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尘录 38 义士入局死伤殆尽,生死未解又在局中

书名:逐尘录 作者:芦水山芋 更新时间:2018-09-27 06:19:08 源站:新笔趣阁 转码阅读,不进行内容存储

  叶风轻轻拉住小乙,笑道,

  “不是说好不要掺和么!还有,不到时候呢!”

  小乙恨恨道,

  “师傅,这人下手好狠,江湖规矩,点到为止,可他却狠下杀手,我又怎么能忍。还有,什么时候下去才合适呢!”

  叶风把他拉到一旁,又道,

  “江湖规矩,哎,只有你这处事未深的年轻人才这般说话。这些人都是来杀他的,他若不杀人,自己也是活不了的。更何况,那人若是用上刀,只怕死的还不止这些。就像我刚才所说,你上去也无济于事,还有,你现在根本不是那人对手,难道还要为师出手救你么?”

  小乙一下泄了气,说道,

  “师傅,我知道可能不是对手,但是……”

  叶风拍拍他头,

  “再看看吧,为师自有合计,不过不到万不得已,不得上去,听清楚没!”

  小乙一听,也是强压心中怒火。童陆拍拍小乙后背道,

  “小乙哥,你知道你比那人缺了些什么么?”

  小乙摇头不解,听童陆又道,

  “就是这狠劲,这只怕不是每天练功能够学来的,那人杀人眼都不眨一下,就是一个嗜血狂魔,太过凶狠!”

  叶风笑道,

  “陆小子看得明白,小乙,若是遇上这等对手,你可得要比他更狠才行,否则定会吃大亏的。”

  小乙调匀呼吸,看向正在收拾上身的林梵。林梵大笑起来,

  “众位不必担心,你们使用的兵刃爷爷我这都有,你们随意选用。”

  说完他吹了记响哨,黑暗中走来几十个黑衣人,手中怀抱着各式兵刃。众人大惊,只听一人说道,

  “这不是我等寄存在寺中的兵刃么,怎会在此!”

  众人看向那宏武和尚,宏武和尚一脸茫然,又不知如何解释,却听那林梵笑道,

  “大师不必在意,这全是我的主意,我这些位伙伴平日爱做些这类营生,倒是有些身手。”

  小乙注意到其中一人袖中飘摇,应是断了一手,莫名让他回想数月前刘家门前大战,被向天狼砍掉了右手,后来装死遁逃的那人。来不急多想,又有几人站了出来,

  “石城夜氏叔侄四人请教阁下高招!”

  林梵笑道,

  “自己去拿回武器吧。”

  他想了想,皱眉道,

  “嗯,记不起什么时候杀过姓夜的,这姓氏倒是特别,今日倒是让我狠狠记住曾经杀过这四个姓夜的。哈哈!”

  四人一听,怒气上涌,迅速摆好架势便冲了上来。林梵轻轻冷冷一笑,随意捡起一支长剑,迎面冲了过去。四人不防他如此拼命,阵势稍有滞缓,其中年轻一人肚腹已被长剑划了开来,肠子流了一地,人尚未死绝,那人手捧自己肠子不住往回塞,让人不敢直视。林梵哈哈一笑,又冲向另外一人,那人被自己兄长惨相吓住,竟是一点没有还手之力便被割破喉咙。两位年长者见这侄儿不及躲过一招,气得直跺脚,拼了老命向前冲来。可这两人武艺也是平平,也是被林梵一招刺死。除了那被剖腹之人,其余三人倒也死得干脆。林梵上前又补上一剑,这才丢下长剑,笑了起来,

  “我发发善心,让你死个痛快。对了,刚才用的哪位好汉的长剑,谢了,谢了,哈哈,哈哈!”

  叶风笑笑,轻声说道,

  “这些所谓江湖中人,还在守那江湖破规矩。这群人虽多,可单独拿出一人,又怎是这林梵对手。可笑,可笑!这下好了,任谁都想让他人先行消耗林梵体力,后来人上阵时胜算也会稍稍大上几分。”

  小乙轻声道,

  “武力差距过大,师傅,若是你上场,能在几招内打败林梵呢?”

