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尘录 十一 暗流汹涌险象环生,十之九死但活一成

书名:逐尘录 作者:芦水山芋 更新时间:2018-12-18 00:10:50 源站:新笔趣阁 转码阅读,不进行内容存储

  “这雨还有完没完啊!我这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难受的!”

  琴哥儿帮着小乙扎筏,口里不停抱怨,小乙只道,

  “快些扎好筏子,咱们先出去再说!”

  二人忙活起来,汗水雨水混作一处,体温渐失,琴哥儿被冻得脸色惨白,好容易搭好了筏子,二人披上竹叶上了竹筏。琴哥儿瘫倒在上边,一点不能动弹,

  “小乙兄弟,我不行了,我先休息一阵!”

  小乙笑道,

  “不如,你再把脚伸进水中,没准能钓上一条鱼来!”

  琴哥儿道,

  “我试试,试试!”

  他把脚伸入水中,没行多远,便被其藏在水中的草木划伤,小乙哭笑不得,

  “你这脚果然不同一般。”

  走了老远,琴哥儿问小乙道,

  “小乙兄弟,我感觉不对呢,咱们是不是走错了!”

  小乙不太确定,回道,

  “我也不知,只是直觉让我往这边走!”

  琴哥儿坐起身来,道,

  “小乙兄弟,你说咱们不会跑进深水去吧!”

  小乙道,

  “这竿子入水一直这般深浅,应该还不至于吧!”

  话音刚落,撑竿一下不见了踪影,小乙身子一晃,差点没立身形。

  “琴哥儿,你这乌鸦嘴,咱们真进深水了!”

  也是巧了,那筏子早不散晚不散,偏偏此时,二人一齐落水,琴哥儿不会水,只是死命抱住一根,他越是挣扎,越是往那深水过去。小乙被几根竹子卡住,一时过去不得。他眼睁睁看着琴哥儿漂走,自己解开绑绳时,那琴哥儿已然走得远了,也不知这水流如何来回,竟是这般迅速!小乙大喊,

  “琴哥儿,你不要着急!我马上就来救你!”

  小乙游水过去,身子突然漂了起来,竟是被水冲走。他此时方才明白过来。原来二人遇上一条暗流,竹筏散开正是在这暗流边上,琴哥儿先前进入,便被流水卷走,他此时过来,也是无力抵挡。水流太急,小乙也只能稳住身形,尽量不让琴哥儿离开自己视线范围,然后再尝试缩短二人之间距离。再看琴哥儿那边,情况似乎不太好,他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环抱姿势,此时已经再喝不下一口水了!他哪敢开口,只能强憋住气,适时再换上一口,可这不懂水性之人,又如何能够掌握得好!

  小乙不时大喊,让他头脑保持清醒,只是这激流接下来又将去往何处,他倒真有些担心了!

  二人一前一后漂了不久,小乙心头忽的纠紧!那前方竟然有处巨大漩涡!不知是不是水漫上来,这儿恰好有个豁口,水一时排不干净,便形成了这漩涡!小乙疯也似的往那边游去,他希望能赶快追上琴哥儿,一齐远离那漩涡!小乙赶到之时,二人已然来到了漩涡边缘,水不停被吸入漩涡之中,小乙不论如何努力,二人始终不能远离。二人放弃了那根竹竿,这才刚好能够稳住,不再被漩涡吸引过去。小乙大喊,

  “琴哥儿,别放弃,咱们一定能游出去!”

  这雨又大了起来,小乙呼吸都显得困难,更不用说琴哥儿了,他几近平躺在小乙身上,四肢不听使唤的轻轻摆动,口中艰难说出一句,

  “小乙兄弟,我看我是活不成了!”

  小乙喝着,

  “别说丧气话,咱们一定会没事的!快跟我一齐使力!”

  琴哥儿又被呛了水,只是对这一口,身子竟是没有反应!小乙知他已然没了意识,心急如焚!琴哥儿身子瘫软下来,小乙只一人之力,又如何能够带得动两人。二人离那漩涡越来越近,小乙只觉吸力渐大,自己和浪哥儿开始在水中旋转起来,无论他如何用力,都是一点作用也无。小乙不能放弃琴哥儿,他紧紧抱住琴哥儿,即便是死,那也一齐去吧!

