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尘录 72 两小无猜羡煞旁人,石村无人恶狼来犯

书名:逐尘录 作者:芦水山芋 更新时间:2018-09-27 06:19:08 源站:新笔趣阁 转码阅读,不进行内容存储

  “陆陆,你没事吧!”小乙白青一同叫道。

  “哎呀,哎呀,真是吓死我了!”童陆抱着一颗粗大树干大声回复,他冷汗直流,被吓得不轻。

  小乙把他拉了下来,三人这才又聚到一处。原来三人刚入那沟瀑之上,上方洪水便已下来,估计是那多日雨水积起的山漳小湖突然裂开了口子。这洪流一过,连带着一路的碎石与树干,几头不太小心的禽兽也被卷入其中,再无生还可能。童陆倒也机敏,飞快跑上一旁小山,不顾一切抓住那粗大树干,死活也不放开手。小乙心中好笑,那山洪若是真能到达这般高度,抓不抓这树干也都无济于事了。

  “我想那二人可能是被这不时而来的困在了某处,因而没能及时下山。”小乙思索了片刻说道。

  童陆点点头,接着他道,

  “我想这再往上,可能会有山体滑坡,这暴雨如此猛烈,也是积攒了大量雨水,这水土不能长久阻挡雨水,某时某刻时机成熟,便崩塌下来,形成那巨大山洪。”

  “说的是,你看这里的水位,曾经也是涨到过此处的!咱们再继续朝上面走走看!”

  虽已累极,三人仍旧向上走去。眼看到了这水沟尽头,那沟瀑足有几十丈高,一眼望不到头来。

  “这水从崖上出来,已经到头了!小乙哥,只怕不在这里哦!”

  三人早已准备在此处过夜,于是找了个平坦石头坐下吃些东西。白青边吃边观察那沟瀑,突然停了下来,

  “小乙哥,陆陆!你们看这瀑布有没有觉得奇怪!”

  童陆睁大双眼,观瞧半天,这才说来,

  “有什么奇怪的!大理国内十万大山,这样的地方太过寻常了!”

  小乙也没看出,二人望着白青,

  “你们仔细看这沟瀑下方五六丈!”

  白青手指沟瀑下方,继续说道,

  “你们看,这下方崖壁与上方的不太相同唉!就像是不久之前才倒下的一般。”

  小乙仔细看了看,

  “咦,还真是呢!这瀑布水量较大,不仔细观察还真是看不出来!哦,对,这两边的水迹只怕也是以往留下的。”

  童陆看了看,

  “哇,这么厉害,竟然平平切下了五六丈来?”

  白青轻声尖叫,

  “你们看那瀑布里边,新老崖壁相接之处!哎呀!真是,真是有人唉!”

  小乙心头一动,奔到瀑布前方,仔细一瞧,正如白青所言!

  “喂!是小沙子么!喂!是小沙子么!”

  那瀑中之人身体微微触动一下,缓缓转过头来,

  “哎呀!哎呀!我的妈呀,终于有人了!终于有人啦!丫头,丫头!咱们有救啦!有救啦!”

  那人冲着自己身体里面叫喊着,想必被称作“丫头”的女孩就在他怀中了。小乙四处看了看,上下左右都没出路,这瀑布下方又全是石头,难怪他二人被困在此处这么长时间。还好出门时有所准备,带了好长一根绳子,实实在在派上了用场。那瀑布中没有拴绳之处,小乙只好从侧边爬到十来丈高,把绳子放了下去。试探好一会,那小沙子才紧紧抓住了绳子。他把绳子绑在女孩腰间,向下拉了拉,小乙慢慢将绳放下,那女孩虽被这瀑布淋透,也算安全着了地。小沙子身手倒是不错,只是双腿麻了,休整了好一会,这才顺着绳子速降下来。

  “你这命都快没了,还一直抱着这小畜生?我看这天色已晚,不如宰来吃了!”童陆看着那女孩手中抱着的受伤小牛犊笑问道。

  那女孩向后退去,有些害怕,低头不语。小沙子来到她面前,

  “丫头别怕,这位哥哥是逗你玩呢!”

  童陆一本正经回道,

  “为救你们,差点把命给搭上,这小牛犊子就算是给我们的谢礼了!”

  “不要!不要!”那女孩带着哭腔,大声叫喊。

  小沙子轻轻握住女孩小手,笑道,

  “哥哥别逗她了,她也是被吓坏了!我们昨日到达此处,正在瀑下玩耍,突然这地陷了下去,于是就被困在这瀑布中间了。这小牛犊子摔了一下,也只断了条腿,命也是大得很,这不,也算跟我们历经生死,就饶过它罢!对了,哥哥姐姐就随我们一同回去,让小沙子好生谢谢你们!”

