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尘录 五四 实力悬殊已至绝境,剑影如梦似幻似真

书名:逐尘录 作者:芦水山芋 更新时间:2019-05-16 06:12:24 源站:新笔趣阁 转码阅读,不进行内容存储

  又下雨了,这雨势极猛,可它来得快,去得也快,山下的营帐大都被泡在水中,好长时间水才退去。这半个月来,这样的雨也不知下过多少次,攻守双方也都被它折磨得痛苦不堪,只是守方早已习以为常,身心也都要宽松许多。罗平的队伍也是纪律严明,没有命令之下,绝对不会擅自行动。由于此处实在是易守难攻,用箭往上攻击,效果也是不大。而叮当这边想要攻下去,也是不能,所以双方也就这般僵持住。叮当当然知晓,若是长久下去,待到物资耗尽之后,便再无抵抗之力,所以他不时派人偷袭,可每每都会被罗平堵截围杀,也是造成了不少的损失!罗平之后便以逸待劳,就在这山下围堵住他们,等待他们弹尽粮绝!

  这些时日,叮当真是操碎了心,战事没有进展,不过他却始终是那般泰然自若,以微笑面对一切,这一点儿,倒是让小乙叹服!罗五面临两难选择,干脆就各不相帮,于是一个人跑到山上自行住下,少与他人来往。林梵没心没肺,每日只知玩乐嘻戏,叮当对于他的要求,也是一一满足,当然,林梵也没提出太过分的要求。玩乐是在玩乐,不过林梵每日也还是会抽出一点时间,与叮当比划几下,小乙在边上看着,也着实学了不少野路子!这山上的水有的是,可粮食却比想象之中少了许多。罗平的手下当然也不是吃素的,他们以其人之道还之其身,也趁着大雨视线不佳,潜到了山上,然后把那存粮破坏了干净!虽然已经加强了戒备,可还是没办法完全防住!因此,众人只能吃些自己随身带着的食物,但就这点儿,怎么可能够?只是三五天,就只剩下很少一点了,大家省来省去,可这么多人,即便是挖那树皮来吃,那也很快能把这山上的树木砍完!又是断粮,又是要与敌搏杀,能守住这半月,已是相当不易了!叮当对小乙林梵等人还真是不错,吃的倒是没有缺过,除了林梵和被林梵强行喂食的清玄之外,几人都是尽量少吃少动,争取多留些给前方的守卫。

  小乙站在山头之后,往这下方看去,这大雨刚过,云开雾散,空气清新,视野极佳,往远处看去,那一座座小小山峰延绵至天际,从此处看来,倒是显得有些可爱。

  小乙悠悠说道,

  “光靠喝水,肯定坚持不了太长时间,咱们接下来又该如何办才好?!”

  叮当坐在石上,淡然回他,

  “你说,他们能够找到人么?”

  小乙回道,

  “我本要亲自去的,你又不愿,哎,现在只能盼着他们好运了!”

  叮当笑道,

  “这本就是我们自己的事情,再叫你去犯险,可就是我们的不是了!更何况,你现在与他们已然势成水火,没准更难见着罗戎!”

  叮当当然不会坐以待毙,还是派了不少人下山,往四方求援去了,而他们最寄予希望的,便是去向罗戎求援的那只小队!若是罗戎来了,他可不是不讲理之人,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!不过,他们已经去了好些日子,也不知现如今又到了何处!或是,他们连这百丘岭都未能出去,就被罗平的人马发现,斩杀于马下!

  小乙叹道,

  “再过几日,大家连动都动不得了,罗平的人马上来,不费吹灰之力,便能将我们全部拿下!哎,咱们是不是,也在这最后的时候奋力一搏呢?!”

  叮当终于显出一些疲态,回他道,

  “你看下方,怕是有个上万人吧!咱们只不到四千,还有好些老弱病残,硬碰硬的话,哪里会是对手!上次能够顺利退到此处,也是对方不晓得这里的气候环境,现如今再用此招,人少些兴许还能有部分能够闯得出去,可我们几千人,又如何能够避得开?!”

