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尘录 四五 遍撒罗网引蛇出洞,祖孙不认恩断义绝

书名:逐尘录 作者:芦水山芋 更新时间:2018-11-12 23:59:41 源站:新笔趣阁 转码阅读,不进行内容存储

  所有人都慌乱起来,这老祖宗刚走,新掌门没几天也死了,朝谁说理去!他们如临大敌,自发从外边将通道堵住。

  “让开,让开!你们再过来,他就没命了!”

  那厅后闪出两个人来,一人如小毛儿刚才相同打扮,可脸上一块面皮翻起,竟是个假的小毛儿!他手中小小匕首闪闪发光,架在一老人脖子之上,那人竟是三长老,好不奇怪!

  众人见三长老被他控制住,也不敢对他痛下杀手,人群中散开一条道来,让二人慢慢退后。

  “懂事!懂事!把武器都给我收起来!”

  那人手上用力,三长老脖子之上马上现出一条血缝。众弟子咬牙放下武器,恨不得自己上去,将那三长老换回来。

  “阿则!你没有退路了!快些放开三长老,还能留你一条生路!”

  那通道之中出来好些人,其中一位拄拐走在最前,大声朝这边说话,不是小乙又是何人!

  “哈哈,人死不过头点地,我又有何惧。这老头给我垫背,倒也值了!你这小子,三番五次坏我好事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!”

  小乙大声回他,

  “你作恶太多,若不回头,必将遭受天谴!”

  那阿则大笑,

  “比我凶恶之人多了去了,老天爷可没这么多精力来管我这号人!你,还有你,你,快些把武器放了,否则他立时没命!”

  小乙慢慢放下棍来,扶住双拐。他身边四长老大急,冷汗直流,

  “老三,你脑袋可别耷拉下来啊,那刀子看起来快得很!”

  三长老半眯着眼,撕扯着声音回道,

  “你们不用管我,快些把他杀了,我这把年纪,早活够啦!”

  众人哪会动弹,三长老倒是急了,

  “你们难道要我来么?”

  三长老身上向前,便要自己去迎那刀锋,那阿则早有防备,从背后将他提住,血缝大了一些,可想要人命却仍是不能。众人惊呼,再不敢动弹。

  “呵呵,这老头倒是有些脾气,对我胃口!快给我备上一匹快马,要快!”

  马上有人去准备了,如此顺利,阿则也是万万没想到。

  “阿则,你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,我都会把你揪出来!”

  小乙对他大喊,阿则却是大笑起来,

  “你有这本事,那就不用断掉双腿了!”

  有人来报,

  “马备好了,还请放了三长老!”

  阿则冷笑道,

  “唐家弟子倒是懂事!我下了山去,自然会放了他!”

  众人让开一条道来,阿则挟持着三长老慢慢向那铁笼移去。三长老咬牙道,

  “小乙,你莫要负了月儿,我就是死了也不会放过你!”

  他手中抛出一物,直直飞向小乙。那物应当是藏于袖中,阿则一时未能发觉。小乙接住那物,只见被红色丝巾包裹住,又有金黄细线缠绕绑紧。

  三长老大声叫喊,虽然未能挣脱阿则束缚,上身却是旋转起来,侧方扑向那匕首。阿则虽然早有防备,可三长老完全是不要命的招数,实在难以对付。他若收刀,三长老便脱离了束缚,若是不收,三长老便要死在这刀下。小乙大叫不好,可哪里来得及救援。

  阿则稍稍犹豫,三长老已然用脖子划了那刀。血流喷溅而出,飞起三尺来高,小乙大声哭喊,柱着双拐便上,一拐直立,另一拐攻向那阿则。阿则慌了神,手中失了力,三长老的尸身滑落到地上,这辈子都无法再起。

  小乙那拐已至,阿则挥刀轻挡,小乙还不敢用脚使力,只用这双拐御敌,哪里能够留住阿则,可正因他这双拐,一时打乱了阿则节奏,众唐家弟子已然布下箭阵,将他团团围在当中。

  小乙被人拉到一旁,哭喊着跪到那三长老尸身旁边。童陆白青也哭成了泪人,任谁来劝都不好使!四长老也不知何处而来,坐到三长老边上不住抹泪。

  阿则看这众多弩箭、机匣对准自己,心知再难逃脱,他疯笑起来,整个屋内只听得他一人话声,

  “我已经做过一次俘虏,不可能再来一次!哈哈!哈哈!”