  叶风自信回道,

  “若是当年,十招之内足已,现在可就不好说了。”

  小乙心知师傅能耐,正要回话,童陆插嘴道来,

  “这人下手阴毒,若是武力相差不大之人,只怕也是难逃一死。我看此人有恃无恐,似乎还有后援,这群江湖中人怕是有麻烦了。刚才还信誓旦旦要老和尚不要插手,这会再舔着脸求人家,不知是不是把自身脸面丢尽。真是可笑,可笑。”

  白青皱眉附和道,

  “这人几乎都是一招毙命,绝无生还余地,哎,若只是伤重,可能还会有机会活下命来。”

  叶风拉拉白青小手,

  “青丫头心眼好,可这就是他们的命,也怪不得别人,青丫头你也就别再自责了。”

  白青无可奈何,垂下脸眼,却是不时抬动眼珠上下瞧看。几人说罢看向场中,又有几人上前挑战,也是一一败下阵来,且无一人生还。圆心小和尚早已说不出话来,他脸色惨白,只顾低头闭眼捻珠念佛,偶尔抬头瞄上一眼又迅速低下头来。解说之人变为童陆,童陆口吐莲花,竟是把这惨事说得极为有趣,叶风不时哈哈大笑,引来无数双眼怒视这方。众江湖人士听这瞎眼人笑得毫无顾忌,也是恨不得持刀冲上屋顶将他砍死了事。不多时,又多了数十死尸,被和尚们整齐的摆在一旁,倍感凄凉。整个后山之上,叹息之声重重响起,回荡在山谷之中,让听者也为之落泪。

  林梵大笑起来,

  “还有人么?要不一起上?”

  人群躁动起来,叫骂声此起彼伏,却无人上前挑战。良久,才有一人颤颤巍巍走到武器堆前,小心找出自己武器,林梵并未加以阻拦,随后又有不少人取回自己的武器。众人自家兵刃在手,而且不再是单打独斗,心中也是有了不少底气。宏武和尚看这剑拔弩张之势,赶忙令武僧加以阻拦,可这群所谓江湖中人,你愈加拦阻他们可跳得越欢,这让众武僧大感焦急。

  林梵嘿嘿冷笑几声,

  “你们这些人,就一起上吧!宏武和尚,让你的人让开些,这不关你的事。”

  说完他用脚在刀柄上一弹,大刀飞起,他一手接住,霸气十足,这是他今日第一次用这把刀,这刀一亮相,便是不同凡响。

  “来啊来啊!”

  吼完林梵向坡上跑去,这一奔逃却是让人群发了疯,几个武僧被冲开,人群如潮水般涌出,向坡上扩散出去。宏武和尚深知已然无法拦住,不住摇头叹息,众武僧也只好收势,任那人群四散而去。小乙见这人群向上而来,握紧手中黑棍,生怕这些人不分好赖伤到自己人。

  林梵跑不多远,停下脚步立在一间木屋前,他回转身形,将大刀横在胸前。有几位身法轻盈的侠士已然奔至跟前,双方一照面便接上了手,林梵使上刀来真是有那万夫不当之勇,那当头一人还没看清对方出招,便被连人带刀砍成四节。林梵又挥几刀,斩杀两人,又把后面之人逼退。林梵极是狡诈,边打边退,偶尔也冲上前去打得对手措手不及。不一会,便留下了一路的死尸。这时的江湖人士已然顾不了死活,玩命向前,要与林梵同归于尽。可这人数太多,前方不敌,这后方之人也只有干着急的份。

  小乙几人看得冷汗直流,叶风却是十分镇静,

  “一人战数千人还不露一丝胆怯,确实是个人物,小乙,这人倒有不少地方值得你去学习。你注意看他跑位,还有对阵不同兵刃的使刀技巧与出刀时机,这可是大好的学习机会。”

  小乙目不转睛看着那林梵,虽说光线时明时暗,可距离不远,小乙也是看得真切。只见那林梵出刀速度极快,又稳又狠,虽说次数不多,但每刀下去必然会有一人躺下。小乙见这人杀人如麻,心中大感不适,这四下叫喊之声太大,他只好扯着嗓子喊道,

  “师傅,这人虽猛,但消耗也是巨大,这边人数众多,只一小半人也能让其力竭,这林梵太过狂妄,只怕难逃一死了!”

  叶风微微一笑,也不作答,童陆扯起小乙耳朵大吼道,

  “我和你打赌,我猜这人死不了,敢不敢跟我赌。”

  白青一听,给了童陆一拳,小乙嫌他捣乱,反过来揪住他衣衫,想要让他快些闭嘴,在他耳边大叫道,

  “就赌一场‘风花雪月’,你要输了可是欠下两次了!”

  “一言为定!”童陆兴奋的回道。

  二人击掌为誓,叶风一旁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林梵再如何威猛也有力竭之时,如此多敌人,怎能全身而退?此时他已然负了伤,不过这伤倒好似更加激起他的斗志,来人更是抵挡不住被一刀斩成两半。林梵全身浴血,模样十分恐怖,可另一边也都是不要命的主,纷纷上前送命。林梵也不客气将近前来人一一斩杀,不过此时,已然气力大衰,有时三五刀也无法逼退一人。众人一见,更是气势如虹,吵嚷着要一刀结果了他。林梵心知不妙,借力攀木屋屋顶,他把两指放入嘴中,吹响响指,响指之声虽不大,仔细听来,却也能够听清。童陆看着小乙,有些幸灾乐祸道,

  “我就说嘛,肯定有后手的,这下好了,‘风花雪月’跑不了了,哈哈!”

