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尘录 16 破庙相逢不知敌友,奇人作祟再见天狼

书名:逐尘录 作者:芦水山芋 更新时间:2018-09-27 06:19:08 源站:新笔趣阁 转码阅读,不进行内容存储

  岁月流转,光阴似箭,转眼之间,四人挤在这陆家药铺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。白日里铺中忙活,晚上到烟雨楼中小酌一杯也成为了习惯。这两三年里,云龙赕变化不大,这烟雨楼中生意兴隆一如往昔,偶有江湖人士打架斗殴,也并没有产生太大影响。几人偶有外出,最多也就在那大理城中待上几日,并未走得更远。小乙心痒至极,不过又舍不得离去,这小小药铺,早已成为自己的家。而在陆子苓眼中,唯一的变化就是,她身边的孩子们都长大了。

  三年时光,小乙已经比白青高出了半个头,二人走在一起,一黑一白,倒还算顺眼。小乙模样变化不大,用陆子苓的话说就是,还能看,中等偏上水平。白青皮肤极好,吹弹可破,那个标志性的小酒窝依然待在老地方,十分讨喜,虽不如沈沐阳那般美艳,至少也有那上等姿色。不时有婆子上门给说亲事,陆子苓总是把小乙拉在一旁认真和商量,气得小乙恨不得一把将那人丢将出去,最后她当然也只是打个哈哈,不了了之。童陆比小乙矮了半寸,只是身体单薄了不少,不过长相却是极美,经常会有人将他认作女子,陆子苓总想让他化妆成良家闺女,骗骗那些公子纨绔。

  小乙白青也常去那破庙,为了方便进出,小乙在内侧门板槽上做了手脚,陆子苓开始总责怪白青回来太晚,后来也索性也不再管了。童陆看着二人一起觉得别扭,加之也愿意单独陪在陆子苓身边,便也不去理会他俩。

  破庙便成了二人晚间常去之处,燃起一支烛火,小乙在庙中打拳舞剑,白青则坐在一旁托腮观看。每次打完小乙都是满身大汗,白青也总会适时递上一条毛巾。二人常常并肩坐在土地公身前,从屋顶那破洞看天,似乎从这里看到的天,会不大一样。有时小乙会偷偷亲她一下,白青内心也是欢喜。

  这天,月色正浓,月光穿过房顶破洞映射进来,照亮依偎在一起的二人。小乙转过头,双手拖起白青小脸,白青脸上泛起一片红晕,她轻轻闭上双眼。小乙缓缓亲在她的酒窝,

  “青青,你还记得三年前,曾经说过要和我一起去闯荡江湖么?”

  白青羞涩点点头,回他,

  “当然记得了,可是姐姐那……”

  小乙拉紧她小手,笑道,

  “我也舍不得姐姐,要不我们拉上她一起去!”

  白青皱起眉来,

  “我想姐姐定然不会同意的,你也知道她的脾气。其实当年她也只是说说而已,并不是一定要我们为她干活。后来我们变成一家人,我们出了远门,她会担心的。何况姐姐这么疼我……”

  小乙轻抚她秀发,

  “可我们也不能一辈子和姐姐在一起呀!我看找个时间我们跟她说道一番,还有童陆那小子,可真是愁人。”

  白青捂嘴轻笑,

  “那个陆陆真是越来越像个女孩子了,我就奇怪了,他这么喜欢和姐姐待在一起,怎么看起来姐姐倒像是男孩子了。”

  “哈哈,是啊。”

  “让我亲一下好么!”