  他提起匕首便要往脖子上抹去,忽然一颗石子飞来,正好击中阿持刃之手,匕首哐当掉落在地,声音清脆,悦耳至极。

  “这么没出息,是我看错了你!”

  众人大惊,后边又闪出一人,头戴黑铁面具,一点看不出本来模样。他来到场边,手中提着一妇人,正是唐心。

  小乙正在哭那三长老,忽见此人出现,又奋力站起身来,

  “你这恶贼,竟然自投罗网,今日便是你的死期!”

  那人大笑起来,

  “我放你一马,你就这样‘恩将仇报’的?”

  小乙又道,

  “无须多说,我与你势不两立,今日便要了你小命!”

  那人摇摇头道,

  “你拿什么跟我斗,就只这双拐?哎,小娃娃,你啊,还是不要学人说大话!”

  四长老走上前来,有些颤抖,

  “你,是你!”

  众掌柜以及稍长一辈都激动起来,那人轻描淡写回道,

  “对,是我!”

  除了那年轻一辈,所有人都大怒起来,恨不得马上冲上前去,将那人削骨吃肉!那人却是一点不急,

  “你们也知我手段,没有把握的事,你们何曾见我做过?!就你们这两下子,还想来跟我斗,太天真了!”

  二掌柜大怒道,

  “你早已叛逃出唐门,说什么永不再回来,看来都是放屁!当年我没能制得住你,今日便要将那账还上!”

  二掌柜举起手中弩箭,对准那人。那人把唐心往后一拉,把自己要害挡住,

  “老二,我都没舍得杀她,你能忍心?”

  二掌柜双手抖动起来,不能抠动机关。

  “我今日现身,也只想换回那家伙,你们把他放过来,我自会放开唐心,若是不然,哼哼,你们大可尝尝我的手段!”

  他只一人,却是如此张狂,可唐心在他手上,众掌柜也实在难以下令诛杀。众弟子见各位掌柜对这人如此忌惮,注意力都转到这边来,那阿则趁机夺了一人兵刃,又将他作为人质退了出来,

  “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!”

  那人摇摇头道,

  “真是愚蠢至极!这么好的戏,却被你给演砸了!”

  阿则叹道,

  “都是这小子从中作梗,我再见到他时,便知坏在了他手上!”

  那人却笑道,

  “我已经做好了一切,你两次都做不好,这又能怪谁?还想死,呵呵,懦夫一个罢了!”

  那阿则说不出话来,只怕也真是说到了他心中痛处。

  “放开唐心,我让你们下山!”

  那二掌柜大声道,那人却有些不屑,

  “老二,这里你说了算?”

  二掌柜不答,有人回道,

  “你敢伤他一根毫毛,绝计走不出这里!”

  那人哈哈大笑起来,

  “唐门之中,除了老祖宗,其他人,没有我不能杀的!你若不信,大可一试!”

  他抓住唐心头发,向后拽着,众人仍是不敢上前。

  “依我看,即便是老祖宗,你也杀得!”

  这一声如惊雷一般,在众人耳中炸响,众人回头一看,老祖宗独自驶着轮椅行来。众掌柜欲要拦阻,可老祖宗坚持要继续往前,她来到唐心面前,对唐心道,

  “我苦命的心儿!”

  突然又话锋一转,对那人道,

  “我唐家怎生出了你这不孝子!”

  那人咬牙长叹,

  “人这一辈子,是是非非,恩恩怨怨,又岂是几句话能说清的!老祖宗……”

  老祖宗怒道,

  “老祖宗也是你叫的?你不配叫我老祖宗!我没有你这样的重孙儿!”

