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尘录 18 事态平息恩怨难解,酒醉梦醒竟是别离

书名:逐尘录 作者:芦水山芋 更新时间:2018-09-27 06:19:08 源站:新笔趣阁 转码阅读,不进行内容存储

  王刘两家恩怨已久,却也没想到如此之快就已然了结。刘家老太果然言而有信,第二日便开始遣散家丁,一日之间,刘府已是门可罗雀,再无往日热闹情景。刘老太众多儿子没有一个有出息,老太爷死后,都是这刘家老太主持府内事务,这孙儿刘世杰,虽说经常横行乡里,但在经营家族生意待人接物之事上,却是颇有天赋,这刘家老太便慢慢让这孙儿接手。三年前刘世杰外出半年有余,便是四处打通与稳固商路,怎知那许家少爷惨死刘府,这才让大好形式急转直下。这刘家一倒,王家便成了这云龙赕唯一大豪,此后众人看那满金满银,多少也会平添些畏惧之感了。

  这刘家虽说散尽了家财,但昔日友商也是遍布大理国,要想谋求个活命差事想来也不太难。刘家老太本想将子孙全部赶出刘府,怎知那刘世杰死活不依,于是祖孙二人便在刘家老宅住了下来。那些曾经受过刘家恩惠之人,却无一前来探视,当然,更多只怕是屈服于王家淫威。那刘家风宅无人再管,却仍然挤着不少闲散人员,他们可不管那刘家是否还在,只要有住的地方就满意了。

  说来也是怪事,那刘老太眼看就要入土的人,愣是又活得精神起来,虽说仍旧无法站起,但心思敏捷较之常人丝毫不差。相反,那刘世杰却是一蹶不振,如死人一般。刘老太看不过去,厉声呵斥,可刘世杰却总是装作听不见。

  那王家恶少找来两位三十多岁妇人,说是要给刘老太当个丫环,照顾起居,不过任谁都明白,这只是稍微撑下面子而已。刘世杰当然也不拒绝,毕竟他一个大男人,照顾奶奶确是有所不便,况且又听够了奶奶唠叨,正好求了个清静。那王满银使坏,不时令人送来酒水吃食,刘世杰也毫不客气,一天只与这酒水为伴,王家兄弟见他如此,酒就送得更勤了。

  自那王刘两家大战十日之后,一切都已回归了平静,陆家药铺也一如往昔。这年初开始,每日有一半的病人由白青负责诊治,到这七月之后,陆子苓已经不再主动看病了,偶遇疑难她才上前指点。白青性格温顺,诊病也是极为仔细,多数病人都是赞赏有佳。此时,陆子苓坐在摇椅上,半眯着眼,可脸上却一点也不轻松。这十日以来她皆是如此,小乙白青童陆三人也觉奇怪,不知姐姐这些天都在想些什么,偶尔唤她,她也总要好一会才反应过来。

  陆子苓突然睁眼,满脸兴奋。她伸手指向童陆,大声道,

  “陆陆,走,跟我去买好吃的。”

  童陆一脸茫然,却也没多想,放下手里活计,背着竹筐跟陆子苓走出药铺。小乙白青听说有好吃的,也是一阵比划,要那童陆买这买那。想那陆子苓平日里很少下厨,但其实她厨艺不错,加之有独家配方,这配方只她自己下厨之时才会加上少许,小乙三人都好这口,因而只要是陆子苓掌勺都会欢欣鼓舞。平日里四人做饭,都只在店铺门口支上小锅烹煮,四人饭菜简简单单,倒也都吃得香甜。可当陆子苓和童陆回来之时,小乙白青皆是傻眼。只见童陆一脸不情愿,身后背着一口大锅,想来是从那烟雨楼中借来。陆子苓背后背着满满一筐食材,手中还抱着一大坛酒水。她笑嘻嘻看着小乙白青,道,

  “快把店门关了,收拾东西,待会儿我来下厨。今晚咱们好好喝酒吃肉。”

  小乙赶紧上前接过酒坛,抱在里间放下,又把门板合起。白青洗菜切肉,异常熟练。童陆抱来石块架起大锅,洗洗刷刷。陆子苓看着三人,倍感欣慰,她这晚定要拿出那看家本事,让弟弟妹妹好好品尝一番。一切收拾妥当,陆子苓挽起袖子,开始大干一场。只见她铁铲飞舞,恰似舞蹈一般,甚是好看。小乙三人在一旁看得直咽口水,待到一碗菜出锅,总是习惯性的由两人一起端入铺里,以防个人偷吃。童陆不肯让小乙白青一起端菜,因而每次上菜都会有他。不多时菜已上齐,五荤七素,来了个十二分完美。小乙三人眼神放光,滴溜溜乱转,要知道陆子苓可是很少做菜的,偶尔下厨也只做一两个,像这样摆上一大桌,那是从未有过的事情。

  陆子苓拿出大碗,给四人都倒上酒水,她端起酒碗道,

  “来来来,今天是个好日子,一起干上一碗。”

  四人一齐举碗,共同饮尽,连平日里喝酒极少的童陆也一口喝完,因为他知道只要喝完就能吃菜了。果然,陆子苓大喝一声,

  “开吃!”