  “不让,不让。”

  白青躲开他的双手,站了起来。小乙一把将她入怀中,在这一小片月色之下,二人抱在一起,没有更多言语,只有满心欢喜。他俩自然而然走到一起,也是缘份使然。

  突然这庙中响起一丝轻笑,小乙刚想抬头,却听到门外脚步声起,他刚想移出那片月色,后背就被一物抓住,二人一同飞起,最后被一只大手按在那房梁之上。二人惊魂不已,好歹小乙也是一身功夫,怎会这般容易被人制住?!小乙刚要反击,回头一看,那人出手示意不要讲话。小乙冷静下来仔细观瞧,那人也不似有甚恶意。他满脸胡渣,异常杂乱,只怕是有多年不曾整理过,再看他眉眼,又觉十分面熟。小乙努力回想,终于想起,这人正是第一次见到童陆之时,一起吃豆干那人。而在那人身旁,还另坐着四人,每人都是盯着小乙白青,脸上挂笑,眼神玩味。二人大囧,没想到这破庙里竟是躲了这么多人,真想挖个洞把自己埋进去。小乙正要开口,却被大汉捂住了嘴。这时,庙门从外开启,一人偷偷摸摸混了进来。小乙白青都认得此人,正是那刘家大管家,当日去还那薄饼之恩,管家还有让二人留下的想法。小乙觉得奇怪,不知这管家大半夜来这破庙所为何事。

  只见那管家四处张望一番,轻声呼唤,

  “秦大侠,各位英雄,你们在么?我是刘喜啊。大侠?”

  “别叫唤了。”

  只见那四人从房梁跳下,却是毫无声响,想来有着轻身功夫十分了得。小乙此时仍旧抱着白青,只觉得背后一掌袭来,被推下了房梁。二人只缓缓降落地上,小乙回头一看,只见身后挂有一条铁索,另一端牢牢抓在那大汉手中。大汉跳了下来,收起铁索,那铁索两边各有一只利爪,一大一小,一锐一钝,很是奇特。小乙好奇心起,正要问询,那大汉知道他的意思,

  “哈哈,小子,这是我的子母乾坤爪,人挡杀人佛挡杀佛,当然,也能用来抓鱼打猎,或是拿个果子取个物件。厉害吧!”

  小乙白青看着这子母乾坤爪,频频点头。要想使好这般利器,只怕不是三五年内能够轻易做到的。那大汉盯着小乙背上黑棍,道,

  “你这黑棍子看起来倒是挺结实,就是样子丑了些。要是好好改良一番,只怕也是件趁手物器。”他转过头,看着那陆家大管家道,

  “我说刘喜,你这小子也忒不厚道了,怎么也得安排个能喝酒吃肉的去处吧,我们这五个也并非那不能见人的主,在这破庙憋得实在难受。哈哈,不过话说回来,这俩后生倒是给我们演了出好戏。”五人一齐看着小乙白青,满脸奸笑,白青羞得把脸埋在小乙背后,再不敢探出头来。

  “秦大侠,等这大事一了,这酒肉美人应有尽有。”

  这姓秦大汉手一摆,打断他说话,

  “我姓秦的杀人越货,也算不上什么大侠,就随着道上兄弟喊上一声秦二哥便是。有什么安排赶紧说,哥儿几个还想看这少男少女继续……”这姓秦大汉笑嘻嘻的看着小乙。

  刘家大管家看着小乙,面露难色,那姓秦大汉向他招了招手,他赶紧向前,一阵耳语。大汉领会,又转述给身边四人,小乙白青确是一字也未听清。众人点头,姓秦大汉说道,

  “放心吧,我看没这么困难,不早说清楚了么,应该不会出岔子。”

  “还是稳妥一些才好。”那管家回道。

  “好了好了,这事就交给我这兄弟几个了,拿人钱财消灾。你先回吧,明日一早便去拜访。”他转身看着小乙,

  “要不,你们继续?”

