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尘录 51 跋山涉水烟雨不息,酒肆笑谈座无虚席

书名:逐尘录 作者:芦水山芋 更新时间:2018-09-27 06:19:08 源站:新笔趣阁 转码阅读,不进行内容存储

  “瞧这扇子峰,酷似折扇,峰尖陡峭无比,又有那常年积雪,要想上到那峰顶真是难如登天。”

  七子思思看着那扇子峰,也是不住感叹这自然造物之奇,盯了半晌又听大山道来,

  “这里已到苦寒之地,可不能多待,这就下山去吧,不过这路不太好走,可是要多吃些苦头!”

  “那咱们马匹都不要了么?”思思疑惑问道。

  “有这些干粮足够到下一处了,这里马走不了,就只能辛苦一下双腿。”

  七子思思整理了包袱,便与大山一同下山去了,这下山之路与上山之时方向不同,又是更为艰险,七子思思对大山都是极为敬服,因而也并未问询原由。三人翻山越岭,一路向北而行,虽遇不少毒虫猛兽,却也算没遇太多险阻。这不,转眼间便到了这第三日日落时分,大山趁着还有一丝光亮,寻了处干燥通风的小小山洞生起火来。思思从未有过如此经历,大山七子虽已尽量放慢脚程,也还是让她十分狼狈。三人吃完干粮随意收拾了下,便就此入眠。

  这第二日天刚蒙蒙亮,大山便已不在洞中,七子思思一同走出洞来,思思大声惊叫,

  “这不是草海么,难道我们又回到那草海小镇了?”

  七子圆睁双眼,摇摇头道,

  “我看不是,这可要比那草海要广袤许多,你再看这草势,较之前的草海也要雄伟不少,估摸着里边的鱼虾鸟兽也要更多一些。”

  背后笑声传来,七子思思一起回头,发笑之人正是大山,二人刚要发言便听大山道来,

  “这大理国遍地是山,这高山海子星星点点,多得无法估量,但如这海子般大小的却是极少,再想找出能与它比美的,只怕也只廖廖几个而已。”

  大山独眼看着这片海子,半晌方道,

  “这海子名为勒得,靠近我们这方,有大片的水草,在另一头,视野开阔,一眼望不到头。这里水极深,大大小小数十条支流,水域极宽极广,鱼虾资源十分丰富。虽然如此,由于这山路艰险,与那外界少了许多交流,也算是一片世外的桃园吧。”

  三人一同看向远方,尽皆被这美景陶醉。那青绿水草漫漫延伸出去,一眼看不到尽头,草间有那淡淡薄雾,那白雾缓缓升起,又慢慢散去,青草白雾之间不时飞出几只水鸭,清音传来,让这片海子愈发宁静安逸。

  大山大口的呼吸着这里的空气,似是对它情有独钟,七子看得好笑,却听他说来,

  “这里该是有些水道,咱们寻上一条,划船出去。”

  七子疑惑问道,

  “大山哥,咱们哪来的船,难道这儿还有渔民居住?”

  “这里别的不多,草是应有尽有,咱随意砍些木头,用这草绑上便是船了!”

  七子思思会意,便与大山一同砍树割草,二人动作麻利,不到两个时辰,一条草船便稳稳停在了水道之上,七子跳上船使劲摇晃踩踏,只觉这划船结实无比,那树干大半没入水中,水草将其绑得牢靠,再四处加固一番,坐上去倒也十分舒适。大山思思上到船来,七子用长竿在崖边一杵,草船慢慢向海子之中移去。大山侧靠在一边打起盹来,七子思思则是小心划着船,不时有那水鸟被船惊起,也丝毫没有对大山产生影响。这船简易至极,因而也是行得极为缓慢,思思十分享受,始终含羞带笑,这几日虽有些疲累,脸上幸福之感却是愈浓了。七子虽然与她接触颇多,却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敢正视她的眼睛,似有魔力一般,偶有目光接触也是立即想要躲闪开来。思思知他还有顾忌,也不多说,只是默默跟在身边,打理着那些琐碎。

  终于走出了这片草域,眼前顿时豁然开朗,这海子远远的被那青山包围,天空中万里地无云,蓝得有些不同寻常,而这水也被映成了蓝色。大山伸个懒腰,伸手捧起海水,他定睛一瞧,只觉这水清透异常,略微还有些寒意,他一口吞下,如此反复多次,方觉身心舒畅。

  “真想在这海子里睡上个三天三夜。”

  七子笑道,

  “大山哥,有这么多人跟在咱后边,你还睡得着呀!”