  小乙三人运筷如飞,吃得极为舒爽。

  陆子苓又将酒水满上,看着三人狼吞虎咽,她浅浅一笑,将碗中酒水一饮而尽。三人吃得开心,却并未发现陆子苓只是自顾喝酒。陆子苓放下酒碗,对小乙说道,

  “小乙啊,你来这多久了。”

  小乙咽下口中饭食,道,

  “我和白青一起,快要三年了呢。姐,你不是说要我给你干三年活么,哈哈,时间马上就到了!”

  陆子苓用筷子轻敲小乙手背,

  “哼,你这是记恨我不是!”

  小乙傻笑起来,

  “最开始还是有些记恨的,可到后来,我发现跟你待在一起,我和白青每天都很开心的。后来陆陆也来了,变成四个人,我们这药铺就更加热闹了。现在你想赶我们走,我们都赖着不走了,哈哈哈。对了,姐,你什么时候给找个姐夫呢!我们都很着急呀!”

  陆子苓嫣然一笑,

  “你个小鬼头,你姐这么优秀,这么能干,当然是宁缺勿烂,宁缺勿烂了,哈哈。你这小子,不会是看上哪家姑娘了吧!”她斜眼看着小乙,满脸不屑。

  小乙看看陆子苓,又看看白青,只好低头吃菜。

  小乙刚才的话对陆子苓看起来也很是受用,她笑了笑,接着道,

  “小乙,你现在还想要去那江湖闯荡么?”

  小乙收敛笑意,放下筷子,他有些迷惑,

  “姐,你不会不要我们,要赶我们走吧?!”

  白青童陆都放下筷子,看着陆子苓。

  “姐怎么会不要你们呢,你以前不是老说要去闯荡江湖,我还以为你忘了这事了呢!我还怕你把白青给蛊惑走了!”

  四人一齐大笑起来,小乙尴尬的摸摸头道,

  “姐,说实话,我一直都想!不过顾大娘也说得对,我年纪还小,只怕是很难去承受这江湖的风风雨雨,要是长大一些,肯定是要上很多的,而且现在不止我一人。”

  陆子苓一筷子打在小乙手上,

  “嘿嘿,就你那本事,要是把白青交给你,不得让我整天担惊受怕的!”

  白青抢道,

  “姐,小乙哥现在可厉害了,那日与那高人缠斗也丝毫不落下风呢!”

  陆子苓捏了捏白青脸颊道,

  “呵,你这小女子,这可倒好,还没嫁人就护着他了。”

  白青羞了个大红脸,陆子苓看着她,也是好笑,

  “白青啊,你嫁人的时候,肯定会美得不像话!改明儿我多叫上些年轻公子,让你可劲儿挑挑,别轻易就便宜了这黑小子。”

  白青有些扭捏,把头低到了腿上,支支吾吾说道,

  “姐……小乙哥,他……”

  童陆打趣道,

  “要不改明儿就让顾大娘大摆宴席,咱们可好久没热闹热闹了!”

  白青挥舞粉拳,正要打,却看见小乙正向自己傻笑,陆子苓童陆一齐对他叫道,

  “关你什么事!”

  小乙吃瘪,闭上嘴偷看三人。

  “来来来,咱再喝上一碗。”三人不觉有异,也是一齐饮尽,十分尽兴。

  “姐的手艺怎么样!”

  童陆抢答道,

  “用你的话说,就是好的不像样子!”

  陆子苓抱起双手,

  “哈哈,那你们可要多吃点,以后我可不会轻易下厨了!”