  童陆上前大笑不止,拍着小沙子肩膀笑道,

  “客气客气。不过你小子还是厉害!自己个儿在外边淋水,把人家小姑娘护在里边。人家姑娘身子都被你摸了个遍吧!”

  小沙子不好意思的摸头,那小女孩则变了个大红脸,蹲下身来把头埋进牛犊身体。

  “好了,陆陆!今日是回不去了,咱们得快些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整一晚才是!小沙子,你对这里熟么?有没有更好些的地方!”

  小沙子想了想,

  “这上来的路上倒是有处大石,平日很多人上山会在那歇下脚。再往上,”

  他抬头看那绝壁,

  “这崖上便可是好风光,若是到那里过夜,倒是没多少危险。”

  小沙子脸红着道,

  “上边是片草场,美极了!我和丫头一起养了这牛犊,这次便是要带丫头和它一起来这看看!我跟阿爷说了要出门几天,丫头家里又没人理会她,出来几天也是不会有人发现。所以……”

  童陆瞪大双眼,

  “所以你们俩这是要私奔么!啧啧,看你俩也都只十三四岁,哎,我这心头啊,不忍啊!不忍啊!哎!”

  小乙笑笑,

  “得了陆陆!他们这两小无猜的,挺好!对了小沙子,咱们能从这上面回去么!要翻下这山崖还是要费些力气的!”

  “从另外一侧也能下去!可是路要远上数倍呢!山多路远,又十分容易迷路,因面也没人从那方过来。”

  小乙点点头,笑道,

  “这下山的路,经这山洪肆虐,十分难走,又危险得很。咱们就先上去看看,没准另外一侧更好下山!实在不行,上去看看风景也是不错。”

  这崖虽陡,突出的山石倒还算能借上力,对小乙来说,倒不是什么大事。这绳子刚好有这崖一半长,他寻了处能站人的地方,分两次才将所有人送上了崖顶。虽有些紧张,却还是比较安全。小沙子怕丫头抱不住,把那小牛犊接了过来,丫头很高兴,看得出二人关系非同一般。

  所有人上到崖顶都闭上了嘴,这一片青绿草场如此美妙,再看那三面红艳山坡,更是美的不成样子。童陆下巴差些掉来,白青揉了揉眼,惊叹道,

  “这里太美了啊!你们看,前方还有一片小湖呢!哎呀!哎呀!若是在这湖边搭上一间小屋,偶尔过来住上几天,那也不错呀!”

  众人点头同意。那丫头看了这一方水土,也是着了迷,

  “沙子哥,这里太好了!比你说的还要好上万倍呢!村里人说你整天在山里瞎逛,可他们又怎能找到这么好的地方!”

  小沙子有些得意,

  “哈哈,我也想在此处搭上一间屋子。你们看那边有块大石,我便在那石头上修个小屋,屋里常年生火,这样丫头就不怕冷啦!”

  丫头眯着小眼看向那方,满脸的幸福之色,

  “嗯嗯,沙子哥!”

  小乙看他二人小小年纪,却是这般相亲相爱,想着白青还跟着自己受苦,多少有些歉意。

  “先别聊了,咱们快些找地方安身才是。看这天上,夜里应该不会再下雨了。不过这山上的事谁也说不清,咱们还是要准备准备才是。”

  几人分开行动,白青留下给那小牛犊处理伤口,丫头蹲在一边心疼的看着。小乙带着童陆沙子就近捡了些细柴,希望能生起火来。也算是好运,这一片山上尽是毛松,这雨虽然下得久,树干剥皮之后却仍能引上火来。三人折了些带到白青那边,又寻了些较大的松枝,搭起一间临时小屋。

  “沙子哥!这小屋真好看呀!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!”

  小沙子笑笑,

  “都是听小乙哥的,他才是行家!不过以后呀,我要自己做个更加漂亮坚固的房子,咱们就住在这里,整日看这美好景色。”

  丫头笑弯了眼,

  “嗯嗯,都听你的,沙子哥!”

  童陆翻着白眼,哼了一声,

  “你俩有完没完!这里还有别人呢!考虑过别人感受了么?要说情话请转身上山,我累得不行,可是要好好休息了!”

  小沙子和丫头红了脸,怯怯的缩到一边帮忙。

  火生得老大,小沙子又在丫头身边生起一小堆来,丫头很是兴奋,想来也是第一次在外过夜,更何况,还有如此心细的沙子哥。

  “刚才只随便垫了垫肚子,你俩一日没吃,只怕也是饿是很了。快些吃点!”