  小乙只觉大水迅速漫过自己头顶,然后眼前一片昏暗,再看不清任何事物,只能感觉到琴哥儿被自己一手抱住,乖乖的,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!小乙心知难逃一劫,但仍就没有放弃,他屏住呼吸,继续寻找哪怕只有那一丁一点的机会。可这漩涡水太急,身子不由自己控制,急速往下坠去,小乙只觉胸口被压得好痛,他不住挣扎,身子猛的撞到一物,差点吐出气来。他强压下喉头涌出的鲜血,继续紧咬牙关。

  小乙背后抵在水下泥中,又觉千斤之力压在自己身上,浑身的血管就似要爆裂那般!可这水的流速明显放缓,他这才明白此时处境。原来此处就是那豁口,水流本是从这流出,小乙二人被吸入这豁口,反而将这口子堵住大半,水流放缓,可这压力又是何等巨大,小乙只是片刻便无法承受!

  无数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眼前,他狠下心来,不论如何,这是唯一的出路!他用尽全力,将身体翻转过来,再用手强撑一下,二人身子直直钻入了那豁口之中。小乙大喜,这豁口够宽,二人刚好能够竖起身子进入,若是快些到达出口,那二人没准还能有救!现在只盼这豁口始终这么宽大,还有,希望这里边没有其他阻碍才好!

  豁口宽大了不少,小乙控制不住,二人在里边打起转来。忽然,小乙后背一痛,只觉有东西穿过身体,二人也不再与那水流继续往前。小乙哪里顾得着疼痛,此时已然快到憋气极限,他不要命的扯那东西,他能觉察到是根断竹,也不知是哪个杀千刀的扔到这豁口里边。还好这竹卡得不深,小乙用力晃动,它便开始动摇,紧接着随意小乙二人一齐被水冲走。

  没几时,那前方有了光亮,小乙大喜,果然是死里求生,命不该,他只盼琴哥儿能再坚持片刻。很快,整个世界光亮一片,小乙身子腾空,只是一瞬间,便又跌入水中。小乙浮到水面左右查看,这儿仍似一片汪洋,但好在能看清东西,水流速度也平缓了不少!小乙把双腿直蹬,把琴哥儿口鼻抬出水面,他看不清琴哥儿面容,但是他绝不会相信琴哥儿已死!之前那般凶险,自己都挺了过来,此时又怎会有问题?小乙带着琴哥儿,疯也似的朝一方游去。

  小乙看到自己游了一路,便染红一路,腹部仍旧有鲜血不断涌出,一点没有止住的意思。他看着远远有几棵粗大树干,只想着尽快到达那边,于是更加用力,血却是越流越多。快到那树干时,他有些晕眩,还有一丈距离,竟是再也无法继续向前!小乙从未有过这种绝望,他呛了一口水,整个身子瘫软无力,慢慢沉入水中。他眼中发白,好似看到了阿爷,阿爷正在呼唤着他,

  “小乙,小乙!你又偷喝阿爷的酒了?看阿爷不打断你的狗腿!”

  他微微一笑,慢慢闭上了双眼。

  小乙知道自己快要死了,和琴哥儿一起,就在此处长眠下去。这水退去之后,他的尸体会被人抬到土坑中埋掉,或是被一把大火烧成灰烬。他心想,若是那明了和尚能来为他超度,那该有多好!想着想着,他再记不起事,眼前慢慢黑了下来,他知道,时间到了,这辈子,也就这样了!

 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在那一片黑暗之中,他反而有了些意识,他听到了有人在念经,那声音越来越大,越来越清晰。他忍不住要睁开眼来,可那眼皮不听使唤,始终无法开眼。小乙心想,难道这是地狱?听说地狱之中只有黑暗,无尽的黑暗,咦,他怎么没见着琴哥儿,琴哥儿应该离他不远的!他突然听到琴哥儿大声叫唤,

  “小乙兄弟,小乙兄弟,咱们可是一起出生入死,还一同逛过青楼的,你可不能丢下我哦!”

