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尘录 四七 造化弄人身不由己,因缘际会由巧成书

书名:逐尘录 作者:芦水山芋 更新时间:2018-11-12 23:59:41 源站:新笔趣阁 转码阅读,不进行内容存储

  “唐渺出去几年,初时并未有甚大动静,可也不知他经历了什么,一月之间,这江湖上便有数十门派向他发布追杀令!他本是我唐门中人,虽然叛逃出去,人家找上门来倒也正常。可一两个也就罢了,这许多门派一同发难,当真为难!那时我唐门刚经历劫难,非常需要时间恢复元气,可被这样一闹差点跌落谷底。还好老祖宗出面,各种安抚,这才平息下来。这真是影响了唐门几代人,因此唐门上下对他都恨之入骨。”

  唐直长舒一口气,看来马上要讲到唐心,有些紧张起来。

  “唐心早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,若不是老祖宗舍不得,她早就要嫁许人家了。像她这般地位,我如何高攀得了!我虽然知道与她不可能有结局,可还是一直恋着她。唐渺出去几年后渐渐听不到他的消息,我们还以为他早被仇家处死,因而也没人再提他大名。唐心难得出门,一不注意便被他掳了去。我就奇怪了,这数十人的队伍,竟然没有一人发现异常,那唐渺大摇大摆入到帐中,唐心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,就被他扛了出去。”

  “众人四处追踪,唐渺本是反追踪的高手,即便多带一人,这些普通弟子,又如能够寻得二人踪迹。老祖宗知晓了此事,气得大病一场,用了半年方才恢复过来,可气色已经大不如前了。弟子们寻遍大江南北,一点线索也无。慢慢的,老祖宗也失去了信心。我从唐心被掳之日起,便一直在寻她,老祖宗知晓我和她的关系,也就让我放手去做了。我这二十多年,也就回来过三次,总计不超三月,其余时日都是在寻她!”

  唐直抬起头来,注视着远方,

  “我越过高山险峰,跨过冰川大河,可这江湖之大,又该到哪里去寻?可我始终坚信唐心没死,也一直没有放弃找寻。其实这么多年,我也有几次寻到了线索,可那唐渺太过机警,一次也没让我赶上!哎,真是惭愧,我跟他相比,真是差了太多!”

  “直到大概半年前,唐心突然出现在我面前,我整个人都傻掉了!她说是趁那人出了远门,这才逃了出来,也不是她如何办到的!再见她时,易容之术已经相当了得,没想竟然是唐渺教她的!她这些年只怕也没少练习,才能有如此高度,再看我,倒是全都荒废了。”

  “唐心受了重伤,我将她带回唐门休养。此事极为机密,也只老祖宗知晓而已。唐心伤势好转,便让我回去看看她儿子,她不敢亲自前往,怕给儿子带去祸端。我按她所说,寻到了那甜氏父子,哎,甜心那般模样,我心头也非常难受!唐心虽说没有绝美姿色,但也不差啊,为何她儿子长成这般模样!我想不通,真是想不通!难道这也与唐渺有关?他真有这般神通广大?哦对,那日有些闲功夫,便想戏弄一下那肖家少爷小姐,没想遇到了你们。后来见你们与甜心一齐,于是送了那指护以作纪念!没想他竟是缘分到来,寻了个媳妇,当真让我吃惊!”

  小乙听得仔细,回道,

  “你是说那唐渺对心姨用了什么手段,才导致甜心哥少年白头?”

  唐直点点头道,

  “莫非如此,又如何能够解释!哎,现在唐心已然死了,也就只有唐渺一人知晓其中原由。”

  小乙道,

  “这唐渺当真可恶!以后定要将他拿回来见老祖宗!”