  小乙道,

  “那就在这边等死?”

  叮当慢慢回道,

  “再等等吧!我本想着,若是不成,我们放上一把火,把这山烧了,那样的话,我们也能死得有尊严一些!可这时节,雨水太多,这山定是烧不着了!”

  叮当转头看向这山,眼中尽是惆怅,小乙随他一同看去,那山峰之上山怪石嶙峋,像是随时都要掉落一样!若是能够从这山头翻过去,那也不用这么操心了,可小乙也是尝试过许多次,自己只一人都很难翻越过去,更别说要带上这老幼妇孺了!

  小乙道,

  “说实话,这些日子与你相处,你的所作所为,我也都看到眼中,对你的为人,我是信服的!所以,即便是到了最后一刻,我也必会出手相帮!”

  叮当摇头,回他,

  “我谢过你的好意!这是我们之间的恩怨,理应只由我们自己来解决!你们若是因为我们之间的争斗有了损伤,那才是陷我于不义了!明日若是下山,我会派一队人马护你们出去,你们尽管逃命,再不用管这里的是是非非!就当我们是那天中的流云那般,随风消散便是!”

  小乙道,

  “不到那最后一刻,还是不要轻言放弃!”

  叮当微微一笑,回道,

  “是啊,还是要坚定信心不是!”

  二人说了许久,叮当又去做那最后的动员与准备,小乙一人坐在大石之上,看这风云流转。在这里,他见识了如此多的杀戮,比起之前所有见到的加在一处还要多上许多!这世族之间的仇恨,历来已久,又岂是一朝一夕可以化解的!在这数千人的斗争之中,个人的力量显得如此渺小,小乙有心去劝解,却是没有起到任何作用。他有时在想,若是自己不与那人交恶,是否能够得到他的相助?!可这都只是空想,他也实在不愿强迫自己做那不愿做的事情!思索了好一阵,还是没有任何解决方法,长叹一声,又四处逛了逛,这才回去找童陆他们说话。

  童陆心情倒是不错,见着小乙回来,还把精心备好的吃食拿了过来,对着小乙献殷勤,

  “小乙哥,你得吃饱才行,才有气力保护我们!”

  小乙接了过来,问道,

  “你竟然还藏了些余粮?”

  童陆笑道,

  “这是我和月儿攒下来的,虽然不多,那也能填个半饱!你多吃一些,我们就多一些活命的机会!”

  月儿站在一旁,眯眼看着小乙,小乙心头暖意渐升,一手一个将他二人抱入怀里。月儿乖乖靠在小乙肩头,童陆却是挣扎开来,嘿嘿笑了起来。

  小乙吸了一口气,问道,

  “我怎么觉得有些怪怪的呢?!”

  童陆回道,

  “没什么奇怪的啊,小乙哥,你看还有没有什么可以收拾的,咱们准备准备,就要走了哟!”

  小乙哎了一声,又问,

  “走?走哪儿去?”

  童陆笑道,

  “叮当说了,待他们冲锋之时,专派一队人马护送我们出去!怎么,他还没跟你说?”

  小乙心道,只怕是刚才四处走走,叮当没能寻到自己!小乙又问,

  “他是如何说的?”

  童陆道,

  “他说今日天黑之时,便是他们的生死时刻,既然对方不给命活,那自己也要拼死重创他们,来个鱼死网破才好!至于我们呢,他们特意安排下去,定能保我们周全!他还跟我们说了他们本要去的新家的位置,还一个劲儿的夸它好,咱们出去之后,便去那里看看再说!”

  小乙心中难过,自己帮不上忙,却反倒要叮当来保护自己,顿时觉得自己真是没用,一点儿办法也想不出来!

  林梵拉着清玄,大大咧咧走了过来,拍了拍小乙肩头,笑道,

  “小乙兄弟,咱们一齐走,若是有追兵过来,那咱俩再来一个珠联璧合,必能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!”

