逐尘录 06 白石桥上倾诉衷肠,烟雨楼外以示诚心

书名:逐尘录 作者:芦水山芋 更新时间:2018-09-27 06:19:08 源站:新笔趣阁 转码阅读,不进行内容存储

  往来行人不多,想来已是过了赶集时辰。偶有飞鸟经过,留下几声轻鸣。二人坐在石桥之上,微风拂面,将发梢轻轻撩起。桥下流水急去,气势倒也不凡。

  “小青,今天我就一直在想,你应该并非本地人士。那又为何只是一人住在庙中呢。”

  苏白青有些失落,悠悠说来,

  “我也猜想到了,只怕以后都只我一人。”

  安小乙抬起头来,疑惑问道,

  “能跟我说说么?”

  苏白青缓缓摇头,回答道,

  “家中变故,爹娘,哥嫂侄女全都被人害死了,爷爷一气之下也断了气。”苏白青流下泪来,却并未哭出声响,只是声音稍有颤抖,又听她继续说来,

  “孙姨把我救了出来,我们一路辗转来到这大理国。到了大理城,孙姨说还有要事需要处理,便给了我一封书信,说是到这云龙赕找那王家老爷。她把我安排上送粮马车后便走了。她说如若七日是之内不见她来,可能她就再也来不了了。”

  安小乙点点头,

  “孙姨把你托付给王家,那你又为何会在这庙中。”

  苏白青回道,

  “刚到这云龙赕,很容易就找到那了云龙王家,碰巧那家丁将一人狠狠推了出来,然后又是一顿猛凑,打得那叫一个惨,只怕是差一点就要被打死了。我怕得很,就不敢上前。孙姨说如若七日不见她来,就让我安心待在这王家。后来,那书信被我弄丢了。本来想去那刘家风宿的,可那里全是懒汉无赖,我可不想和他们住在一起。后来发现了这庙,虽说有些残破,收拾一番后倒也像个住的地方。最关键的是,这里很少有人过来。”苏白青用手卷着发梢,继续道,

  “这几日我也打听过这云龙赕王家,在这云龙赕是最有势力的两个家族之一,这另外一个就是咱们今日见到的刘家。两家虽然相互不对付,也还不至于摆明了较量,不过这刘家更为势大,许多方面王家也不愿意与那刘家硬碰硬。听说这些年刘家老太突然信了佛,也做了很多实惠百姓之事,但百姓中的口碑仍旧不好,要怪也只能怪她那恶霸孙儿,到处欺负相邻。听说这恶霸已经外出半年有余,怕是快要回来了,我们到时也要小心一些才是。”

  安小乙点头明了,问道,

  “那是不是已经过了七日了?”

  “今天已经是第十日了。”苏白青低头轻声道。

  “没关系,没有那王家,这不还有你小乙哥么,我保护你!”安小乙拍拍自己胸脯,傻笑起来,他肤色本黑,这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牙齿,分外讨喜。苏白青破涕为笑,用手将脸颊泪珠拭去。

  “小青,你真愿意跟我一起闯荡江湖么!”

  “嗯!我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了!”苏白青认真点头。

  “那咱们就一起去闯上一番,对了,顺便去给你家人报仇。”

  苏白青摇摇头,道,

  “可孙姨说不让我想报仇的事,让我自己好好活着,因为我这一家就只我一人了。而且我也不知道仇人是谁。”

  “我会帮你的!这世道需要更多人站出来!”安小乙盯着苏白青又是一阵傻笑,

  “小青,你长得真好看。”

  苏白青有些羞涩,转头看着山顶落日,不再看他。

  “小青,明天我想去烟雨楼找活干,咱们还得找个正经事,顺便凑些盘缠好上路!”

  白青点点头,笑道,

  “嗯嗯,这饭都吃不饱,哪来的力气行走江湖!咦,对了,我才想起来,白日里你怎会拒绝那刘家管家呢,要知道很多挤破头都想要进去呢!”

