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尘录 四一 哪得直面避之不及,再见旧识危机四起

书名:逐尘录 作者:芦水山芋 更新时间:2019-05-04 00:00:53 源站:笔趣阁info 转码阅读,不进行内容存储

  小乙看着林梵,摇头叹息,

  “那你现在寻到了他,一切也都好了么?“

  清玄沉默下来,他与林梵之间,似乎还有不少芥蒂,是否真的能够长久,那就要看二人的造化了。林梵看起来,对清玄也是有些情谊的,否则他绝计不会有这等表现!清玄一往情深,小乙虽然不喜欢林梵,但也希望清玄能够如她所愿,与林梵成就一段佳话!更何况,若是真有这清玄跟在林梵身边,兴许他做恶之时,也多少会有些顾忌,不会像以往那般肆无忌惮!

  小乙问清玄道,

  “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恶人,即便如此,你还是愿意跟着他么?“

  清玄笑笑,轻声回他,

  “这有什么办法,我早就把自己的所有一切都交给他了!即便人人都要他死,我也会永远站在他身后,默默关心他,爱护他!“

  清玄抬起双手,向三人展示她身上的衣衫,笑道,

  “其实,我早不算是出家之人了!可林大哥说,他喜欢这姑子的衣服,所以,我便一直穿着它!“

  清玄取下头顶的小帽,一头黑发已然有了三寸多长!她解开发结,慢慢归整起来,又道,

  “以往从未留过头发,这次留下,便不再剪了!“

  月儿过来帮她,她也没有拒绝,理顺了头发,看上去,更多了些女人味!

  月儿道,

  “清玄姐姐,这样看来,你可又是美了几分!“

  清玄轻轻一笑,用手刮了刮月儿的鼻头,回她道,

  “我真是挺羡慕你的,有个心疼你,愿意陪着你的男人!而他又是正直勇敢,温柔善良,真是世间难有的好男儿!“

  小乙听了这话,心中受用的很,只是傻傻笑着看她二人。

  月儿嘻嘻一笑回道,

  “清玄姐姐,你是怎么看出来的!“

  清玄道,

  “一个人的品性,从他的眼神之中便能看得出来,我看到小乙的眼神,便如我所说的那般!林大哥,他就不一样了,他的眼中,一片浊恶,难有清明之时!“

  月儿挽住清玄的胳膊,又道,

  “兴许林梵的真情,只会对你一人显露!“

  月儿瞟了一眼小乙,小乙盯着她身后,迅速回头。那林梵不知何时清醒了过来,那目光极具穿透力,死死盯着清玄。月儿放开了手,轻声说道,

  “清玄姐姐,你,你的林大哥醒来了!“

  清玄不急回头,拾起丢在一旁的小帽,轻轻戴在头上。

  林梵说话了,声音微微有些颤抖,

  “我是个恶人,人人得而诛之,我不配有妻室,更不配有孩儿!“

  清玄慢慢回头,对林梵嫣然一笑,只道,

  “林大哥,咱们再不理世间仇怨,便在这山水之间共度余生可好?!“

  林梵大笑起来,狂吼一声,

  “这世间早没有我的容身之处,我只有不断的强大自己,才不会被人杀死!只我一人,死了也就死了,若是你跟着我,我又如何能够护你周全!“

  林梵这般说来,看来他还是在乎清玄的,他不愿清玄跟着他一同冒险,一同受难,所以,这恶贼心中,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良知!