  小乙双手不住摆动,口中嘀咕,

  “不用不用,各位大侠你们好生歇息,我们这就先走了。”说完他拉着白青,慢慢向庙门移动,刚一出门二人一齐狂奔。庙里众人放声大笑。

  直奔到了大街之上,二人方才停下脚步。小乙轻声对白青道,

  “这几人好生怪异,我觉得其中必有蹊跷,你看那几人,个个身负武艺,还隐匿在那破庙里议事,定然是有所图。嗯,明天我们去那刘家看看。”

  “小乙哥,你说是不是那盐铁商路特权交接一事,我突然想起,好似就在这一两日了。”

  小乙点点头道,

  “只怕是了,这刘家人怕突生变故,于是请来这些高手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  “嗯,应该是这样了。”

  小乙拉着白青来到药铺门口,他轻轻挪动门板,缓缓抬起,随白青一起钻了进去。铺里陆子苓童陆一里一外都已熟睡,只听得陆子苓鼾声轻细,十分悦耳。小乙又在白青脸上亲了一口才放她进了里屋,白青捂着被亲的脸颊,小心翼翼躺在陆子苓身边。小乙也躺了下来,把一只大腿放到童陆腿上,只是那童陆竟是毫无反应,小乙有些心事迟迟无法入睡。

  第二日一大早,刘府外就聚集了众多看客,想来都是来看这盐铁大权交接一事。在这大理国,盐铁之事大都为官家控制,虽偶有私产之事,也大都不成气候。这沘江之上,盐井众多,便是这云龙赕主要经济命脉所在。有了这纵横交错的盐马古道,才让这云龙赕有此繁荣景象。这云龙赕刘家与王家都是名门大家,人脉甚广,也算得上是这官家之人,其势力之大可想而知。他们自祖辈起便着手这盐铁之事,也曾亲手打通这盐铁商路,其中关系之复杂,只怕官府也很难处理。因而这官家也倚仗这两大家族,两家拿了好处,当然也担了诸多风险。

  这刘王两家皆从事盐铁商事,也各有自己商路网络,加之那大理城中有高官巨贾支持,表面上也还算客气,只是谁都知晓,这刘家始终要盖过王家一头,只因那背后靠山权势遮天。而三年前许家长子死于刘家,许家老爷悲愤欲绝,虽说没对刘家下那黑手,却是将转而亲近那王家,这让刘家受伤不小。只因那刘家背后高官本事,才未让刘家盐铁大权早早旁落他人。这不,此时刘家已是无力回天,只好妥协,奉命将这大权交于王家。对于云龙赕百姓来说,这王刘两家其实并无不同,皆是狗仗人势之辈,不过以后云龙赕只有一家独大,只怕这是更不如往日了。刘家本愿私下处理,怎知王家态度坚决,早早便定下交接日期,还闹得满城风雨,生怕有人不知。刘家公子虽说不悦,却也只好认了。

  正是赶集时辰,可街上行人无几,人们都堆到了这刘府门外。人群一阵攒动,让出一道通路。只见那王家两位公子一前一后走上前来,众多家丁和习武之人将人群分将开来,留下两位公子居中而立。只见两位公子皆是风度翩翩,不时向圈外百姓抱手躬身,一点不显平日嚣张气焰。那王家大哥三十一二年纪,朝那刘府大声叫唤,

  “世杰啊,让这些乡亲们一起做个鉴证吧。”两兄弟相视大笑起来。

  刘府门开,众家丁一齐走出,脸上尽是不忿之色。四人抬着一张摇椅走出,椅上躺着位老妇,衣着朴素,脸色却极为为难看,正是那刘家老太,三年前一病不起,人人都觉她时日不多,可转眼三年过去,她依旧能吃能喝,众人也只叹这生在富家命好而已。老太身旁一人手扶竹椅,在她耳旁说话,正是刘家公子刘世杰。椅后跟随着众多汉子,一看便知是些江湖高手。小乙也发现,昨夜破庙里的几位大汉也身在其中。这王家两兄弟一见老太,瞬间变得极为恭敬,二人低头弯腰,双手空中拜服,

  “这种小事还惊动刘奶奶,是满金满银无礼了。”

  不等刘奶奶说话,刘世杰大袖一甩道,

  “哼,要是觉得无礼便将这若干人等散去,好你个王满金王满银,就想看我刘家出丑,整这么一出戏,你们倒是扮上红脸了。”

  “世杰兄严重了,咱们话不多说,马上开始吧。”

  刘世杰从怀中拿出印鉴,向刘老太请示,老太微微点头。刘世杰走上前,直接塞入王满金手中,便转身招呼家丁回府,只听得身后王满银大嚷起来,

  “世杰兄呀,我们这多少年交情,如此大事怎可草草了事,想你刘家这般无有风度,可是要让世人笑话了。”

  刘世杰回道,

  “你又要如何?”