  那人笑笑,又道,

  “老祖宗,你还记得我是你的重孙儿啊,哈哈,够了,够了!”

  老祖宗大怒,

  “今日,我便要清理门户!来人,箭阵伺候!”

  那人也不慌乱,叹道,

  “老祖宗,你又何必如此,这么大年纪了,还是不要太过用力!不如让唐心带你回去,好生歇着,这里的事,就交由他们来处理。”

  老祖宗道,

  “我早已布下天罗地网,你只两人在此,还以为能够全身而退?”

  那人道,

  “若是没把握,我怎会现身?”

  老祖宗回道,

  “可笑,当真可笑!”

  那人却又大笑起来,

  “老祖宗,你做的事,我都知晓的,我说给你听,看看对是不对?”

  老祖宗只怕是累了,不住喘着粗气,那人却气定神闲,对众人道,

  “这三个娃娃识破了变成小毛儿的阿则,与老祖宗商量着如何将他除去。除掉他倒也容易,只是没有多大意义,于是老祖宗故意安排了这么多戏,要想将我引出。我不知道你是真想我,还是真想要我的命,但你定然知道,你若是嫔天,我必会回来。”

  老祖宗未回他话,众人知道应该正如他所说,那人接着说来,

  “这阿则也真够笨的,老祖宗是你这么容易就能除掉的么?掌门也是这么轻易便能当上的?还有最假的老二和三长老,他们演技这般拙劣,你竟是一点没看出?”

  二掌柜脸色阴沉下来,那人笑道,

  “老二,你难得演戏,倒也不能怪你!哎,三爷爷真是可惜了,连这老命都不要了!”

  小乙大声喊道,

  “你闭嘴!你闭嘴!”

  那人看向小乙,对他道,

  “年轻人不要有那么多火气,正好,我还有一事想问,这阿则去追四长老,为何挟持了三爷爷出来,当真奇怪。”

  小乙未说话,老祖宗看了一眼死去的三长老,捂住了胸口,她看小乙一眼,应当也想知道发生了何事。小乙这才开口说道,

  “我不是要跟你说,只是要告知老祖宗知晓。”

  那人笑笑,

  “这是自然,我旁听就是!”

  小乙抹了一把泪,对众人道,

  “我们早就识破了这阿则,于是悄悄告知老祖宗,然后假装下山,躲在暗处注视着他。他趁小毛儿不在,故意出来检验是否能够瞒得众人。老祖宗得知就他一人,便想要设计将背后之人引诱出来。思来想去,也就只有装死这一招好使。于是大费周章布下这么个局,还真是将这人引了出来!至于三长老,三长老也是为了救四长老才被阿则擒住。小毛儿,小毛儿奋不顾身挡在四长老身前,为他挨了那一刀子!他应当是被这阿则下了药,完全没有任何抵挡动作,便被阿则捅死。四长老回来,我们完全没有预料道,这才有了疏漏,都怪我,都怪我!”

  那人听完,点头回小乙道,

  “也不能怪你,四爷爷老是这样,也不足为奇!”

  小乙又道,

  “不论如何,我们还是成功将你引来,你,快些束手就擒!”

  那人大笑起来,道,

  “你们做的这一切,我都知晓的,又何来引诱一说!”

  小乙不知他为何这般说话,那人看众人表情,于是又道,

  “老祖宗,你亲眼看着自己的葬礼如此风光,是何感想?哎,你曾经说过,若是死去,只一卷凉席包裹便可,如今闹得江湖震动,可是你的本意?”

  老祖宗不说话,又听那人说来,

  “你不说话,那我说!老祖宗,我这次回来现身,就是想要再看你一眼,曾经种种对我来说,都不算什么,老祖宗,只有你,我始终无法忘怀!”

  老祖宗身子微微一颤,又恢复过来。那人接着道,

  “老祖宗,你这次假死,算是亲眼见着了自己葬礼。而我这次回来,也算是为你哭过丧了。再往后,我便只一人立于世间,了无牵挂!”