  清玄泪水轻轻掉落,声音却仍旧那般平静,

  “林大哥,难道你还不明白么?我只要你在身边,便再无所求!你生我生,你死我死!我历经千辛万苦寻到了你,可你刚一见我,便要我走,你知道我心中有多痛么?!我不甘心,我不甘心!我知道你没有真的醉倒,我把我们的故事讲给他们听,其实,也是想让你明白我对你的情谊!“

  林梵大口呼吸,又道,

  “不,不,我不能再继续占有你,你应该有更好的生活?!“

  清玄道,

  “连自己想要的都得不到,又何谈更好的生活?林大哥,你告诉我,我要如何才能过得更好?是回庵里继续做我的尼姑,还是学上一门手艺,赚个小钱养活自己,或是嫁给他们做个偏房小妾,若还不行,也能到那青楼陪客人吃酒谈心?“

  林梵面目狰狞,不住的挠头,回道,

  “别说了,别说了1“

  清玄道,

  “林大哥,你不急着做决定,我不会轻易放弃的!你若是想通了,便回头过来寻我,我永远都会跟在你身后,即使相隔千里,也会不断往你那方靠近!“

  林梵听完,飞身起来,把那大刀握到了手中,他双眼血红一片,似是疯了那般!他哇哇叫唤起来,带刀冲向水边,小乙怕他做出什么事来,于是取了长棍带上,跟在了后头!

  林梵并未走远,只是奔到了那巨瀑边上,他往水里砍了几刀,大声怒嚎,

  “我恶人,不可以有感情,啊,恶人,不可以有感情!“

  说完,他握紧大刀,冲主了巨瀑之中。对这里,小乙也是异常的熟悉,二人一同在此处练功也有些时日了,小乙知道,林梵是在发泄心火,自己若是跟进去,只怕成了他的撒气桶!于是,小乙在边上守了一阵,依稀听到里边动静还算正常,这才抽身回来。

  清玄与月儿童陆正在说话,看着小乙回来,也都投来的问询目光,小乙坐下喝了一口酒,这地说话,

  “他只是想要找个地方发泄一下,待他力竭,一切也都好了!“

  清玄点点头,道,

  “多谢小乙,我还有一事想要求你!“

  小乙疑惑看她,问首,

  “清玄姐,有什么话,你尽管说!“

  清玄认真回道,

  “小乙,我能看是出来,你是个好人,好人和恶人又怎么会相处得来!你和林大哥之间,或许早晚会有拔刀相向之日!如果真有这天,我希望你能留他一条生路!若是怕他再做恶,便废了他的武功,叫我带着他隐居山林,度那余生!若是,若是他非死不可,那也请你让他死得痛快一些,并保留个全尸,我下辈子为奴为马,也是任你驱使!“

  小乙听了,心中不是滋味,回她道,

  “林梵的武功在我之上,我要想杀得了他,只怕不是短时间能够做到的!“

  清玄笑笑,回他道,

  “我看人一向极准,在庵里见过不少人,为人看面,也是从未说错过一次!你能否答应我呢?“

  小乙认真点头,回她道,

  “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我一定按你说的来做!“

  清玄轻笑一声,举起了酒来,说道,

  “小乙,我敬你一杯!“

  小乙与她皆是一口喝完,清玄握着月儿双手,对她道,

  “月儿,你便是那见证了哟!“

  月儿咬着嘴唇,认真点下头来!清玄这才长叹一声,抬头看天。这落日已尽,只能见着一片晚霞,由近及远,越发的艳红!林子里边黑得极快,没几下,便只能见着眼前的火光了!

  清玄有些担心林梵,问道,

  “林大哥,他不会有事吧!“

  小乙回她,

  “放心,不会有事,他在此处练功已有半年之久,闭着眼睛都能出来!咱们再等上一会儿,若是他还不回来,我再过去寻他!“

  清玄面色凝重,似乎有些担心,小乙也只好说道,

  “清玄姐,你别着急,我马上过去看看!“

  小乙说完,立时动身。到了巨瀑边上,听得里边的林梵仍在喊打喊杀,他放下心来,大吼一声,

  “我说你有完没完,人家可是一直在等你答复!“

  小乙这吼声极大,那林梵应该也是听得到的,过了一阵,里边隐约传来一丝声响,可又分辨不清他究竟说得什么!小乙又吼上几句,里边也是再无回应!他想,这林梵不会要在这巨瀑下边练上一整夜吧!若真这样,那自己又何必在此处干耗时间!他又吼两句,然后往回走去。