  “那又怎的,明着不敢来,又要使阴招,哈哈,不过有这许多人相陪,咱们这一路才不至于太过乏味。”

  大山望着思思,又道,

  “思思妹子,你闭个眼,我这身子脏得紧了,不下去洗涮一番,可真是对不起这大好天气了。”

  思思脸上顿生红韵,转身慢慢低下头去。大山三下两下解尽衣衫,扑通一声跳入水中。七子惊得目瞪口呆,大山这真是一丝不挂,吞吞吐吐说来,

  “思思,你可别向后看,我……我也下去洗个。”

  “嗯嗯。”思思轻声回道。

  七子不似大山那般,还是给自己留下一条底 裤。二人在水中翻滚,好不畅快,思思是女子,水性不佳,跟大山七子二人出门,也只敢在夜深人静之时前往小溪之畔梳洗,这种场面还真是生平未见,虽是几乎蒙住了双眼,耳根却也一片通红。

  二人在水中翻腾戏耍,良久方才上船。二人身体都是十分结实,长久的劳作与练武,身上没有半分赘肉,再加上这黝黑肤色,普通人一见倒也要畏惧三分。这大理国中农家女子,也大都喜欢这样的男人,感觉实在牢靠,不似那些白脸小生,虽多显风流,却总觉有些虚浮。思思出身贫寒,入那孙府也不过数年,因而喜欢上七子,也就不觉奇怪了。

  大山手指向远处,笑道,

  “从那方上岸,我看这时日尚早,咱们慢些也是无防。”

  七子顺着大山所指方向看去,只见那狭长小山伸入海子之中,不远之处还有数个小岛,与之相印成趣,那小山之后又大片水面,似乎较之这侧更加宽广。大山抄起家伙,这船行速度便加快了不少,不多时船儿已到了那狭长小山。三人弃船上岸。这山上林木极为繁茂,隐约还有人行走踪迹,附近应有村落。三人上到小山顶部,恰好看到那夕阳缓缓没入山水之中。七子找了个空旷之处,砍了些木柴护在周围,就此生起火来,

  “大山哥,此处风景正好,看起来似乎也很少有人前来,咱们是否在此休整几日?”

  大山啃了一口干粮,摇摇头道,

  “这可不行,咱们惹的可不是小事,对手也不只是那江湖人物。再说了,要不是想要再走走这一路,没准咱们这时已经出了这大理国。这皇帝好面子,可内心却是极为凶狠,这里风景虽好,看看也就罢了,可不能把小命也一齐丢在此处。”

  七子会意,便与思思一起问些这江湖琐事,大山随意说些也是让二人异常兴奋,待到这月上枝头,三人方才慢慢睡去。

  这第二日清晨,天色未亮,三人便已起身,思思自行海子边上洗涮,大山七子二人则一齐练武。七子经大山指点数月,身手力量都已然不凡,普通江湖中人怕也是奈何他不得了,他现在最缺的便是实战,大山跟他说过,未经过生死相搏,必然成不了高手。想那二十多年前的叶风便是如此,大大小小数百战,方才成就那般地位,虽说名声不佳,确是实打实的顶尖高手。

  三人随意用了饭食,便收拾东西上路。不多时,来到一座小村庄。村里静得出奇,零散分布着数十座院落,只几处炊烟袅袅,还算有些生气。七子思思跟着大山来到其中一处,只见这院落与其它并无不同,皆是土坯屋舍,外有刺锞围起的小院,隔着刺枝看那院中种有小菜,瞧这长势,自给自足应是不成问题。这院子与其它不同之处便在这大门上了,它大门敞开,用短棍插在地上,将门挡住,门头之上有一朵红花,艳丽非常。大山微微一笑,过了那门,径直走入小院,从房檐绳索之上取下好些干鱼粮食,统统塞进自己包袱之中,然后走了回来。七子思思疑惑不解,笑问道,

  “大山哥,这渔家你定然认识,这般洗劫一空,人家不会怪你么!咱们为何不再多等一会,说不定他很快就回了。”

  大山摇摇头,笑着回道,

  “说不定,没准他日落方回呢!这人毛病颇多,说不准的。若是有缘,这会已经见上了。若未见到,又何必强求。只是路过借些吃食,不必挂怀。”

  七子追问道,

  “这院中住的定然是位女子吧,大山哥,你是怕见到她么。”