  小乙把那烤热的牛肉递给小沙子,小沙子也不客气,接了过来,撕下一块吹了吹,又用嘴唇试了试温,这才转交给丫头。丫头笑得很甜,看着小沙子慢慢咀嚼,频频点头。童陆看得直摇头,从怀中取出一只小酒囊,自顾自喝了起来。小沙子看他喝酒,也是咽了咽口水,

  “陆哥哥,能给我也喝点么?”

  童陆瞥了一眼,

  “你个小娃娃,喝什么酒!长大些再说。”

  童陆只觉手中一轻,那酒囊去是被小乙抢了过去,小乙笑嘻嘻摇晃那酒囊,笑道,

  “陆陆,你上山救人竟然还要带上酒水!这小酒囊还挺精致,什么时候做的!”

  童陆大声喊道,

  “你可轻点,别把酒晃了!这酒囊是小笛子亲手给做的,装的也是他那里的上等好酒,只有这些了哟,可别撒了哦!”

  小乙喝了一口,还是那熟悉的味道,他转手递给小沙子,笑问,

  “你这么小便喝酒呀!你爷爷知道了不教训你么?”

  小沙子接过酒囊,回道,

  “刚才你们说爷爷喝了酒,哈哈,只怕没个两三天醒不过来!”

  他喝了一大口,不住点头,

  “真是好酒,好酒啊!我十岁不到就能喝酒了!以前村里人不知道,也常给爷爷倒上些酒来,可他从好些年前开始,一喝就醉,于是我总是找机会把酒换掉。没想到,他喝那白水也是大叫‘好酒好酒’!可把我乐坏了。这之后的酒啊,都是我给喝掉了。没想到这一来二去,也就离不开酒了。再后来有一次喝酒,我偷跑出去玩,没顾上换酒,村里人这才发现爷爷的事。他们都吓得不行,当然,我也被狠狠的揍了一顿。”

  “哈哈,有点意思!有点意思!看你也是豪气之人,这酒少了些,咱们下了山,找个地方好好喝上几口!”

  “那是自然!”

  二人互换,酒囊很快见了底。

  “你俩够了!我好容易带来的酒,都不给我留点!”

  童陆怒了,站起身大吼起来。

  小乙把酒囊递还给童陆,童陆伸长舌头,只接住几滴残酒,气得他直跺脚,把那酒囊使劲丢在草地之上,蹲到白青身边生起了闷气。白青咯咯笑了起来,童陆见没人理会他,这才又与那牛肉较起劲来。

  这山间夜里极冷,还好有这简易小屋和大火堆,众人也算睡了个好觉。第二日清晨,天空中刚有一丝光亮,众人便已起身,虽是有些不舍,却还是下山去了。这村里许多人还在四处找寻,那山洪是否带去危险,众人也都不知情,所以应当赶紧下山才是。

  另一侧下山路似乎好走很多,于是几人决定不走来时的路,再去冒那许多风险。这一路风景如画,这翻山越岭的,倒也不嫌枯燥。丫头的体力不行,行程也是减慢了许多。待到众人下到山下,天色已然暗了下来。

  “这就是我给你们讲过的石板村了,石板村里有一块巨大的天然石板,这里人祖祖辈辈在这石板上晾晒食物,因而有了这村子名。咱们先到荷姐姐家借宿一晚,明日再骑马回去。”

  童陆早已累极,

  “赶紧找地方,我这双脚都快站不起来了。”

  “等下!”小乙轻声叫喊,双手拦住几人。

  众人停下脚步,面面相觑,不知发生了何事。小乙仔细观察一番,这才说道,

  “这里有狼!”

  小沙子跳了起来,

  “怎会有狼?!这石板村可是住了不少渔民,狼又怎么敢直接进村觅食?”

  小乙摇摇头道,

  “这村子不像有人住,你看这么大一村子,眼看就要入夜了,却是一丝灯火也无,是不是太过奇怪!刚才我闻到一丝异味,似是野狼留下的。咱们慢些走,还是小心一些为妙!”

  众人提起精神,紧紧跟在小乙身后踏上了大石板。小乙停下脚步,四下观瞧,这石板在一小坡之上,周围数十座屋舍都围着它修建,房屋地势有高有低,倒也还算齐整。一条小路弯弯曲曲绕过每家每户,最终下到小坡下边,通向不远处朦朦胧胧一片海子。

  “那边就是邛池了?”小乙轻声问道。

  “是的,来日定要好好陪你们看看这邛池,它真是美极了!”小沙子小声回道。

  “这村子太过怪异,咱们还是到那邛池边上,若是能寻到船只,就在船上休息吧。”

  众人正欲离去,四周却是出现点点光亮,不是那火光,却也十分亮眼。小乙大惊,

  “果真是狼!大家靠近一些!”