  小乙摇摇头道,

  “阿爷说啊,最容易了解江湖事的,就是那酒楼驿站了,咱们先去待上一阵,没准能有些收获呢!”

  白青点点头,

  “嗯,我懂了,你要在这酒楼接触更多江湖人士,说不定还能遇上个好师父!”

  小乙把头点得极快,

  “是啊是啊,阿爷说……”

  白青邹着眉头,却是越发好看,

  “你怎么老是阿爷说,你那阿爷也是江湖中人么?”

  小乙扁嘴回道,

  “这我还真不知道了,阿爷说他以前爱听人说书,他也给我们讲了好些江湖故事,我就非常佩服那些大英雄,所以我就一个人出来了。”

  白青继续发问,

  “那你阿爷会同意?”

  小乙眼神坚毅,回道,

  “阿爷说,这可能就是我的命,也就摆摆手让我自己决定了。”

  “你阿爷也真够通情达理的!”

  “是啊,阿爷说能够选择怎么去活,本来就是一种幸福。”

  白青不停摇头,说道,

  “听不懂听不懂,小乙哥,我们回去吧。”

  安小乙开心的大笑起来,

  “哈哈,这是你第一次叫我小乙哥,真好听啊。来,再叫一次来听听!”

  苏白青瞪了他一眼,站起身跑了开来。

  “小青啊,再叫一声嘛,再叫一声……”

  安小乙扑腾起来,跟着跑了回去。

  刚进庙门,安小乙见到眼前场景,头皮一阵发麻。只见苏白青双手拿着一根针,正怒气冲冲的看着他。他一见势头不对,赶紧转身跑了出去。

  “别跑啊,我只是要给你缝一下衣服嘛,别跑啊!”

  白青冲出庙门,一旁草丛中探出一个头来,黝黑脸庞一口白牙,正是安小乙,

  “真的不是用来对付我的啊!”

  安小乙蹑手蹑脚跟来到苏白青向前,苏白青一把将他拉进庙中,

  “把你裤子脱了,看那腿上破了一大块!”

  “能不能不脱啊,阿爷说男女授受不亲啊!你就直接这样缝吧!对了,你哪儿来的针线啊!”

  苏白青摇晃着针线,笑盈盈说道,

  “裁缝店老阿婆给的,她看到我衣服都破了,说是给我补补。后来我向她要了针线,就一直放在这土地庙了。”

  说完,苏白青就让他扒下,拉起他大腿上的破布仔细端详,犹豫了好一会儿才下了针,

  “哎哟,小青啊,你戳哪儿呢,哎呀,你到底会不会补啊!”

  苏白青嗔道,

  “大男人你叫个什么,不就被戳上一下么,这点儿疼都受不了,你还去闯荡江湖呢!”苏白青也不理他,继续下针。

  “哎哟,哎哟,小青啊,你都戳到屁股上了,你这针偏得也太多了啊!哎哟!”

  安小乙跳了起来,用手使劲揉着屁股。只见苏白青脸上微红,不好意思道,

  “我这不是好久没缝过东西了么,你让我练习一下就好了!”

  “你还得练习一下啊,那我这屁股蛋也禁不住扎呀。”安小乙一脸忧郁。

  “哼,好心当了驴肝肺!不给你缝了!”苏白青撅起小嘴,不再和他说话。

  “好啦好啦,你来缝,不过,你稍微轻点,轻点。”安小乙默默扒下,一脸木然。苏白青噗嗤一笑,拿起针线放到下颚之上,

  “那我来了哦!”

  苏白青仔细慢慢缝着,倒是很少扎到小乙了,不过偶尔也会冷不丁扎在肉上,害得小乙一刻也不敢放松。小乙身上衣物破洞太多,苏白青补了良久。小乙起身一看,只见全身上下破口已然全被缝上,只是这针脚长短不一,四处歪斜。小乙起身看了看身上,仿佛穿了一件新衣一般,他手舞足蹈,显然是欢喜得很。苏白青看他这样子也是开心笑了起来,她正要把针线收好,安小乙却是抢过针来。

  “你这是做什么呢!”

