事,定会遗憾终身。怀仁,我就再待上十日,将我十多年烹饪心得传授于你!你能接受多少算多少,我也不勉强你。你若愿意,叫上我一声师傅。若是不愿,只当是朋友相传,厨艺切磋便是。”

  怀仁和尚依旧那副表情,小乙在他屁股踢上一脚,他却始终那般表情。

  “也罢也罢!正好有这猪肉,小乙,你快去把好肉收拾上来,我要亲自传他!”

  小乙心道,这施前辈只是随意点拨,怀仁便能做出上品好菜,若是由他亲自出马,那不得把肚子都给撑破!他赶紧过去,把蹲在地上的蒜头拉了起来,在他耳边说了几句,蒜头晃着大脑袋直乐,二人飞快寻那猪肉去了。

  不多时,二人气喘吁吁回来,蒜头双手还抱着一大只猪头。若不是小乙拦着,这蒜头定要把那猪全部搬回!他把那些摔烂的碎肉切掉,又将大部分内脏都剔除,二人这才一趟取完。小乙本想埋了那猪头,毕竟它与自己朝夕相处了不少时间,可蒜头说猪头肉最是好吃如何如何,小乙想着反正不用自己费力,也就随他去了。

  二人放下猪肉,却是不见那施前辈踪影,看向童陆,童陆朝那小屋嘟了嘟嘴。小乙过去查看,施前辈却出来了。小乙心头大惊,这人年轻有范,风度翩翩,全身上下干净整洁,哪里会是之前所见邋里邋遢的臭老头!

  “施……施前辈?”

  那人嘴角扬起一寸,道,

  “你还认得出来啊!”

  小乙尴尬一笑,

  “确实不太认得出了。还有,这猪肉已经取来了!”

  蒜头看着这人,也是惊奇,道,

  “咦,真是变了个人哟!”

  他伸出魔爪,从施前辈头顶揪下一把头发,

  “哎哟,连这头发也变了!”

  施前辈疼得跳起,不住揉搓头发,大怒问责,

  “你干什么!干什么!”

  童陆打趣他道,

  “施前辈别气,咱们一会吃饭,别叫他就是了,活活把他给馋死才好!”

  蒜头一听,也不干了,大叫道,

  “哎呀,不行不行!喏,还你还你!”

  蒜头把那一小撮头发塞到施前辈头上,这落发哪里能够塞得稳,很快便又掉落在地上。施前辈倒是大肚,也不跟蒜头置气,把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到了这新鲜猪肉之上。

  小乙开始还想,刚吃过,做出来只怕也是吃不下了。可这施前辈一出手,就一直停不下来,众人看得呆掉,忘了这时光流逝。

  只见他从腰间取出一把菜刀,看似普通,确又大有讲究。刀身足有一尺长,刀背黑色,越往刀尖走,越是明亮,轻轻一晃,耀人双目。小乙一看这刀,便知这人也定然有些门道,不由自主夸赞道,

  “好刀!好刀!”

  那施前辈淡淡一笑,舞动菜刀,去皮剔骨,切片碎肉,只这一把刀,便胜过了千万刀来。最重要的,他这切削的功夫实在了得,每一刀都干净利落,毫不拖沓,那刀又似跳舞一般,左右上下,摆动不停,甚是好看。在众人看来,只这切肉一项,便是无人可以出其左右了。这百十来斤猪肉经他妙手处理,分开了数分,看来也是要做上好些花样。

  蒜头跑来跑去,一会儿戳戳这,一会捅捅那,一点也无正形,施前辈不时瞪他一眼,他这才惺惺然缩回手去。小乙干脆搬来竹筒让众人坐下观瞧,小和尚陪在怀仁和尚身边,直愣愣的盯着施前辈手中菜刀,也不知他是否真能看懂!怀仁从始至终也没移开一步,生怕漏掉一丝细节。待到施前辈准备完毕,已然过了晚饭时辰,此时再回去,也已帮不上什么忙了。怀仁和尚留了下来,倒是让施前辈有些意外,

  “可看好了!”

  表演开始,就连那闲不住的蒜头也蹲了下来,看他如何作为。看他切肉已然是种享受,更别提这煎炒蒸烩的手艺了,说是一种绝美艺术也不为过。他这好一翻动静下来,众人没有发出一丝响动。最厉害之处在于,眼看就要天黑,众人却是一点儿也不觉饿,似乎看他做菜就能填饱肚子一般。待到一切完毕,施前辈放勺收刀,众人这才回过神来。

  “太厉害了!”

  小乙大喊一句,众人一齐附和,拍起手来。施前辈却不喜恭维,急忙叫停,道,

  “废话给我收了!赶紧尝尝!”

  众人急不可待,好在这菜也多,用不着抢来抢去。小乙挨个尝了个遍,滋味难以描述,这世上最美味的菜品,只怕也就是这样了。小和尚不停咽着口水,只是他从未吃过肉食,因而诱惑力稍稍小些。小乙想着几人会乱抢一通,怎知却是另一翻场景,几人队首队尾依次排好,绕着那几道大菜边走边吃,挨个尝来,甚至还相互调侃点评,和谐的一塌糊涂。可能也是因为这些菜都是上上之作,没有优劣之分吧。小猫熊三下两下吃得饱饱,却仍不愿轻易离开肉来。

  施前辈看众人吃得欢脱,大笑起来,

  “和尚你看,他们吃起肉来,是不是比吃素要开心许多?!你看啊,你做了好菜,满足人们口舌之欲,人家不就上下舒畅,心情愉悦了么!一个好厨子,可不能拘泥于素食哦!”