  小乙回来,刚要说话,却是发现了有些异常。火边仍旧是三人,可树屋之中,却似有些动静,他抬棍指着那边,喝问一句,

  “是人是鬼,快快现身!“

  果然,树屋之中有人,那人见被小乙识破,也很识相,钻出树屋,从上边爬了下来。小乙虽然没能看清这人面容,但只看他身形,便知是谁,他边笑边道,

  “高大强,真是好久不见啊!“

  此人正是高大强,他身形如此特殊,小乙又如何猜他不着!高大强见了小乙,心情也是不错,脸上直接笑成了一团!

  小乙问他道,

  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!“

  高大强道,

  “刚与他们说上几句,便听到动静,本想吓你一跳,怎知却早uphc你发现了!“

  小乙向清玄说明了林梵此时状况,这才又问,

  “去与高大强,你为何这么久了,才过来看望我们?!“

  高大强道,

  “我本来想着自己定然没命了,可大首领临终之时,却是特意嘱咐他们饶了我的性命!铃儿本来再想杀我,也无法违背大首领的意愿,因此只是罚我做两月苦力,然后把我监禁起来便可!铃儿说,我不必坐牢,可以选个自己喜欢的地方住下,就当坐牢来算了!于是我便选择了此处!“

  童陆听,哎呀叫喊起来,

  “不对啊,你若是过来,不也就把我们给暴露了么?!他们可是对我们有不少误解,我们若是被抓回去,定然不会有好果子吃!“

  高大强笑道,

  “这个我当然知晓,那通缉令已然解除了!铃儿已然派人查明了一切,都是误会,都是误会!我得到了消息之后,便主动申请过来!“

  童陆怒道,

  “误会?就这两字,便让我们提心吊胆,四处躲藏,可恶,可恶!“

  高大强笑道,

  “是我们的不对,是我的不对!“

  小乙问他,

  “罗五大哥呢?他自上次带我们来到此处,就再无他的消息!“

  高大强道,

  “我今日才见过他,他本要亲自过来,却是被要紧事缠住,一时脱不开身,所以便只我一人先来了!至于他没有再来,也是因为怕被人跟踪,暴露了你们的行踪!“

  小乙点头,给高大强递了些酒水吃食,又问,

  “外边局势如何?是否又反击回去了?!“

  高大强面色凝重起来,回道,

  “罗平集结了所有的有生力量,一齐攻向夷人巢穴去了!这一战,只怕又要血流成河了!“

  小乙咬牙道,

  “我就知道会是这样!这罗平,果然不会善罢甘休!“

  高大强道,

  “我没有机会一同前往,不过也是听闻前方战事极为顺利,已然突破了对方防线!“

  小乙只是摇头,端起酒来,一口喝掉!

  “小乙兄弟,你应该高兴才是,为何又唉声叹气的!“

  小乙一听这声,身子一弹,站了起来,

  “罗五大哥,你怎么来了!“

  小乙听出罗五的声音,往那方一看,一人现身出来,瞧他模样,不是那罗五,又是何人!罗五和之前相同打扮,不过衣衫可是要脏了许多,一眼看去,好似这些日子就从未洗过那般!