  小乙咬牙道,

  “叫我这般走了,我又于心何忍!”

  童陆收了笑意,又道,

  “小乙哥,你想清楚,他们之间的仇怨本就与我们无关,我们只是偶然之间闯了进来而已!再有,你若是留了下来,又能起到什么作用?到头来,也只是用你自己一命,换来对方数十人的死伤,仅此而已!若是你带着我们一齐走了,既是保全了自己,又是饶了对方的性命,何乐而不为呢!”

  童陆这话说得好生别扭,但小乙知道他说的也是事实,即便自己能够造成一些杀伤,也是避免不了叮当和他的族人被罗平剿灭!实力差距太大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!

  林梵嘿嘿笑道,

  “你这小子,最爱胡思乱想,每日心事重重,愁来愁去,看上去都老了一二十岁了!你再看看我,年纪虽然不小了,但活得多自在,看看我的脸色,像不像个二十初头的小伙儿?!”

  小乙没有理他,月儿轻轻开口说话,

  “哥哥,咱们,咱们一齐走吧!”

  这话中情感复杂,小乙听了也觉奇怪,

  “月儿,我,我还是有些放不下!”

  月儿抬头看着小乙,那迷人双眼之中,泪水涌动,随时都像是要掉落下来!小乙把她抱得极紧,快要把她勒得喘不过气来,好久,他才放开了她,轻声说话,

  “好,好,我们一齐走,一齐走!”

  林梵哈哈大笑起来,说道,

  “这就对了嘛,你想想看,你怎么能放心把这么漂亮的姑娘交给我?你呀,还是自己守着才好!哈哈,哈哈!”

  林梵说完,拉着清玄出门,二人说好要在这山上再走了一走,这以后的日子,只怕再难回来了。小乙觉得此处气闷,也是带着童陆和月儿回来,他们商量了一下,再去看看罗五,众人相识一场,也算是有那过命的交情,这一别,只怕今生再也无法相见!

  罗五住在那山顶的石堆之中,虽然能够避些风雨,但那雨势太大之时,也只有被淋透的份!小乙来过几次,罗五都只是保持一个姿势,他盘坐在石上,凝望着远处,二人也只能随意说上几句,并无更深交流!

  几人一齐来到这边,罗五仍在那处,似是失了心魂,看到几人过来,神情有些恍惚,兴许是好长时间没有吃喝所致吧!他瘦了一圈,比这山上的所有人更甚!小乙取出刚才童陆给的吃食,递送了过去,罗五微微摇头,示意他无须这样,小乙知他性子,也就不再勉强。

  小乙对他道,

  “罗五,今夜便要下山了,你跟我们一齐去吧!”

  罗五只是摇头,回他,

  “你们去吧,我就在这儿守着便是!”

  小乙笑道,

  “难不成,你想变成这石头,永永远远待在此处?!”

  罗五微微笑起,回道,

  “若真能如此,那我真是要谢天谢地了!”

  小乙道,

  “这么多天了,你都想到了些什么?”

  罗五虽然表面有些呆滞,可说话倒也清楚,

  “什么也没想到,我只是努力让自己放空一切,这样一来,我也就不再觉得难过了!”

  小乙三人也学他样子坐了下来,几人目视着前方,都觉奇怪,这般看去,心里果真好受了许多!几人不再说话,就这般看着远处,静静等候着离别之时到来!许久,直到那正午时分,罗五方才长长舒了一口气,闭上了眼来。

  月儿轻声叹道,

  “若是有一对翅膀那该多好啊!”

  小乙笑笑,回道,

  “若有翅膀,也就不用死这么多人了!”

  小乙心中突然一颤,身子也忍不住站了起来,

  “怎么早没想到,咱们若是能做上几只飞鸟,便能把人全送出去了!”