  唐直叹了一口气,又道,

  “我把唐心送过去,就让那甜心只做个普通人,安心度这一生吧。”

  小乙点头道,

  “甜心哥实在本分,若是被卷入这江湖纷争之中,确实对他太过残忍。心姨说得对,他就这样安心过上一世,那才是他该有的幸福。”

  唐直道,

  “你小小年纪,能说出这般话来,真是让我大感意外。听说你为了我唐门竟然连性命也不要了,难怪两位长老对你如此信任!你啊,先不急着走,把伤养好了再去也不迟。正好等我从草海回来,亲自将你们送到成都。”

  小乙本不想再多耽搁,可这唐门又出了许多事,兴许留下还能帮上些忙,因此并没拒绝唐直。

  唐直告别三人,小乙三人随意走动一番,看这唐门上下皆是垂头丧气,可又不知怎么安慰才好。老祖宗又召集众人议事,老祖宗对小乙三人非同一般,因而也不避讳三人旁听。刚进得厅来,老祖宗便招三人过去。

  来到近前,老祖宗用种异样眼光看着小乙,问他,

  “小乙,我唐门三样信物都在你身上?”

  小乙不知她为何这般说,回道,

  “老祖宗,你说的这信物是?”

  童陆脑子快,早已猜到,抢话道,

  “老祖宗,莫非说的那石簪子,还有两块配饰?”

  老祖宗点头道,

  “你倒是头脑灵光,一下就猜到了!”

  童陆回她道,

  “这石簪子是心姨让小乙哥带回草海去!哎呀,这一乱,脑子都糊涂了,让唐直叔一齐带回就是了!”

  老祖宗又问,

  “那小老三小老四的也都给你了?”

  小乙回道,

  “三长老死时丢给我的那小包之中,除了自己便有此物。四长老伤心至极,不知为何,又送了一块给我。”

  老祖宗明白,又道,

  “这是我唐门信物,每个长老有一块,所以我才这般好奇。”

  三人大惊醒,童陆问道,

  “老祖宗,你是说这些石头是长老才有的?那心姨也是长老?”

  老祖宗道,

  “唐渺为何会将心儿掳走,只怕也是因为她当上了长老,有了些影响!之后,我与老三头老四头商议,废了信物效力,希望唐渺能将心儿放回来。哎,可他抓住我的痛处,即便心儿这长老再无用处,他也不会放手。老三头老四头虽然老了,却仍有威信,倒也没受太多影响。”

  童陆口中喃喃,

  “其实我早想问了,一直没这机会。有三长老四长老,那心姨又排行第几?还有,其他长老又在何处呢?”

  老祖宗看着身边唐直,道,

  “你跟他们讲讲吧!”

  唐直点头道,

  “我唐门百年间,始终只有四个长老,三长老四长老占去两位,其余两位一是唐心,另一位则早已失踪多年,遍寻不得。四位长老分别拥有一枚信物,皆是由这种特殊石材制成,虽然粗矿,却极耐用。唐心那支石簪落入草海几十年,也是没有损坏分毫。”

  童陆点点头,有些激动,又问,

  “那这石头上的字又是?”

  唐直回道,

  “你们已经见才三长老和四长老的了吧?三长老的是个‘德’字,而四长老的则是个‘才’,取自德才兼备中的二字。”

  童陆赶忙接话道,

  “心姨那块是‘文’,另一个则是‘武’,便是那文武双全?心姨化名文心,也是由此处来的!”

  唐直奇道,

  “你这小子好不聪明!正是如此!”

  童陆大声呼吸,抱住头来,

  “我的个天啦,真是太过神奇了!”

  众人疑惑看他,老祖宗发问道,

  “童陆小子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  童陆好长时间方才平静下来,道,

  “老祖宗,你可不知道,小乙哥身上可不止三块!”

  老祖宗没听清楚,皱起眉来,童陆又道,

  “我是说,这信物,四块,对,是四块,可都在小乙哥手里呢!”

  老祖宗身子一震,唐直赶忙稳住她。众掌柜还有身后的老老少少也是大惊,

  “四块,四块!?”

  小乙白青也是好奇看他,

  “陆陆,怎会有四块!”