  “把脚上的血泡给挑了。”

  说完只见小乙脱下草鞋,用针逐一挑破脚底几个大血泡,血水不断流出。苏白青只是看着都感觉到痛,也是不忍再看。

  小乙处理完后把针递给了苏白青,然后把火又生了起来。天暗了下来,他俩围着火堆,感受着温暖,倒也不像头晚那么拘谨,二人相聊甚欢,倒是一点儿也不显陌生了。苏白青把干草抱了出来,分别铺在火堆两旁,二人各躺一边,缓缓睡去。夜里下起了小雨,湿了庙中那一小片地方。

  第二日天未亮,小乙和白青就已来到了这烟雨楼。正门无人,这偏门倒是一片忙碌景象。偏门通向后院,两人送完鸡鸭之后,急急走出,靠在院墙之上攀谈,一位大汉出来时还拎着小半框活鱼,口中骂骂咧咧。想来这些肉食都是有固定人员供应的,那半框鱼只怕是大小不合适,被挑剩下来的。门口蹲着好些庄稼人,各式蔬果就有尽有,负责购买的伙计一路指指点点,不时有人开心的抱着自家蔬菜进到院中,没有被点到的满脸沮丧,这意味着他们还得再背到集市去。对于周边庄稼人来说,已经成为了共识,先到烟雨楼,运气好一次就能卖完,而且价钱比起集市只高不低,不过烟雨楼即使再大也收不完这许多,当然也会仔细挑选。

  烟雨楼是这云龙赕最大的客栈,共有两层,下层提供饭食,大小饭桌一十有六,另设雅间八间,上层则用作住宿之用,总计甲字六间,乙字八间,丙字一十六间。后院极大,厨房茅厕分列两侧,院中有圈养鸡鸭,有鱼池,有库房,有酿酒作坊,也有为食客住宿方便而建起的马厩之类。由于生意极佳,活物一般会两天一送,牛羊肉则是每天杀好送来,蔬果每日新购,最是新鲜。这云龙赕来往商贩颇多,公子侠士络绎不绝,也大都喜欢来这烟雨楼。这里自酿清酒品质极佳,泡上新鲜梅子,喝上一口便是回味无穷,遇到好烈酒之人,也大都会直接叫上一坛清酒。当然楼内也有各式酒品,甚至是那远道而来的大宋名酒,只不过仅有少量供应。这酒也就成了烟雨楼的法宝,甚至有人上了桌,只要上几坛美酒独自品尝,连下酒小菜都免了。许多住宿的客人会直接让小二将饭食送入客房之中,也稍稍减轻了楼下桌椅满员的压力。这烟雨楼客人多,伙计也是不少,各司其职,虽说甚是繁忙,却也是井井有条。听说老板是个米面商人,只是从未有人见过,众人所知的,也仅是那位三十初头的貌美丰腴女子,她把这酒楼经营的如此红火,也让那王刘两家有些眼红,只是不知为何,从未有人对这酒楼做过不法之事,想来这幕后老板也是极有权势之辈。

  安小乙二人站在烟雨楼后门,看着这番景象也是惊叹不已。小乙上前来到伙计面前,说明来意,却被一句不需要随意打发了。苏白青心中不忿,正要上前理论,被小乙一把接住,二人只好退在一旁。不多时,这门口众人已然退散,只有几个伙计在外闲逛。一位魁梧大汉走出门外,穿着与一般伙计无二,他向那些偷懒伙计大声斥责一番,那几位低头快速跑入院中。大汉刚要转身,一支扫帚从他身旁穿了出来,后边还跟了个灰头土脸的瘦小伙计。