  小乙不论怎么努力,都看不到他,只好回他,

  “琴哥儿,你不要害怕,这地狱太黑,你跟近一些!”

  “哈哈哈哈!哈哈哈……”

  琴哥儿笑个不停,小乙不知他在笑些什么,问道,

  “琴哥儿,你在笑个什么?”

  琴哥大声道,

  “小乙兄弟,你睁眼看看我,看我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好看!”

  小乙觉得眼前明亮起来,难不成是道大门,隔绝了黑暗与光明?这光线刺眼,好难睁眼,他努力很长时间,终于适应了那光明,琴哥儿就在他眼前,又像是笑,又像是哭,

  “琴哥儿,你怎的一点没变,我还想着你变成了怪物,随风飘走了呢!”

  琴哥儿大咳起来,好容易才歇住,又边哭边道,

  “小乙兄弟,你没死,你没死!”

  小乙呆了半晌,琴哥儿泪水不断,滴到小乙脸上,冰冰凉凉,滑到嘴角,似乎还有些咸味。小乙口中喃喃,

  “我,我真的没死?”

  琴哥儿道,

  “小乙兄弟,没死没死!咱俩都没死!”

  小乙试着看向周围,这儿是处高地,高地上有三棵大树,二人便在这树中间,小乙问道,

  “琴哥儿,是你救了我?!”

  琴哥儿擦干泪,笑道,

  “我要有这本事就好了!咱俩也是走了大运,遇到了那明了和尚,是他救了咱们!”

  小乙神智慢慢清醒,说道,

  “难怪了!怎的没见他?”

  琴哥儿道,

  “和尚救了我二人,安抚妥当后,便继续去打捞尸体了!”

  小乙点头道,

  “这明了大师果然非同一般呢!”

  琴哥儿道,

  “可不是么!你原本没有性命之忧,他便先来救我。我醒之后,他对我讲,还好我不识水性,早早的假死过去,否则若是与你那般过来,定然是没有活路了!你看我这背上,被那竹竿戳了个洞,不过没有伤及脏腑,算是走运了!可你就不一样了,身子被穿透,还带着我游了这么远,也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!和尚说,从没见过一个人的求生欲这么强,还有,从没见过一人,宁愿是死,都绝不放开他手中早已死去的同伴!”

  小乙有些迷茫,琴哥儿哭道,

  “小乙兄弟,咱们同生共死过的,要做这一辈子的好兄弟!”

  小乙轻轻点头,回他,

  “这,这是自然!”

  小乙突然觉得身上巨痛无比,可还是咬牙忍住,琴哥儿让小乙抓住自己双臂,小乙使力,他痛得张牙咧嘴,小乙痛过一阵,觉得好些,对他道,

  “若不是为了救你,我哪会受这伤,你可别不认账!”

  琴哥儿道,

  “那是那是!待咱们回去之后,吃喝都算我的!”

  二人不停说话,伤痛也不觉那般厉害了,小乙对那明了和尚十分好奇,问琴哥儿道,

  “琴哥儿,那明了大师如何救的咱们?我失去意识之前,并未发现有人过来啊!”

  琴哥儿道,

  “哎呀,说到这儿啊,真像是杂耍一般!那明了和尚好不厉害,乘着一根青竹便过来了!不过我也是看他离去时这般,来救咱们时,我不也‘死’了么!”

  小乙心想也是,要想知晓明了和尚如何救的二人,也只有当面问他了。二人在这儿休整了半日,二人都带着伤,倒是不觉如何饿了。大树遮挡下多数风雨,二人倒也没觉如何艰苦。琴哥儿头锤在小乙肩头,扯起呼来,小乙眼皮也很重,不多时也昏睡了过去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小乙听到动静,猛的睁开眼来,只见面前一位光头微微笑起,正对着小乙,

  “你这身子,当真不错!寻常之人,受了这伤,哪里还有命活,血流了这么多,现如今看上去,气色也还不错!你还带着人走了这么老远,真是厉害,小僧也是佩服得很!”