  大山苦笑一声,

  “你小子倒是会挖苦我了,是不是女子无关紧要,重要的是,拿他这许多东西,他绝对不会说三道四。你看那院中挂着半大孩子的衣裳,想必他早已成婚生子,日子过得,应该是不错。”

  七子不再多言,三人悄然穿过村子,待行至这山路之上,再回头望向这一小片村庄,只觉它如世外桃源那般美丽动人,伴着这绝美海子,让那温柔与善良在此处世代传承。大山眼中有些湿润,他摸了摸脸上的黑色面具,缓缓转过头去。这一路走的越远,心中越起波澜,不知要何等强大的内心方能接受这万千思绪,其中痛苦,也只他一人知晓而已,不过,路在前方,还得继续走下去不是。

  行了半日,三人方才找了一处空地歇下,大山半躺在草地之上,慵懒着道,

  “咱们这一路便这般游山玩水,身体虽有些疲累,心情却是极为舒畅啊。”

  思思腿脚似乎有些不便,她缓缓坐下,脱去鞋来,慢慢揉捏双脚,微微嘟起小嘴道,

  “大山哥,你们可得慢些才是,思思可是要跟不上了,可是,思思又怕拖了你们后腿,若是因为我出了什么问题,那又如何才是!”

  大山笑道,

  “若是只有那群窝囊废,倒是不用太过担心。咱们就慢慢走,尽享这一路风光,我猜啊,他们应该前方某处等着我们。既然如此,那就慢些赶路吧。”

  七子想了想,突然一拍胸脯,

  “大山哥,你不是要赶路,你是要躲那位姑娘才是!哈哈,昨晚刚说要快些走,今日又说要慢走,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呀!”

  大山一脚踢在七子屁股之上,怒骂道,

  “就你聪明,你怎么不上天!我不是为了思思着想么!”

  七子要躲,却是不能,又被大山一脚踢中。他摸着屁股大笑出声,思思也是笑得合不拢嘴,也不知是笑那七子被踢,还是那大山被说中了心事。三人说笑一阵,方才起身赶路。这脚程放得极慢,思思也只是勉强能够跟上,既然不再赶那时间,便就这般走走停停享受美景。没过几日,这高山之上,只见山茶花开漫天,一点也不输那艳红霞光,三人找到一处高山小湖歇了数日。大山每日看那山花烂漫,偶尔打上两只野味解解馋,除了每日的固定拳脚之外,大多数时间里都是侧躺着看那樱红山花。七子闲不住,便与思思到那周边山上游玩,有时早上出去,傍晚才回。思思心思缜密,竟是带有针线,把这三人破烂衣衫一一补好。这几日休整,各人都是养足了精力,待到再次出发,人人都是精神焕发,神采奕奕。天空下起雨来,这一下,便是再也没有停过。

  走走停停十余日,这天清早,大山径直奔向一座小山坡,待到爬上坡顶,只见一条江水自北向南滚滚而来,在这小坡之上也能听到那汹涌磅礴的气势。大山目视着前方,只见那河流之上似乎还有索桥,隐约有几个人影攀立在桥头。那桥的另一边不远处,有一座屋舍,虽是白日,也能见到炊烟与灯火。

  这些日子里,雨一直下个不停,即便是大山,也是稍稍有些狼狈。略微有些小风,将那细雨吹到脸上,大山干脆脱掉自制的草帽,趁着那雨水狠狠洗了把脸。七子抹了把脸,看着那雨中小屋,笑道,

  “那河边房舍,只怕是个小小酒家,哈哈,终于有个地方可以休息一下了,这雨一下就是十几日,可真是要把人愁坏了。”

  思思长呼一口气,

  “终于可以好生休息一下了!这几日我这衣服都没干过,要是再这样,怕是要坚持不下去了!”

  大山笑道,

  “先不急着下去,”

  七子思思皆是有些疑惑,却听大山继续道来,

  “没准下去就是一阵厮杀,先放松一下不是更好?!”

  七子想了想,点头称是,便听大山说道,

  “这水名作金河,自北向南绵绵数千里,水量极大,养育了百姓万千。河中盛产鲜鱼,以肥美爽 滑闻名于世,这金河边上便有那金河小镇,也大都靠捕鱼为生。这里水寒,鲜鱼长势较缓,因而要想捕到那十斤大鱼却是有些困难,不过这三五斤的倒是极多。若是没人来找麻烦,我倒是想在此处吃个几天全鱼宴。”

  七子听后笑了起来,

  “每次大山哥说到这美食,都是如此兴奋,这全鱼宴似乎也应有那美酒相伴才是,不知这里的酒水又有何特殊之处?”