  “你这小猴子,看着点儿!”大汉向他吼了一声,这小子点头哈腰甚是恭敬。

  再看这人,身形极瘦,一身伙计衣衫荡起,显得极为宽大。他满面堆笑,虽说长像普通,却显得格外精神。他正要挥舞扫帚,却被小乙一把抢了过来。

  “猴哥您先歇着,这活我来。”小乙满脸笑意,那瘦猴还没反应过来,小乙就已经开始清扫那些枯枝与菜叶。瘦猴愣了一下,也是开心起来,不时向小乙比划一番,小乙每次都恭恭敬敬“好的猴哥”,想来也是让他极为受用。小乙很快清扫完毕,并用箩筐装起。

  “你这黑小子,我喜欢,以后在这烟雨楼,只要提你猴哥大名,那都是要给上几分面子的。”

  “给你娘的面子,小猴子扫完赶紧过来清扫茅厕。”墙中传来叫喊声,似乎就是刚才大汉。

  “我先去了,咱哥俩稍后再来说道!”瘦猴接过小乙递来的扫帚,开心的大步进门去了。

  “咱们这连个门都进不去呀,就在这里一直等下去么?”苏白青轻声问道。

  “嗯,多等等看。”安小乙搬来一块石头放在树旁,与苏白青一起坐下。

  “我们走正门估摸着会被撵出来,就在这里等着,没准还能遇到管事人,不行再去前门查看一番。”

  二人坐在石上,轻声交谈,有人进出时,小乙便上前攀谈,也大都落了个白眼。那瘦猴偷空出来过两次,也只是笑嘻嘻和小乙打了声招呼。

  不知觉间,二人在这后门外已经坐了一天。期间小乙也跑到正门打听,都只刚要进门说明来意便被劝走了,连那跑堂小二的正脸都没见个真着。眼看即将入夜,安小乙摸出最后一块薄饼,二人分食。

  正此时,来了一辆马车,车上下来一名中年男子,四十左右,宽袍大袖,仪态不凡。那人将手背后,不急不缓走入院中,不多时便又走了出来,身后却多了几位瘦小伙计,其中就有那瘦猴儿。只听那男子突然气度全无,大声臭骂,

  “你这顾老黑,还有你那臭婆娘,你看给我的都是什么人,还不是给你后厨搬东西……”

  还未说完,一把闪亮大菜刀带着一位胖妇人出了院门,她用刀指着那人,

  “这后院老娘说了算,不用你来教,等这前头人过了再给你派人。你要再乱张口,老娘切了你那活儿给老头子下酒!”

  那男子脸憋得通红,却再也不敢言语。跟那几个伙计说了两句便匆匆走了,与之前换了个人一般。这几人便倒在墙上嘻笑起来。

  安小乙走到瘦猴身边,打听这人情况。瘦猴本是多嘴之人,怎奈平时众人都不把他放在眼中,也只能自己嘟囔几句了事。今天走了好运遇到小乙,还被叫了“猴哥”,那心里舒坦得紧,

  “刚走这位是福伯,管前边,后院这块就是老顾伯说了算了。俩人平时倒也相安无事,只是这擦摸黑的时候,食客最多,前后这就老有些相互埋怨。老顾伯脾气好,也不说什么,只是这顾大娘那就是个爆竹,一烧就炸开呀!”瘦猴掩嘴偷笑。