  罗五大笑,走近前来,

  “小乙兄弟,这些日子哥哥没为你们送吃送喝过来,真是当哥的不是!嘿哟,你们这儿,倒是什么都不却啊!“

  罗五在火堆旁边坐下,也不客气,拿起东西来便开始吃喝!罗五吃喝一阵,好似终于缓和了过来,方才继续说来,

  “你可不知,我这些日子可是连一点儿荤腥都没能沾到,更别提那酒水了1“

  小乙问他,

  “罗五大哥,为何会这样?!“

  罗五笑道,

  “因为协助你们逃走,又死也不招,被送到牢里吃闲饭!不过来好,没把那牢底坐穿!“

  小乙很是抱歉,回道,

  “罗五大哥,为了我们,真是叫你受苦了!“

  罗五边吃边回,

  “不就是坐牢么,小乙兄弟,这点小事,你就别放在心上了!“

  高大强似乎也刚知道罗五坐牢,凑到近前问他,

  “他们竟然查到你这儿来了?!“

  罗五笑道,

  “只要想查,就没有查不同的事!不过还好,他们不知道这地方,所以小乙兄弟们也并未被人骚扰!“

  罗五晃眼一看,却是发现了清玄!只这一眼,可是不得了了,他想要把眼神移开,却是不可能了。罗五很是激动,问道,

  “小乙兄弟,这位,这位师父如何称呼?!“

  小乙好不尴尬,介绍他二人认识,罗五仍不肯罢休,隔了几人,仍旧不住问清玄各式问题!清玄倒也没有刻意回避,但小乙知道,她心头定然是百般不愿与罗五讲说的!

  月儿早看出来了,于是替清玄解围,

  “罗五大哥,我刚才听高大哥说,你有要紧事不能立时过来,为何又突然出现了呢?“

  罗五回道,

  “还不是因为那白尺,他小子比我还惨,现如今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了!“

  小乙很是好奇,又问,

  “为何会这样?他不是大首领的女婿么,怎会遭受此等待遇,难不成,有人与他不对付,趁机打击报复?!“

  罗五叹气道,

  “谁知道呢,我一直在大牢之中,对外边的事,知之甚少!我也是听人说起他如今惨样,便想着要去寻他,可是,他早已不在牢中,至于去到了何处,当然也是无从知晓了1“

  小乙又问,

  “所以说,白尺大哥是失踪B了?!“

  罗五认真点头,回他,

  “我去大牢寻他不得,便询问了不少江湖上的朋友,也是没有一点儿消息!我让他们帮我留意,自己则先到你们这来!“

  高大强也道,

  “我与那白尺家本是邻里,又算得上是一对担挑,平日里也曾有些来往,他为人豪气,朋友甚多,若是真有人想要为难于他,只怕也不能轻易将他扳倒!所以,能够做的这般彻底的,必是极有权势之人!“

  小乙同意高大强的看法,点头道,

  “说得不错,依我看来,很有可能是罗平了!“

  高大强和罗五也都不语,只顾喝着自己碗中酒水,看来,他二人也是同意小乙看法的!

  小乙又问罗五,道,

  “罗五大哥,铃儿现在怎么样B ?!“

  罗五道,

  “她和罗平一齐上战场了,她爹坐镇中军,她和罗平分带左右两军,去与夷人做那最后决战!我听说,他们节节胜利,已然要将g夷人杀个干净!“

  小乙知道,有铃儿在,她应该不会叫手下乱来,罗平即便再厉害,也得注意自己的言行不是?而这次大战,也是他立威、夺取声望的大好时机,他可绝对不会错过!

  小乙正要思索,却听得后方林中响动不止,他上起身来,四处查看,开口道,

  “这,这林中有人,人数好像还不少1“

  高大强也听到了动静,指着罗五,怒道,

  “你这家伙,竟是带了人来1“

  罗五挠着头,急道,

  “谁他娘的带人来了!谁他娘的带人来了!“

  高大强恶狠狠,道,

  “哼,只能是你了!说,他们究竟意欲何为!“

  罗五怒道,

  “你问我,我问谁去!“

  他二人还在争执,林中这队人马已然现了身,小乙粗略估算,竟是有几十上百人,个个都是好手,从他们走路的姿势就能看得出来!他们来势迅猛,只是一瞬,便将小乙等人团团围在当中!然后,他们打起了火把,把这四周照得一片明亮。

  小乙长棍一抬,护在月儿三人身前,喝道,

  “你们都是些什么人,为何要与我等为难?!“

  高大强和罗五也是拔刀,保持着百分之百的警惕!

  对方一人说话,

  “私通奸邪,包庇凶徒,罪无可恕!来人,把他们统统拿下!“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妙笔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逐尘录,逐尘录最新章节,逐尘录 笔趣阁info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