  三人接着吃菜,竟是有些争抢。陆子苓看着他们,眼中尽是怜爱之色。她又接着道,

  “小乙啊,你可要把武艺练好,要不以后要有人欺负我们,你帮都不上忙,那可是大大不妙。”

  小乙拍着胸脯,

  “姐,你放心,我每日都在练习,而且我拼命也会保护你们的。”

  陆子苓斜眼看他,

  “说大话谁不会,不过对你,我还是比较放心的。”

  她看着白青接着道,

  “白青啊,这两个小子都不靠谱,有时候还得靠你自己来。还有,千万别把他俩惯坏了,该收拾的时候一定要好好收拾。”

  白青掩嘴轻笑。陆子苓手指童陆,

  “你这小子,心思倒是很细,但别老用错地方。”

  童陆摇摇晃晃,有些迷惑,

  “姐,我怎么感觉你像是在嘱托,在道别!”

  小乙白青皆是一振,一齐道,

  “姐,你不会……”

  陆子苓打断他们,道,

  “姐喝多了提醒一句也不成啊!”

  三人这才释怀。陆子苓大声道,

  “来,再喝上一碗。”

  三人虽觉有异,却也都端起碗来,酒碗交错,四人一饮而尽。这梅子酒虽说不易醉人,但也不能喝多。童陆不胜酒力,就有些吃不消了。可说来也怪,这小乙酒量本是极好,可就只喝三碗便像是醉了一般,不对,是真醉了。陆子苓自己满上,泪水洒出滴入碗中,看着迷醉的三人,久久不能言语。

  这天色尚早,小乙迷迷糊糊醒了过来,依旧与往日一样打拳舞棍。半晌,天色微亮,童陆醒来,看到小乙坐在门口,他披上外衣走了过去,坐在小乙身旁道,

  “小乙哥,我好饿啊。”

  “嗯,我也是啊,这感觉好奇怪啊。”

  童陆揉了揉眼睛,继续道,

  “昨晚吃了这么多,怎么这天还没亮就饿得很了,也真是奇怪。”

  里屋门开,白青走了出来,来到小乙身旁坐下,

  “好饿呀。”白青轻声道。

  小乙拉了拉她的手,说,

  “姐姐醒了没,咱今早去外面吃。”

  白青怔了怔,

  “姐姐没在啊。”

  “啊!”小乙童陆站了起来,一起跑进里间,白青也跟了进来。只见方桌之上摆着一只篮子,打开篮盖,里面装有几碟精致点心。小乙拿起一块塞入嘴里,大叫一声,

  “这真是太香了!你们也来点。”然后他一手一个点心,分别送入白青童陆嘴中,三人一起大呼好吃。正自顾高兴,童陆移了移篮子,这篮子下方压着一封书信,他小心打开信纸,上面赫然印着六个大字,

  “找我男人去了。”

  三人大惊失色,童陆就要奔走出去,被小乙一把拉住,他大喝道,

  “你要去哪?”

  童陆大叫,

  “当然是去找姐姐!”

  小乙抓住他,在他耳边喊道,

  “你知道姐姐在哪么?你这怎么找!”

  童陆被小乙轻松制住,却仍在不停挣扎,

  “我不管,我要去找姐姐!”

  小乙面露凶色,童陆这才慢慢冷静下来。

  “你给我醒醒,再乱来我抽你啊!”

  三人坐在一起,小乙轻声道,

  “姐姐就这样走了,定然是不愿我们同去的。”

  白青接着道,声音有些颤抖。

  “是啊,要不姐姐肯定会带上我的。”

  童陆拿起那张信纸,想想轻声说,

  “姐姐找她男人去了,我想这男人就是顾大娘提到过的那个小白脸!”童陆满脸愤怒之色。

  小乙白青齐道,

  “难道姐姐去了那大宋国?!”

  童陆点点头,平静下来,仔细琢磨了一下,说道,

  “我想我们已经睡了一两天,姐姐早就走远了!还有,小乙哥你酒量这么好,是不是也喝醉了?!”

  小乙想了想,点了点头。童陆看着他,

  “那就是了,我就一直奇怪,姐姐为何一下做这么多好吃的,看我们的眼神都变了。我只当她是想好好鼓励小乙哥,也就没多想。现在看来,她定是在这酒里下了迷药,够我们睡上一两天的。当我们醒来时,她早就到了大理城,或是其他地方!那里四通八达,要想再找到她就太困难了!”

  小乙想想,点点头,

  “那我们要去找姐姐么?!还有,为……为什么姐姐不带上我们!”

  童陆拿起一块糕点放入嘴中,

  “可能觉得带上我们,麻烦吧!哼,不行!不管你俩去不去,反正我一定要去找她!”

  白青看着这两人,轻声道,

  “小乙哥,我们和陆陆一起去找姐姐吧!”