  不一会福伯回来,身后跟着几辆马车,满满装着鼓鼓的麻袋。几人赶紧排成一排,福伯走到面前,眼神一亮,发现一个黑小个,背后一根黑木棍。还没来得急张口,安小乙已经出声,

  “福伯好,我是猴哥的朋友,是来帮忙的。”几人一听哈哈大笑起来,那瘦猴却是一脸神气。福伯看了看,又捏了捏,不住点头,

  “是个好小子,一会你就跟着这小猴子,不懂多问问他。”说完便让几人下货,自己则在一旁指指点点。

  苏白青来到安小乙身边,刚要下手帮忙,小乙拉住她,

  “你可别搬这个,你今天的任务呀,就是待会给我数数,看我这能搬多少。”安小乙又是一阵傻笑,不过苏白青一点不觉得傻,看到他的样子,心里也是很开心。

  安小乙抗起一个大包来到瘦猴身后,却迟迟不见他起身,原来那瘦猴已经试了好几次,根本无法搬起,他只好叫上另一个同样起不来的同伴,二人好容易抬了起来,走得却是异常吃力。安小乙跟在后边苦笑,想他十四岁,身体确是异常结实,这一袋子根本不在话下。那一包怕是也和瘦猴重量相当,又怎搬得了。

  跑过一趟之后,安小乙便自己进出院门,走进后院也是放下东西就径直出来。瘦猴搬了一包就再也动不了,也就在院里跟着往来的安小乙,不时跟小乙介绍遇到的伙计。安小乙嘴甜,把这院中哥哥们叫了一遍又一遍。甚至连那老顾两口子也注意到了这背黑棍的黑小伙。这安小乙方向迷糊,认人倒是有一手,连那只见过一面的端菜伙计都记得一清二楚。

  几趟之后,他便大汗淋漓,不过也没歇息一下。几位伙计见他辛苦,想要搭把手,却被他一一谢绝,回以那标志性的傻笑。顾大娘被这小子热情交唤几声,也是笑得合不拢嘴。她来到院中,向周围点了点,然后几位大汉跟便跟着小乙一起出了院门。这样一来,没过多时那些麻袋就已全部放入库房之中。剩下些桌椅农具之类,也都被一一安置好。

  这顾大娘见货物都已放好,拉住安小乙,上下打量一番,

  “这黑小子不错,体格好,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顾大娘,我叫安小乙。”小乙喘着粗气回答道。这顾大娘摸着他的头,满脸爱怜,

  “你想来这干活是吧?听那些伙计说你在外边守一天了。”

  安小乙摸摸头,

  “对啊,对啊。”

  顾大娘喜笑颜开,

  “那你明天就来,待会让人给你准备身衣服。瞧你这衣服,这缝的什么呀!”

  安小乙开心的跳了起来,连忙谢过,转身就要出去告知苏白青。

  “你在这等下。”

  顾大娘走进后厨,回来时手上多了半块猪头肉。安小乙也不客气,只是一个劲的感谢,想来一会就能与白青一起啃咬这猪头,别提有多开心。他转身向院门走了出去。

  “嚇,那么多年也没见你这么高兴过,平时一个子儿都不舍得给我,对这黑小子却是这么大方。”老顾伯满脸黑线。

  “他叫安小乙,嘿,看着就喜欢。”顾大娘一眼不看老顾伯,转身进了厨房。老顾伯一声叹息,再不言语。

  刚一出门,小乙便被福伯抓个正着,

  “安小乙是吧,刚才跟你弟弟说好了,你俩明天就来我那前台做活,我可不会亏待了你。”

  安小乙开心极了,

  “福伯,我刚才已经答应顾大娘,明天就来她这干活。我这也空有些力气,还是在后院帮忙好些。我弟弟很是机灵,在您那儿再合适不过了!”

  福伯有些怒气,哼了一声,冲进后院理论去了。

  一旁的苏白青看他手拿猪头,咯咯直笑。安小乙一手抱着猪头,一手拉起身旁苏白青的小手,飞快向府外跑去。这还是他第一次牵起她的手,柔软嫩滑,异常温暖。而这一牵,就一辈子都放不下了。

  安小乙问她,

  “刚才我搬了多少?”

  苏白青嘻嘻笑着,回道,

  “小乙哥你可真是厉害!不多不少,刚好二十袋!”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妙笔读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逐尘录,逐尘录最新章节,逐尘录 新笔趣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