  小乙全神灌注看这一场恶斗,却是没注意自己脚下,差一点掉下屋顶,还好叶风及时拉了他一把。那响指声一响,数千人短时间内便分开为两组,在前喊杀的有个一多半,身后分离开来的则有仍有数百之众。只见那数百来号人物拉开了距离,迅速从袖中摸出弩箭,抬起便射。由于距离过短,前方之人根本来不及躲闪便一一被射杀,只听得噗噗之声,接下来,惨嚎之声便响彻整个山谷。这群江湖人士没有过多反抗,一排排倒将下去,未死之人,也很快被补杀得干净。数百支弩箭只是片刻就被收回,留下一地死尸。山谷之中静了下来,和尚们惊得不敢动弹,好一会,才有诵经超度之声响起。

  白青一见这数千人转眼便被杀死,往前一倒,昏了过去。小乙一把将她抱住,又在人中按了几下,白青方才苏醒过来,只听她呜咽道,

  “竟一下死了这么多人,这么多人……”

  她泣不成声,再讲不出一个字来。小乙抱着她,很是心疼,只是小声安慰几句。童陆见这场景头皮也是发麻,刚才数千人追杀一人,只片刻光景,就全死了,任谁看到这幕都会心惊不已。圆心小和尚被叶风揽在怀中,不住颤抖,也不知是否正在哭泣。和尚们被惊得说不得话,全都立在当场,不能动弹。叶风摇头叹道,

  “这群人有勇无谋,连一点纪律也没有,难怪要被人算计了。”

  林梵站在屋顶擦拭长刀,哈哈大笑起来,

  “你们不是要和人拼命嘛,不好意思,只怕我命太硬,你们加起来也还不够。哈哈!”

  他轻轻跳下屋顶,踩着尸体朝宏武和尚走去。偶尔地上还有未断气的,他也会轻轻补上一刀,算是帮那人解脱了。数百弩箭手跟在他身后,列成统一阵势,好不气派。来到宏武身前,林梵向他一揖,抱拳道,

  “大师勿怪,借您场子一举收拾了这群不怕死的,也算是了结相互恩怨。不知大师以为如何。”

  宏武身后众武僧都已怒极,可看了看这弩箭手,却又不敢与之为敌,只好咬碎了牙往肚里咽。宏武和尚虽有怒意,却并未挂在脸上,良久方才道来,

  “施主杀戮太重,贫僧今日豁出老命也要为民除害,我只一人与你来战,不论死活,都要给大家一个说法。”

  他招手示意众武僧不要轻举妄动,自己则上前一步,作势便要与林梵过招。两大高手正要开打,只听一声大响从寺外传来。所有人朝寺院看去,只见一位二十多岁男子身着金甲缓缓而来,他身旁跟着一人,满脸谄媚,甚是恭敬。持刀护卫分立两旁,几位江湖人士四周游走,防护十分严密。宏武和尚一见,大皱眉头,停下手脚,向那年青男子施了一礼,缓缓道,

  “太子殿下亲临鄙寺,不知有何指教,今日,今日……哎!”

  宏武和尚虽有礼数,态度却不太恭敬,太子身边那人来了气,大声叫喊道,

  “见了太子殿下还不下跪,是想要谋反么!”

  谋反二字一出,太子身后涌出大队人马,个个身穿铠甲,横刀立马,英伟非常。

  众人大惊,却是没人下跪,林梵笑嘻嘻走上前来,抱拳道,

  “太子殿下,好久不见,不知近日有无觅到香艳绝色的女子呢?若是运气欠佳,小人我这倒是有几个,您要看得上眼,就拿去好了。”

  众人一听也都明白这二人早就相识,似乎还有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。那太子也不着恼,大笑回道,

  “林兄威风依旧不减当年啊!甚好甚好,有机会再与你切磋切磋。”

  众人听这太子言语也纷纷皱眉,心想这太子如此说话,似乎真与那林梵有不少瓜葛。那太子轻轻一笑,又道,

  “林兄搞出这么大动静,又是为何,本太子还以为有人聚众谋反,于是带上亲卫前来查看一番。”

  那太子四下观察一番,方才道来,

  “就是简单的江湖恩怨么?林兄,你在寺中这样做,只怕不太妙啊!”