  童陆拍拍小乙的腿,笑道,

  “小乙哥,你也只是见过两次,若是无高人协助,你认为你能在短时间之内做成么?”

  小乙颓丧着脸,又坐了下来,这办法当然是行不通的,只是在这等情况之下,有那么一点点的希望,也都会叫人抓狂!

  小乙苦笑道,

  “是啊,在唐门时见过一次,在那岳麓山顶又见过一次!两只略有不同,但都是极为精巧,可不是我这笨手笨脚能够做得来的!”

  童陆抓起一小块石头把玩起来,笑道,

  “第一只是那唐渺所作,那第二只又会是何人的杰作呢?若是能够寻得那人,没准真能成呢!”

  小乙也是无奈,叹道,

  “若是知晓,咱们怕是早就已经飞上天去了!”

  罗五慢慢睁开眼来,他似是在回忆些什么,皱了一会儿眉,这才一边比划一边说着,

  “飞鸟,飞鸟,我好像见过飞鸟,有那么大,那么大!在飞鸟之上,还有一个人,他呼唤着我,要我与他一同飞走!他两只手不一样长,一只手足足长了一倍,不过,那又不像是手,黑漆漆的,一点儿也看不清楚!”

  罗五说完,摇头笑了起来,

  “哎,怎么说起这个来了,这都是幻象,我一睁开眼,那飞鸟已经不在了!”

  他这般说法,倒是把小乙几人惊到,小乙双手搭在罗五肩上,不住的摇晃,急切问道,

  “罗五,罗五,你好好想想,好好想想,是不是真有飞鸟来过!”

  罗五疑惑看他,回问道,

  “这,这只是在我梦中出现的场景罢了,可不能当真哦!”

  可是,罗五的描述之中,那人的手竟是长了一倍,分明就是岳麓山顶上夺走魔剑的那人!

  小乙又道,

  “你确定是在梦里见着的么?!”

  罗五犹豫一阵,一手薅下一小撮头发来,他疑望着小乙,双眉皱紧,问道,

  “难道不是梦里见着的?!”

  小乙多希望他是迷糊之中见到的那东西,若真那样,兴许那人就在附近,或许,就离他们不远了!那飞鸟在,便能将人送出去了!他越想越是激动,又问,

  “罗五,你清醒一些,清醒一些,你再回想回想,那人的长手,是不是有一半无法弯曲,还有,它像不像一把粗糙的长剑,与那人的手融在了一处!”

  罗五面无表情又想了好一阵,突然眼睛一亮,竟是站起了身来,

  “对,对,你,你怎么会知道的!”

  小乙安奈不住激动,抱着他又晃了几下,回他,

  “你不是在做梦,你是真的见着了人,我见过他骑那飞鸟,绝对不会有错的!他既然来过,就有希望寻到他,若是寻到了他,咱们就有机会借他的木鸟逃生了!”

  罗五晕晕乎乎,不过他也知道,这没准真是一个办法,无论如何,也是多了一个希望不是!

  小乙问他,

  “你见着他朝何处去了?”

  罗五闭起眼来,举起手来比划一阵,感受清楚之后,方才睁眼回他,

  “是,是这个方向,没错,是这里!”

  小乙认真点头,回道,

  “好,好,罗五,麻烦你跑上一趟,将陆陆和月儿一同送回,再与叮当说说我们的新发现!我现在就去寻那人,你们在老地方等我回来!”

  罗五回他,

  “不如,不如我与你一齐去吧,相互有个照应也好!”

  那人带着魔剑,可不是容易对付的主,小乙当然不会叫罗五冒险,于是对他道,

  “我一人去便好,陆陆和月儿这样回去,我反倒是不大放心了!”

  罗五知道小乙也有自己的考量,于是应了下来。小乙与童陆月儿说上两句,跳下了石块,往那方赶去!可他没走几步,却是听得山下杀声四起,他大惊不已,又跳到了石面上来!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妙笔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逐尘录,逐尘录最新章节,逐尘录 新笔趣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