  童陆白青虽武艺不高,但早已学会如何在小乙身边保存自身,不慌不忙的取出趁手兵刃,护在身前。小沙子平日里山中跑惯了,倒也遇上过厉害猛兽,他拿起随身砍刀,随时都能出击杀敌。四人一人一方,将丫头围在了中间,尽管如此,丫头还是被吓得瑟瑟发抖,若不是四人后背顶着,只怕随时都要坐倒在地。

  小乙仔细看这众狼,能看清位置的也不下十只,隐在黑暗之处的,恐怕才是那最危险的所在。小乙大声叫喊,希望这喊声能将其吓退,或是引来援手。那些狼却丝毫也不畏惧,不断在几人周围转圈,似乎那头狼一声令下,便要冲过来,将几人一同撕碎。几人汗水直流,神经绷得极紧。

  忽的一声狼嚎,小乙转头看向那方,趁着那微弱星光,隐约看到一头巨狼昂首悲嚎。这嚎叫声如此凄凉,似是悲悯众生一般。那一只便是头狼了,小乙注意到它脖颈处略微蓬起,似有绵密鬃毛,这一圈毛发如雪般白皙,更是突显它的尊贵地位。小乙注意观察它的举动,可这入夜时分,星光也是灰暗至极,哪能看得真切。这头狼嚎叫之声结束,瞬间隐去,再也寻不到踪迹。狼嚎之后,众狼绕圈奔跑起来,速度越来越快。几人只看得那狼眼变换,心中更是乱极。

  小乙清楚感觉到,不时有狼逼近过来,可又刚刚好到那长棍无法攻到之处,其余几人兵刃更短,就更是无法够到了。狼阵出现了变化,同时有几匹直直冲向几人,众人早就准备好,刚辨清方向,怎知这狼却急停下来,身旁窜出另外几匹来。小乙大喊一声,把那棍子耍得密不透风,这一波攻势之中,有那一半被他棍子点到,嘶号着跑了开去。小乙身后的小沙子可就困难许多,他两侧分别是白青童陆,都不善武,只是仗着自己的兵刃之利,这才能够勉力支撑。小沙子常年在大山里活动,要论身手也是超过大多数人,可这般斗法,却是从未经历过。还好他心志坚定,没有乱了阵脚,可刚挡下第一波攻击,自己柴刀却是被一匹头颈白色的巨狼叼走了,手上筋骨还被那狼牙咬伤,再用不出力来。

  小乙心头一惊,这头狼真会找突破点,小乙这边是它万万不敢贸然前往的,童陆白青的兵刃在这微弱星光之下也泛着光彩,定然也不是凡物,只有小沙子手持普通柴刀,只怕最是容易突破。果然不出所料,它一击得手,突破口便在此处。

  这狼群稍有些躁动,马上又有序起来,第二波攻势又到来。小沙子没了武器,又如何能够抵挡,他心中大急,却也无可奈何。眼看左右两头狼便要奔到眼前,他便要用这双拳与之相搏!

  “蹲下!”小乙大声嘶吼。

  童陆白青马上缩到小乙身侧,蹲了下来,用那利刃护住前胸。小沙子没经验,愣了一下,这才蹲下身来。丫头没了小沙子后背支撑,跟着趴倒在他背后。那两头狼已然到了跟前,小沙子完全没有抵挡之力,也只能听天由命了。

  左侧那狼刚扑到跟前,却被一物插入头颅,血水飞溅,喷到小沙子和丫头二人脸上。小沙子看得真切,那是一条链子,一端没在狼头之中,应该立时便要了狼命。使链之人正是小乙,这乾坤子母爪又一次派上用场。它较棍子长出不少,杀伤力也是更强,对付这群恶狼倒是十分合适。小乙向右甩链,把那狼尸抛向右方,正中另一只狼身。那狼被弹出去,刚刚擦着小沙子右侧飞过,被童陆吞云软剑切开了腹部。这软剑锋利至极,加之这狼来得极快,肝肠也是一同被齐齐的切断,随便哼了几声,便再无声响,死得不能再死了。

  四人蹲下,围在小乙身下,小乙能够四方施展链锁,这防守之势瞬间逆转。损失了二狼,这狼群却依旧谐调,仍不时有狼上前佯攻骚扰,真正进攻的却也始终无法突破小乙防线。小乙右手持棍护住近前,左手锁链主动出击,时机把握极好,也是招招攻向要害。再加上童陆白青两侧利刃协助,竟是抵挡了这狼群一波又一波的进攻。这狼如此凶狠,小乙也是下了杀招,狼尸又增加了几头,群狼也是渐渐乱了分寸。

  狼群之中又是一阵低嚎,小乙知是那头狼发了号令,小乙心中清楚,若不速战速决,天黑尽时,己方再无胜算!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妙笔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逐尘录,逐尘录最新章节,逐尘录 新笔趣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