  王满银正色道,

  “世杰兄,你只需双手持鉴,躬身敬于我兄长便可。不算为难你吧。”

  刘世杰满眼怒火,刘老太轻轻拍他手背,这才泄下怒火。他走上前来,取回印鉴,躬身敬于王家大公子。可恨那王满金视作不见,只顾向围观众人招手。众人都觉好笑,想这刘家公子往日里威风八面,何曾需要看人脸色,今日里被这没甚本事的王家兄弟一番羞辱,只怕以后都再难起身了。刘世杰紧咬牙关,极力压制心中怒意,想来也是为了整个刘家着想,不想再授人以柄。

  好一阵子,王满金终于看向刘世杰,故作歉疚,

  “吆喝,世杰兄啊,这怎么使得!”

  王满金一把拿过印鉴,满眼得意之色,他双手举起,向着那刘家众人傲视一番。

  正炫耀间,忽的,一支羽箭破空而来,唰的一声,正好射中那印鉴下方。这箭力道不多不少,刚好穿过王满金手掌,将他两手紧紧连在一起。王满金尖叫声起,众人皆是哗然。只见那印鉴滚落在地,表面仍却并未沾染到一丝血渍。血水从王满金手掌缓缓流出,洒落满地,王满金哪里吃过这等痛楚,惊叫连连,他大声呜咽,却是不敢使力,只能任由那箭留在双手之间。几位王府家丁赶紧上前,将大爷带回。王满银大怒,大手一招,众位江湖人士一齐上前,要与那刘府之人好好理论一番。刘府虽说失势,却仍有拥护之人,其中江湖好手也不在少处。顿时双方剑拔弩张,就要开战。只听那王满银大声叫喊,

  “这刘家早就不如从前了,以后更是无法翻身,你们不要插手这事,我记得各位,以后大家来我王家,好处自然不会比刘家少了。如若一定要成对手,没准今天就要把命搭在这里!这刘世杰欺人太甚,欺人太甚!”

  刘府家丁大都心惊,虽说在这刘府干活,可真要为刘府拼命却是千万不能。刘世杰看着众家丁畏畏缩缩,却是大笑起来。想他刘家平日对待下人也算不薄,在这生死关头却无人愿为其出头。突然,刘家老太昏晕过去,刘世杰让人将老人抬入府内,从身后二待手中取过双剑。他拔剑出鞘,剑芒闪动,耀人双眼,剑锋直指那王满银,

  “王家小子,你要敢上前,定要你血溅当场!”

  那王满银虽是个怂货,但有从江湖好手在旁,也还是有了些胆气,他提起嗓门道,

  “你伤我兄长,这账怎么算!若是你自毁双手,还则罢了,否则定然要你好看!”

  说完他一招手,众人齐齐上前与那刘家公子对峙。只听又是一箭射来,直直穿过王家这边一人胸口,顿时刀挥剑舞,双方战在一起,围观人等皆是向后急退。小乙只觉刚才那箭有些古怪,因此也就多留了些心,这一箭他便隐约见到远处有那一抹嫣红,可也只是一瞬间的事,并未看得真切,想要阻拦也无可能。但唯一能断定的是,这人定是要双方斗个你死我活才肯罢手。

  王满银倒是见过这等打斗场面,何况自身人手是对方数倍,倒也不太担心,他慢慢退到后边,垫脚观瞧。小乙很是奇怪,昨夜见到的几人却并未出手,只是默默站在刘府门口。小乙心中为难,自己上前帮也不是,不帮也不是,后来想想这两家平日行事,也就不动这心了。