  怀仁和尚看着众人,嘴唇半闭下来,小乙也道他心中有所思,才会这般表现。再看他时,又恢复了笑脸,

  “我知道了!多谢你,施前辈!”

  那施前辈轻轻摇头,

  “也罢也罢!这猪肉今日一过便不能再用,你去找些盐来,腌成腊肉,以后再吃。”

  怀仁和尚很是听话,马上找盐去了。

  施前辈笑着对众人讲,

  “今日正好有肉,可明日……你们说该怎么办?”

  小乙明白他意思,道,

  “施前辈这般手艺,怎能浪费了!您说明日要做什么,我们马上就去准备!”

  施前辈哈哈大笑,道,

  “懂事懂事!要不,咱明日吃鱼?”

  众人都喜吃鱼,这雅鱼肥美,也都见识过的,大家也想看看,这雅鱼由施前辈做来,又是何等的美味。小乙大声回他,道,

  “定是活蹦乱跳的正宗雅鱼,我明日一早便去买来!”

  小乙不愿再回雅州城,拉着童陆在那蒜头耳边吹风,直把他吹得飘飘然起来,于是蒜头也同意去跑个来回。施前辈满意点头,这才过来与众人一同吃肉。小乙心想,若是此时还有些酒水,那该多美!想到此处,脑袋里却是显现出童西来那孤独背影,眼中不由涌出泪来。白青眼尖,看这情形有些不解,问他道,

  “小乙哥,你怎么了?!”

  小乙笑着回道,

  “真是好吃得想哭!”

  众人呵呵一乐,继续吃肉。

  接连九日,天天如此,施前辈出手,怀仁学艺,其余众人,连同那猫熊一起,看他如何将这生肉变成美味佳肴,然后大饱口福。那猫熊只这十天,就长胖不少,怀仁和尚怕它以后挑食,也是每餐为它献上鲜嫩竹尖,猫熊倒也听话,每次也都会吃上几根。

  这几日里,施前辈只做肉食,把这常见的全都做了个遍,怀仁也是看了个遍,至于学到何种程度,也就不得而知了。这施前辈的十日之期已然到了最后一日,小乙几人本来早就该走,奈何受不了这美食诱惑,这才多留了几日。施前辈一走,自己也就不好再留下叨扰了,于是几人决定跟施前辈一起走。其实他们心中盘算,若是跟施前辈一齐,定然还会有不少好吃的等着自己,何乐而不为呢。怀仁和尚示意自己要亲自做上一次,为几人送行,还点名要做一次雅鱼,众人便从了他,为他准备了十来条肥大雅鱼。

  怀仁倒是极有天赋,自己只看一次,就能做得有模有样,施前辈不住夸赞又是不住唉声叹气。小乙知他心中遗憾,不过人各有志,不得强求,自己的路还得自己去走。几人品尝了怀仁做的鱼肉,虽然比不上施前辈那么老道,却也有那中上水准了!迅速吃完,众人便要赶路去了。小乙来到怀仁身边,拉住他手道,

  “怀仁大师,我们就此别过!可不要太想我们哟!”

  怀仁傻傻乐着,小乙把两锭银子递到他手中,

  “这钱呢你拿着,为这小家伙买些肉吃,它吃了肉呀,才能长得壮实,才不易被人欺负!”

  怀仁想要推脱,可小乙死活不肯收回,他看了看猫熊,小家伙懒懒斜视着他,他这才点头收下。童陆看着蒜头,笑问道,

  “蒜头前辈,你看看你,这几日吃了多少,有没有数?你就不表示表示?”

  蒜头支支吾吾好一会儿,这才从口袋中摸出一串银色亮片,几人识得此物,正是之前绑在肥猪前胸那物。蒜头把那东西递到怀仁手中,

  “这个你拿去,可以防身用!”

  众人大惊,这玩意竟能防身?只怕是那蒜头乱讲,蒜头看众人不信,忙道,

  “这东西厉害得很,你若不信,拿把刀来试试!”

  童陆赶紧抽出刀来,连捅几下,竟是丝毫奈何不得那亮片,他视其为珍宝,很想收归已用。可这是蒜头送给人家之物,倒也不好问他要,他眼巴巴盯着亮片,递还给怀仁。怀仁笑着,看了看众人,最后来到白青身边,

  “我老呆在寺中没什么用处。我看只你一个女子,这东西呀,更适合你用!”

  他把亮片递给白青,白青双手把玩一阵,看那亮片还系有绳子,应该可以带在颈上,只是那肥猪戴过,她多少还是有些戒心。

  “青青,你不要的话,正好给我呀!”

  童陆对着白青不停眨眼,白青哼了一声,嘻嘻笑道,

  “这是蒜头前辈和怀仁大师送我的礼物,哼,哪能随意送人!”

  蒜头一听,白青把自己也带了进去,赶紧跑了过来,拉住白青道,

  “哎呀呀,小青青,这东西太适合你啦,你看你皮肤这么好,这小片片亮亮的,真是太搭了!”

  小乙从未听他说过这般好话,感觉浑身不自在,童陆打了个激灵走开了去,白青咯咯笑个不停,

  “多谢你啦,蒜头前辈!”

  “嘿嘿嘿,不用这么客气啦!”

  这场面好生奇怪,还是施前辈开口,这才回到正事上来,

  “走吧!天台山就在北边不远,咱们加快脚程,今日晚些时候就能到了!”

  众人辞别怀仁和尚,怀仁和尚抱着圆滚滚的猫熊,猫熊看着几人不停折腾,看来也是舍不得众人离去。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双方只待来日有缘再见了。

  施前辈没有听到,怀仁在他身后低语,

  “师傅,走好!”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妙笔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逐尘录,逐尘录最新章节,逐尘录 新笔趣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