  大山拍拍七子肩头,笑道,

  “你小子懂我啊,除了吃的,当然少不了酒了!这里的酒水其实没什么特别,大都是些古法自酿美酒。不过那小酒馆的酒却是有些特殊之处,这酿酒之水源于那金河另一侧崖边山泉,泉水极为清冷,略带甘甜。酒水制成之后,装入特制酒坛,用特殊方法封口,再存入这金河水中。酒客想要买酒,那必然是整坛购入,并且尽快喝完。啧啧,这滋味,真是美的不像样了。”

  大山表情甚是陶醉,思思也是笑出声来,

  “大山哥,咱们一会买上十坛,让你喝个够!”

  大山双手叉腰,大笑起来,一手指向那小酒馆,

  “咱们这便下去,喝他个天翻地覆。”

  大山戴上帽子,微微整理了下帽檐,带着七子思思下坡去了。

  这金河之上,东西方向横着几根绳索,这行人便是抓着这些绳索过河。以往似乎还置有木板,此时却只剩下绳索而已。大山七子身手敏捷,倒也不觉困难,可对思思来说,却是难如登天。七子一咬牙,干脆背起思思,又用绳子将二人绑附在一起,这才起身踏上绳索。七子向对岸一看,大山已经立在对岸,悠闲的丢耍着手中石子,他小心翼翼慢慢向对岸挪动身体,思思则紧闭双眼,死死抓住七子肩背。

  好一会,七子思思方才过去,这雨天气温不高,七子后背却是热乎乎的一片。他放下思思,二人来到大山身边。大山笑笑,

  “走吧,看,这小酒馆中不少人等着咱们呢!”

  七子看向那小酒馆,门扉半掩,门窗之内似有人头攒动,怎么也数十人之多。大山走在前头,推门而入。果然,这酒馆之内有那形形色色各式人等,一看便知是些习武之人,可仔细一瞧,却似没有高手在场。众人盯着大山,近处之人却是自动让出一条道来。大山大摇大摆向前走去,迎面而来是位三十左右干瘦赤膊汉子,正是那酒馆掌柜。掌柜笑盈盈说道,

  “几位客官里边请,小店尚有一空桌,这里鱼美酒淳,可得好好尝尝才是!”

  大山哈哈大笑起来,轻轻向那掌柜眨了眨眼,来到那空桌坐下,

  “拿手的尽管上,酒水先来个五坛。”

  “好嘞,您稍等片刻,酒菜这便上来。”掌柜笑着回应,然后便回那后厨去了。

  七子思思也到那桌前坐下,看着周围四五桌全都坐满江湖中人,那无座之人则立在一旁,有的抱着酒坛,有的则是推开窗来望向远方。这些人不时回看大山这桌,可又不敢一直盯着,似乎对大山也是十分忌惮。七子苦笑道,

  “大山哥,这么多人,却独独留下这一张空桌,似乎是专门留给我们的。”

  “哈哈,人家给我们面子,我们总得领着不是!先好好吃一顿,若是他们愿意,顺便听听我的故事也不错啊!哈哈,哈哈!”

  不多时,那酒菜上齐。是那十斤大鱼,分烧两种口味,还有那秘制蒸鱼,刚一端上,大山便迫不及待大吃起来。七子又是一阵苦笑,

  “大山哥,这种情况下,你怎么还有这般味口。还有,这酒菜会不会被人下药?!”

  大山哈哈大笑,

  “吃吧,没事,他们要使这手段,那人得多卑鄙!”

  众人脸上露出不屑之色,七子思思看得真切,对笑一眼,这才开动碗筷,吃了个不亦乐乎。这鱼肉鲜美异常,鱼骨散落一地,三人一齐,竟是将这一大桌鱼吃个干净。大山在大碗中倒上酒水,一口喝尽,大笑起来,

  “屋里的朋友应该都是来迎我的,不防再多歇上一会。我这两位小友还等着我讲故事呢,不如让我把它讲完?故事虽不算精彩,听听也是好的,若不想听嘛,那也没法,这地方就这般大,外面又下着雨,便只好请各位自行捂住耳朵了。”

  看那众江湖人士一个个人模人样,虽有些怒气,却是没有一个胆敢说上一句。大山环顾四周,打了个长长的饱嗝,

  “哈哈,看来大伙都没意见,那我可就要开始了哟!”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妙笔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逐尘录,逐尘录最新章节,逐尘录 新笔趣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