  老祖宗颤抖起来,小乙在旁看得真切,他心知老祖宗被他碰触了心底最柔软之处。老祖宗努力调整了好一阵,方才说来,

  “你不用多言,今日便是你的死期,若是放松一些,还能死得痛快点!”

  那人摇头道,

  “老祖宗,你真要了我命,难道真要让这许多人一齐为我陪葬?”

  老祖宗回道,

  “你还有什么手段,尽管使来!”

  那人叹了口气,又道,

  “你知道我应当不会对心儿下手,所以才敢这般说话。哎,也罢,也罢,不如大家一同死吧,那‘万箭归宗’,怕是有个几十载没用过了吧!”

  老祖宗一听,简直要从轮椅上跳下来,小乙赶忙上来扶住,老祖宗厉声道,

  “你想用这来威胁我?!”

  那人回他,

  “不是威胁,是商讨,是讨价还价!这么多人的性命,换我二人平安出去,老祖宗,还是很值的!”

  老祖宗有些迷茫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那人又道,

  “你们全退下吧,我说话算话,不与你们为难。”

  这话倒像是形式倒转了一般,众弟子不知如何办才好,只是听候老祖宗发号施令。老祖宗回头,所有人都看向她,只有四长老眼神游离在外。那小毛儿的尸身不知何时被人抬出,放在了三长老身边。四长老一手挽住一人的头,用力往自己怀里去塞,他早已无力,却仍旧不愿放手。小乙知道他的心思,只是默默陪在身后。

  那人看向四长老,叹道,

  “四爷爷,你不好好钓鱼,又回来作甚。放手吧,人没了,再执着也是无用。”

  四长老双手没力,二人尸身滑落下去,小乙伸手扶住,轻轻放在地上。

  “老祖宗,还是先处理他们身后之事吧。哦,对了,那林梵不听我话,对你动了手,我也教训他了,这辈子也只能做个瘸子了。咱们今生缘分已尽,希望来世不再有那么多纷争。”

  老祖宗整个人愣在当场,那人带着阿则,将唐心挡在身前,慢慢朝里挪去。众弟子持弩跟在后边,没有老祖宗发话,谁都不敢有所动作。老祖宗一动不动,目不斜视,似僵住一般。白青上前握住她双手,她眼神微微一晃,正视白青,却仍旧不发一言。

  良久,老祖宗慢慢闭上眼来,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流下,

  “杀!”

  老祖宗艰难说出这一字,看起来苦痛不堪,她双手不住颤抖起来,白青把她手握得更紧。众弟子弩箭激射而出,齐齐射向三人。眼看三人便要被射成刺猬,从唐心身前现出一块巨幕,弩箭射入幕中两寸,又一波箭来,还是无法将其射穿。众弟子一拥而上,将那巨幕划开,再看后边,哪里还有人影!

  “老祖宗放心,这里没通路下去,定能将他们擒下!”

  那六掌柜冲到最前,大声回老祖宗。

  小乙虽然腿脚不便,仍旧蹦跳着要去寻他们。这里边十来间房屋,除了这间,其余都已查过。众弟子围在门口,正想办法开门。小乙也来查看,最前边那人说道,

  “这门被堵得严实,快找大锤大刀过来!”

  小乙用力尝试了几下,确实一点影响也无,他想要到隔壁房屋翻爬过去,可那屋紧挨山石,另一边的窗户早被人用木板给封上,一点看不到那边情况。小乙大喊,

  “那人要从窗户逃走!”

  小乙用尽全力砸那木板,六掌柜也过来帮忙,

  “不用担心,他们绝跑不了,山上山下,已经有人守着了!”

  二人好几下才砸开一个小洞来,有了这洞便容易了许多,小乙蛮劲上来,把这窗口破开一个大洞来,足够一人爬出,他把棍先伸出,探头出去。

  嗖的一声,一只急箭擦着小乙头皮飞过,然后牢牢钉在旁边木板之上。发箭之人哪有别人,他对着小乙笑道,

  “小乙是吧?嗯,我可又饶了你一命哦!”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妙笔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逐尘录,逐尘录最新章节,逐尘录 新笔趣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