  琴哥儿听说人声,也醒了过来,

  “明了大师!你回来啦!我就说嘛,你不会扔下我们不管的!”

  明了和尚笑笑,分别递给二人几株野菜,

  “现如今,只有这吃这个了!先将就将就!”

  小乙二人接了过来,慢慢吃了起来。之前见这和尚之时,他满脸的泥水,此时一见,竟是个英气十足的中年人,他最多有个三十来岁,浓眉大眼,方脸宽额,真好似那寺中供奉的罗汉金刚。

  明了和尚笑道,

  “不错不错,先慢慢吃,习惯了这个味道,再吃就不那么难吃了!”

  琴哥儿道,

  “明了大师,我们昨夜也吃过这东西,所以现在吃它,好像也没这么难受了!”

  明了和尚盘坐下来,正对二人。小乙一直没开口,此时终于按捺不住,问他道,

  “大师,你果真是乘着一只青竹来救我们的么?”

  明了和尚点点头,回道,

  “我远远见着你们,怕耽误了,便只划了一根青竹过来,还好这样做了,否则又如何能够赶得上救人!”

  小乙又问,

  “大师,你可懂得医术?”

  明了和尚道,

  “略通一二,能够看个小病小痛,像这般包扎止血,次数着实不多!”

  小乙道,

  “大师真谦虚了,我查看过这伤口包扎,寻常大夫如何能够做到这般程度!”

  明了和尚笑道,

  “可能是小僧做事比较细致罢了!”

  小乙又道,

  “明了大师,你这两日都在这边忙活,也不知情况如何?”

  明了和尚叹了口气,道,

  “死人太多,只怕不是小僧一人能够处理得了的!这水没有退去的迹象,哎,不知还有多少冤魂无处安家!”

  小乙道,

  “大师,你有没有想过,救一个活人,可能要比埋葬百个死人更有意义!”

  明了和尚点头道,

  “多谢小乙施主提点!”

  小乙摆手道,

  “大师你可千万别这么说,你做这些事,也是为了预防瘟疫发生,是为了救更多的人!”

  明了和尚也笑了笑,

  “小乙施主是想小僧帮你寻到你的伙伴,对么?”

  小乙有些不好意思,回他道,

  “大师果然一猜即中,是小乙私心太重了!”

  明了和尚只是微笑看着二人,二人慢慢吃完野菜,明了之才扶二人上了竹筏。小乙与琴哥儿斜靠在一起,头顶上有竹制雨伞,是明了和尚特意为二人所做。

  “这洞庭极宽极广,若是发起水来,也是比寻常江河厉害许多!咱们这儿离原来的湖岸足有三里!这水势之大,真是百年难遇!”

  明了和尚边行船边对二人解释,小乙回道,

  “这里很不容易寻对方向,大师又是如何做到的呢?”

  明了和尚道,

  “路走得多了,也就有了方向,我更相信自己的直觉!”

  琴哥儿也道,

  “大师就是大师!以后有了钱,我定要为你建上一座庙,每日在那庙中烧香祈福!”

  明了和尚笑道,

  “这真是折煞明了了!两位还是叫我明了好些,大师,真有些不太敢当!”

  小乙也觉这大师有些见外,于是说道,

  “明了大师,哎不对,明了,你说,我们的伙伴又会去往何处?”

  明了和尚道,

  “明了不知,不过明了可以带你们过去寻找。”

  小乙道,

  “多谢明了,遇上你,真是三生有幸!”

  明了和尚回道,

  “这也是我的缘分!小乙兄弟,你定然不是寻常之人,若是以后能在江湖中闯出一片天地,成就一世英名,明了也绝对不会觉得惊奇!你大可记下我今日之话,看是否真能应验!”

  小乙笑道,

  “借你吉言,若真有那一日,我便再为你建上一座庙……”

  几人说笑一阵,竹筏继续向前。

  不多时,明了指着前方,笑道,

  “看,咱们到了!”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妙笔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逐尘录,逐尘录最新章节,逐尘录 新笔趣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