  小乙边吃点心边说,

  “我终于明白那天姐姐那话的意思了,她就是要我好好保护你俩,这样她也走得安心!”

  突然小乙双眼炯炯,大叫道,

  “对呀,咱们就边找姐姐边闯荡江湖啊!对呀,就这么办!”

  童陆斜眼看他,哼了一声。

  “你呀,跑不了,姐姐把你交给了我,你呀就认命跟着我走吧,哈哈!”

  小乙白眼看他,

  “你知道怎么走么?!”

  小乙无言,他也确是不知该去往何处。

  童陆瞪他一眼,缓缓道,

  “依我看,姐姐会先到大理城,再北上,经会川建昌二府,然后进入大宋巴蜀境内。”

  小乙白青满脸疑惑望着他。童陆指指白青,道,

  “也就是你家!”

  白青大惊,她从何处来只告诉过小乙,童陆却一下就说了出来,让她大感诧异。

  “陆陆,你怎么知道我是那里来的!”

  童陆摊了摊手,

  “你虽然刻意掩饰口音,但偶尔也会蹦出些惯用方言,我们经常在那烟雨楼中忙活,这巴蜀客人也会得不少,多听几次就明白了。其实我早知道了,就你俩还以为隐藏的很好。”

  小乙白青无奈,看来玩心思果真不是童陆对手。童陆话题重回陆子苓这边,用手在纸上划拉着,接着道,

  “姐姐那男人便是大宋来的,她应该是要去那大宋国的。目前来看,姐姐第一站定是先到那大理城,这个应该不会有疑问。”

  小乙白青点点头,又听他边划边道,

  “到了大理城,大致有三个方向可走,向北,向东,向南。你们可别忘了,姐姐除了要找男人,她还是位良医,那日她看小乙的样子很是欣慰,我就在想她定是想起当年也似小乙哥那般要去救那天下人。最近听说这北方诸郡多发水患,疾病肆虐。所以对姐姐来说,这里是最佳选择。”

  童陆指指点点,在小乙白青深感佩服,又听他道,

  “从这西北去往吐蕃,姐姐只怕是不会去,而向东北经北川建昌两府,过大渡河便入了大宋巴蜀之地,这里应该是她要去的地方!”

  童陆咽了咽口水,继续道,

  “姐姐嘴馋,她早就听闻那巴蜀之地美食多不胜数,景致也是极美,想她这一路之上一边享受美食美景,一边治病救人,真是快活。我想,那才是她想要的生活啊。不论她是否真要去找那小白脸,这条路线应是最佳无疑。”

  童陆用手指在桌上敲得咚咚直响,小乙白青听他一说,好似姐姐就是如此那般,对童陆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。小乙攥拳童陆双手,

  “陆陆啊,你真是太厉害了,难怪你叫童陆呢,就是要跟我们同路啊!你看我们这么有缘……”

  童陆使劲抽出手来,打断他道,

  “你少来,赶紧收拾东西,咱们一会就出发!”

  白青想了想,缓缓说来,

  “可是姐姐可是把她的药铺都留给我们了,我们就这样走了?这药铺怎么办?”

  小乙童陆闭紧嘴唇,欲言又止。想这陆子苓独自一人在这药铺一住十余年,又怎么忍心舍下这份祖传家业呢。三人再不言语。白青眼神一瞥,在床边发现一个精致药箱,是她从未见过的,不免生起好奇之心。她打开药箱,里面装有许多碎银,还有不少书籍药本,书中夹有房产地契之类。童陆看了看,对白青道,

  “白青,姐姐这是把药铺交给你了。还有这些药书,她是希望看到你医术精进,造福世人!”

  白青默然无语,又听童陆道,

  “依我来看,既然行医,在哪里都能治病救人,何必拘泥于一处。我们跟随姐姐去路,既能有机会与她相聚,又可治疗更多病患,还能圆了小乙哥的江湖梦,何乐而不为呢!”

  白青一听转忧为喜,她取出房契,询问童陆。

  “嗯,这个,我要想想。”童陆托腮半晌方道,

  “这房契当然要留着,也算是为姐姐留点念想。我想,这一走,短则数月,长则数年,要不我们把这钥匙与房契都交由顾大娘保管,请她每隔半月让人打扫一番,如若大家回来,马上就能开门治病了!”

  白青拍手称赞,

  “陆陆,你真的太厉害了!就按你说的办!”

  小乙欣然同意。三人愉快的收拾完东西,一齐走向那烟雨楼。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妙笔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逐尘录,逐尘录最新章节,逐尘录 新笔趣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