  童陆转到小乙身后,将他那背囊打开,在里边翻弄好一阵,取了一块圆石出来。老祖宗差点从轮椅之上翻下来,

  “快拿给我看看!”

  老祖宗有些激动,童陆赶忙送过来,老祖宗双手捧住,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淌。他见众人齐齐跪倒,也是不敢多言。老祖宗哭了好久,圆石被这泪水沾湿,竟然泛起光来。老祖宗将圆石放在心口,慢慢说来,

  “这是一块护心石,四位长老的信物之中,也算它最为实用。心儿的那簪子从来只传女,她小小年纪接受了它,更多的不是权利,只是多些尊敬罢了。可这护心石却是不同,它的主人,便是我唐门一派武力的最高象征!”

  老祖宗一下说了这许多,有些气喘,唐直赶紧为她拍背,缓和过来之后,她又道,

  “心儿是大长老,这护心石的主人就是二长老了,他就是,就是……”

  老祖宗大咳起来,众掌柜跪着唤道,

  “老祖宗,你可要保重身子!”

  老祖宗抬头示意无妨,咳了半晌,这才又开口说话,

  “不用担心,一时半会还死不了!没错,没错,这二长老,正是我亲生儿子!”

  唐门上下并无一人心慌,应该也都知道其中缘由,只是小乙三人待了这许久,也从未听说过有人碎语,这唐家的门风当真森严。老祖宗又长舒一口气,闭上眼来,慢慢睁开,

  “当年一战,我唐门损失惨重,云儿因身体原因,未能同掌门一齐上前线督战,他放不下心,于是带病去处理这后勤琐碎。战况激烈,我前方将士英勇无畏,可后勤却是迟迟不能跟上。勇士们大都战死沙场,也包括我唐门新的掌门人!哎,侥幸活下来的,又如何能够忍得下这口气。云儿成了众矢之的,这长老地位岌岌可危。他本想让出这长老位子,被我一骂才放弃了这想法。后来门中矛盾日益激烈,云儿实在受不住,他跑来跟我哭诉,说他实在无法面对同门。他在我怀中大哭,哭着哭着就睡着了。我抱着他睡着,可醒来之时,却早已不见他踪影。”

  老祖宗歇息了片刻,又道,

  “我以为他醒是出去处理门中事务,怎知他竟是出走了。我后来派了许多人去寻过,一点消息也无。云儿什么事都藏心里,他的痛苦也只有他自己明白。”

  老祖宗眼中有些迷茫,

  “长老没了,掌门也没了,年轻一辈经不起事,老的呢,也定不了乾坤,所以,也只有我出山了。哎,这一下又是三十年!”

  老祖宗说上两句,便要停下歇息,她拍拍唐直,让他来讲。唐直接过话头,道,

  “唐渺正是二长老的孙儿,老祖宗的亲重孙!他本来已经成为整个唐门的骄傲,如若没有意外,便是以后的掌门人!可是二长老出了事,他这一系之中,除了老祖宗,其余所有人或多或少都被牵连。唐渺慢慢变得不一样了,终于有一日,他留下血书,叛出我唐门。又过了几年,经过多方调查,终于识破了潜在我唐门的奸细,他竟是老死我唐门,真是让我唐门上下蒙羞!还了二长老清白,可他祖孙二人,却再也回不来了。老祖宗将唐门重新整顿,这才慢慢回归正常。至于接下来的事,你们也大都知晓了”

  童陆听得好不难过,不住揉搓眼睛,

  “没想发生了这许多事!老祖宗,你可真是不容易啊。到如今,已然百岁高龄,还要处理这许多事务,哎,好难好难!”

  老祖宗挤出笑来,

  “为我唐门,再多苦也是心甘情愿。小乙,快跟老祖宗说说,这护心石是怎么回事?”