  林梵大笑道,

  “也是沾了宏武大师的光,要没他的面子,又怎能一次将这些江湖贼子一并除去。说来,这还要感谢宏武大师了。”

  说完他奸笑着向那宏武和尚抱拳施礼,眼中尽是狡黠之色。宏武和尚不再言语,低下头来诵起经来。

  小乙看这阵势轻声道来,

  “这太子与林梵认识,我想,会不会是二人商量好的,要将这江湖人士一并除去。太子不好直接出面,便请这林梵设计陷害众人。大师刚要出手,这太子却刚好出现,替他解了围,想想也真是太巧了,或是本身就是设计好的。”

  童陆拍拍小乙,笑道,

  “小乙哥,你倒是变聪明了哦,那顿‘风花雪月’确实让你多长了些心眼。”

  几人一齐看向太子,只见他满脸笑意,不住点头,大声道来,

  “宏武大师,这群江湖人聚众私斗,现都已然伏法,本太子于心不忍,还是帮您的一起处置了这些尸体吧!”

  说完他右手轻抬,一群兵士冲上前来,往那一堆尸体走去。宏武和尚攥紧拳头,可他身后还有数百武僧,因而虽是怒极却也不敢发作。那太子做事蛮横无比,小乙等人心道,老皇帝一死,这大理国人日子怕是要不好过了。

  那林梵和太子在宏武和尚面前谈笑风生,丝毫没把他人放在眼中。林梵向后招了招手,那一群激射弩箭之辈抱拳向寺外撤走,太子身边的亲卫让开一条道来容这些人通过。走了一半,一支响箭破空地起,带着一条火线射入半空。众人大惊,一齐望向天空,这地上也是闷哼声起,那太子亲卫瞬间死伤过半。太子大惊,正欲逃走,一支弩箭激射而来,却被身旁谄媚男子飞身挡下,箭尖击中那人胸口护心镜,不过也让那人吃了不少苦头。太子身边突然站出来五人,将他团团护在中间。

  林梵不知为何自家手下突然倒戈,惊出一身冷汗,他明白此时无论如何也是说不清楚,只想快快遁走保命。他身形微变,急速闪开,却被迎面二人挡住道来。来人一人紧握双刀,一人手持金鞭,配合默契无比,竟是将那林梵困在刀光鞭影之下。林梵一时抽身不得,有些气急败坏。三人缠斗在一起,另外一边则是血流成河,场面混乱非常。

  原来那数百弩箭手中,十有三四再次倒戈,距离太近,不少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射死当场。几个和尚被射杀后,武僧们也加入了战局,瞬间这三股势力混战在一起,不断有人命丧当场。倒戈势力虽然较小,但他们先发制人,却反而占了上风,初时死伤大多也是太子近卫,武僧加入之后,双方这才势均力敌起来。可这弩箭十分厉害,加之这些人训练有素,配合默契,竟又渐渐压下对方气势。

  太子身边五人护持,一看便知是那绝顶高手,所持兵刃也是各有特色,一刀,一剑,一枪,一扇,还有一人赤手空拳。五人在太子周边游走,未让那弩箭靠近半分。眼见那太子便要被护入寺中,弩箭手中窜出几人,与那五位高手近身肉搏起来,众人一见也是纷纷把箭朝太子这方射来。那持刀大汉眼见身后露出空当,只好挺身向前,被十数支弩箭射入体内,他大吼一声,竟是又与对面之人战在一处,威猛无比。对面之人也不急于进攻,只远远与他周旋,那大汉渐渐喘不上气来,缓缓跪倒地上,全身各处鲜血直流,眼看就要血干人死。又一波弩箭激射而来,他不知从何处来的气力,竟是又跳了起身,将那几只弩箭纳入体内。他身上又中数十箭,倒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。

  只听一声清脆女音响起,

  “四哥!”

  正是与林梵缠斗的金鞭女子所发声响,她离开林梵身边,奔向那已死之人。双刀男子却不敢大意,奋力与林梵对战,可少了一个帮手,对上这大恶人,也是渐渐落了下风。

  那金鞭女子伏在死尸身上痛哭起来,全然不顾身边危险,她用手轻轻抚摸那人脸颊,将血水擦净,为他合上双眼。突然她大叫一声,冲向弩箭队伍,金鞭挥出,卷住一弩,向上一掷便抛开老远。可这数百持弩之人,她又如何能敌,一支弩箭穿胸而过,之后是第二支,第三支……她趴倒在地上,口吐鲜血,朝她“四哥”尸身爬去。可就只差一指距离,她却没能继续向前。

  双刀男子见那女子身死,也是大吼一声,便要朝那女子尸身跑去,丝毫不管身后杀手如何作为。他刚刚跑出两步,那林梵大刀便已赶到,他身子向前跑出两丈方才倒下,一颗头颅却高高飞起,久久不能落下。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妙笔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逐尘录,逐尘录最新章节,逐尘录 新笔趣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