  不一会,那刘家公子身中数剑,已然全身浴血,可他依旧左突右挡,无所畏惧。眼看一剑将至,正刺刘家公子眉心,来势之快,只怕这公子就此殒命。王满银一见,大喜过望,在一旁鼓起掌来。怎料剑尖离额寸许之时,一把大刀从侧面袭来,将这一剑荡开,剑尖在刘世杰额前划下一道血线,一丝黑发随风而落。只见那持剑之人虎口欲裂,长剑随刀一齐钉入刘府大门。随后,一人朝那刀剑一齐飞起,拔出刀剑卷入怀中。小乙看得真切,来人正是他心目中的好汉,姓向名天狼。

  这向天狼在大理国也算是响当当一号人物,虽说兄弟四人已去其三,但任是何人也不敢小觑于他。向天狼一出现,双方一齐停手,众人皆被他气势所折,不敢造次。向天狼将剑丢还于那人,慢慢说道,

  “既然刘公子已然身负重伤,却不知为何要痛下杀手。我看双方都有失德,便就此住手如何!”

  王满银满头是汗,面对这样的对手,心中也是害怕得紧。正犹豫间,又是一箭而至,王满银甚至没有一丝反应,那箭便已直直刺入他肩头。王满银向后倒去,正好有家丁将其扶住,他疼痛难忍,口中仍是清晰,

  “给我杀了这刘世杰,杀了对面所有的人,赏钱要多少给多少!”

  这些江湖中人深知这王家公子虽说颇为纨绔,但却极为爽利,赏金定然不会少,大都已然心动,何况今日这事,早有人暗中报备,即便是杀了人,也不会被牵连。他们知自己人多势众,一拥而上,要把对方一刀砍死。谁知这向天狼勇悍无比,却是无人能够近身,而那刘世杰的两位剑待拳脚功夫也甚是了得,赤手空拳便将一人锤倒在地,令其再也动弹不得。形势急转之下,这刘家多了三名好手,反而是占了上锋。小乙深觉奇怪,那腰附子母乾坤爪之人却迟迟未有动手,不知是何原由。王满银显出畏惧之色,那刘世杰举起双剑朝他扑来,他竟是伸手要把自家家丁拉至身前。只可惜他一手无法用力,另一手则沾满鲜血,根本使不上力,他瞬间屎尿齐流,只眼睁睁等着那双剑迎面刺来。

  突然一根铁索从身后飞至,索上那物噗的抓入刘世杰右肩,一时间便是血肉模糊,小乙定睛一看,正是那子母乾坤爪中的母爪,此爪稍钝,用于抓取物件则能保证不被爪尖所伤,但这一爪却牢牢定入刘世杰肩膀,可想这使爪之人劲力之足。刘世杰向后急倒,双剑向上抬起,那王满银算是捡回一条小命,只见坐倒在地,浑身臭不可闻。

  向天狼怒不可遏,转身劈向那使爪大汉。那大汉努力要与向天狼保持距离,可向天狼也是身手了得,不断近身,二人终是保持一定距离缠斗起来。众人都不想这刘家众人中竟有反叛之人,也都面面相觑,一时间竟然忘了打斗。那使爪大汉的四位同伙与两位剑待斗在一处,这才让众人继续打斗起来。那刘家人手少了太多,除了两位剑待和向天狼,其余人等都已经被制服,刘家公子被剑待护在身后,满身是血,双眼通红。突然一支短剑刺入左剑待胸口,那剑待也是了得,一拳将那人击飞,可自己早已身受重创,再这般搏命相救,已然是不活了,他望向刘世杰,口中喃喃,瞠目而亡。

  眼看这刘家一方即将被全数击毙,那向天狼狂嚎一声,手上青筋暴起,双眼布满血丝,他一把撕烂上衣,后背赤裸着恶狼纹身,整个身体遍露杀机。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妙笔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逐尘录,逐尘录最新章节,逐尘录 新笔趣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