  小乙回道,

  “老祖宗,我一点印象也无。”

  老祖宗又看向童陆,童陆赶忙道,

  “这是小乙哥被抬回来时,那绑脚的腰带里裹着的!我帮忙拆解,看着心奇,于是放他背囊里了。后来望了这茬,就没有提过这事。小乙哥只怕也是胡乱一抓,没能发现异常。”

  老祖宗点头道,

  “原来如此,小乙,你想想,如何发现那腰带的?”

  小乙略微一在忙,便已明白,回老祖宗道,

  “原来是这样,差点把我给搞糊涂了!那日龙柱倒下,我和林梵一同落入一个洞穴之中,我虽然腿断了,但这下边有些活气,求生欲一下上来,四处摸索,便寻到一根腰带,胡乱缠上,还真没觉得有什么不正常之处。”

  小乙哎呀一声,吓了白青一跳,他又道,

  “那死人,应该就是二长老了!难怪唐渺会对他磕头,还怪林梵不给他留些酒水!”

  老祖宗不住点头,

  “好,好!我总算寻到他了!我还道那人是谁,原来是云儿!好,好!他也终于回家了!”

  老祖宗摸着那护心石,盯着小乙瞧看,好一会儿方道,

  “现如今,四个长老只剩一个,这般巧合,若不是老天爷的精心安排,又如何解释的清!小乙,你就当帮帮老祖宗,做我唐门新一代的长老可好?!”

  小乙双手直摆,回道,

  “老祖宗,这万万不可,我既没能力又无威信,如何使得!更何况,我并非姓唐,在外人看来,好像不太妥当!”

  老祖宗又道,

  “我们虽然称作唐门,可也有他姓人,有嫁过来的媳妇或是上门的女婿,也大都不姓唐。更何况,我唐门绝非顽固之派,只要对我唐门有益,我们都会认真考虑!”

  小乙有些犹豫,童陆却使劲撺掇,

  “小乙哥,老祖宗都这样说了,你怎的还不答应!只不过,你若真成了长老,可要对唐门上下负责哦!”

  小乙回他道,

  “陆陆,你可别乱说笑了,这长老啊,我可真是不万万不敢做的。”

  老祖宗终于笑了,她将小乙招到身边,对着众人道,

  “如我刚才所说,我想让小乙作我唐门长老,你们是否有意见?”

  二掌柜道,

  “小乙确实不错,他将这四件信物集齐,真是不敢想象。现如今,我唐门正是用人之际,千万不能让他放过。老祖宗的想法,我举双手千赞成!”

  六掌柜也道,

  “这信物早就失去效力,但意义尚在,三位长老都信得过他,二长老也冥冥之中将这信物交付于他,我想他定然是上天派来帮助我唐门的!老祖宗,我也赞成!”

  众人都无意见,老祖宗又道,

  “小乙,你看,我门中无一反对,你再不答应,就是打老祖宗的脸了!”

  小乙憋红了脸,对众人道,

  “我只怕自己做不好,还有,若是留下来,那我可……”

  老祖宗笑笑,

  “我让你来做这长老,并非要你为我唐门办多少实事,只是这长老二字挂名,与我唐门便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!若是无事,你大可随意,去天涯也好,去海角了罢,我都管不着!只是,若我唐门真到了生死存亡之秋,希望你可得来肋上一臂之力!”

  小乙这才同意下来,对众人道,

  “老祖宗,我知道了。只要大家没意见,我做这长老便是!”

  老祖宗笑道,

  “快叫长老!”

  众人齐喊,

  “长老!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这声极大,将那四长老也给震了出来,他他靠在柱边,抱头疑问,

  “怎么,小毛儿刚当上掌门,小乙又成长老了?哎呀,想不通,想不通!”

  四长老拍着头回去,众人目送他离开,可一声惊呼又将众人眼光拉回,只见那唐直抱住老祖宗,大声呼唤,

  “老祖宗,老祖宗,你这是怎么了!快,快,小二子,快些过来看看!”

  那“二哥”连滚带爬挤了上来,气喘吁吁道,脸色惨白。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妙笔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逐尘录,逐尘录最新章节,逐尘录 新笔趣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